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重返卡尔加里 精选

已有 10515 次阅读 2017-10-1 06:0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班夫,卡尔加里| 卡尔加里, 班夫

     八月下旬,到加拿大西部艾伯塔省的卡尔加里开会。这个年会通常在十月份举行,但今年提早了很多。问组委会主席T女士,是不是因为气候的原因会议提前了。这个地区比较靠北,十月份有点冷了,会议前后的野外考察可能会不方便。T女士说,气候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再晚一点,大量的游客会涌入,来看秋季的景色,尤其是班夫国家公园一带的景色。那时旅馆房间要贵很多,承办会议的费用也会高很多。现在的国际会议,很多都是承包给专业的公司策划,涉及到钱,都会精打细算。

     这个时节是麦子熟了的时候,从飞机上就可以看到。收割机在麦田中缓慢的前行,割倒的麦子和站着的麦子都是浅黄色,而麦茬处有土地露出,所以颜色深一点。从天空中鸟瞰,这细小的差别,让巨大的麦田呈现出图画般的线条。机器收割整齐的结局,也让我想到了当年用镰刀割水稻的情景,那无规则梯田中人在劳动,又是另外一种画面感。

     多年前,我在阿尔伯塔省省会、艾伯塔大学所在地埃德蒙顿待过一年,在大学里做博士后。我是从纽约开车去的埃德蒙顿,车上带着我的衣物,文献和一台三八六的计算机,那些我赖以度日、决定未来的东西。开车横穿北美大陆要花好几天,在蒙塔纳州向北越过美加边境。开了很长一段路,眼见到的是一片荒野中,一条高速路从中延伸出去。偶尔停车休息,空旷的停车处,就我一个人、一辆车,感受到了加拿大的地广人稀。噢的吼一声,听不到回音,突然有种流落天涯海角的孤独感,让汗毛竖起。向北,路过卡尔加里,没有进城,继续向北。后来我开车从埃德蒙顿向南去过两、三次卡尔加里,都是路过,我的目的地是卡城附近位于Drumheller小镇上的皇家泰瑞尔博物馆(Royal Tyrrell Museum)。那个时候的我,几乎是每周工作七天,每天16小时,没有出去玩的心情,也顾不上玩。在那儿住了一年,对艾伯塔地区从卡尔加里到埃德蒙顿的景色,几乎完全没有认识。我不知道冬季的埃德蒙顿,可以见到北极光,也没有去体会一下冰钓,甚至不知道有班夫国家公园这样一个去处。那是很多年以前了。所以这次到卡尔加里,是故地重游,熟悉又陌生,别样的心情。

     会议没啥好说的,就是开会报告那些事。卡尔加里是世界最适于居住城市前几名之一,会场在市中心卡城塔边上,周围的环境很好,整齐干净,步行街边吃喝都很方便。这个地区有牛仔传统文化,因此卡城也是“牛城”,牛排是当地的特色菜,附近还有中国城,中午可以来碗米粉面条,但这次就不说吃了。会后参加了一次野外考察。去参加这个野外考察的原因,除了跟我的工作有些关系,那里的一些野外点,是我的博士后导师和他的一位学生、我的朋友当年发现的。我的导师是个除了做研究就不会干别的事的人,现在已经年老体衰且有病,连会议也不能来参加。去那些野外点参观一下,是一种朝拜,也是一种致敬,为在这些地区做出开创性工作的人们。

     野外前有一天空闲时间,租车去了一趟班夫公园。今年是加拿大建国150周年,所有国家公园都免费,实在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大早往公园开车,晴朗的天空,清晨的阳光照在落基山脉中那些巨大的山体上,壮观的景色在车道上就拉开了序幕。

     可看的东西很多,时间有限,选择了只看自然景点的路线,路过班夫城,没有进去。必看的景点有露易斯湖(LakeLouise) ,这个湖的名字,来自维多利亚女王的小女儿路易斯·卡罗琳·阿尔伯塔公主(LouiseCaroline Alberta),而她的姓,命名了阿尔伯塔省。这段故事网上可以看到,不用赘述。到露易斯湖时,时间还早,人也不多,眼前层峦叠嶂的山峰,清早阳光的背光处显得幽暗。静谧的湖水如翡翠,倒影着维多利亚冰川和湖周围的杉林。裸露的山崖,显出一种峥嵘,而露易斯湖水展现的是柔情,冷漠、纯净、安静。然后到下一站梦莲湖(MoraineLake),这个位于十峰山下的冰川湖,距路易斯湖十来公里,也是必看的景点之一。到那里时,太阳光刚好照到湖面,从一点到一片,逐渐展开。有阳光的地方,湖水呈现出宝石蓝色,远处的十峰山和湖水中山的倒影,辉映着梦幻般的梦莲湖。加拿大人把这处景色印在他们二十元的纸币上,是有道理的,人见人爱。班夫公园很大,沿路随处都是景色,人在其中的体会,很难用语言一一描述,发几张照片,就不多说了。这一带感受到的,是山的峥嵘雄伟,水的清澈蔚蓝,森林的茂密青葱,空气的透明清新…。走在荒野的小路上,迎面总有略带凉意的微风,汇集了冰川、湖水、森林、岩石的气息。当年没有见到的东西,现在一天走马观花恶补下来,有了些体会,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回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78593.html

上一篇:另眼看基因剪辑文章撤稿
下一篇:基础与应用研究谁重要—钱说了算

40 朱晓刚 钟炳 刁承泰 柳林涛 杨正瓴 周健 黄仁勇 信忠保 刘用生 武夷山 赵帅飞 赵克勤 沈律 张学文 陈楷翰 李万峰 张一新 曾荣昌 黄永义 苏德辰 张珑 张士宏 晏成和 戎可 邹烨 周浙昆 李曙 蒋永华 罗栋梁 鲍博 李建 蒋迅 应行仁 陈湘明 张海权 马省伟 李颖业 高义 魏焱明 姜虹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17: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