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走出戈壁滩 精选

已有 13373 次阅读 2007-11-12 20:07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戈壁滩上陷车的经历,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今年在新疆陷车后弃车走出戈壁的经历还是头一回遇上。是我们大意了,四驱车都难走的地方我们一辆两驱的就开了上去。陷车后,司机小Z后悔往前多冲了10米。但一切都太晚了,我们为这几步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车子太靠近露头陡坎边缘,没有向前和向左右方挪动的余地,只能向后倒。中午十二点过,我们一共就三个人,在戈壁滩的太阳下挖沙子、搬石头垫车轮,推车子,又渴又累。在空旷的野地里车子困兽一样吼叫着向后倒冲了几次,掀起铺天盖地的尘土,几经周折,最后把车子折腾到一个不可救药的斜坡位置上,我们才彻底死了心,绝望地接受一个事实: 今天已经开出来有一百多公里了,现在必须得自己走出这戈壁滩去。
   那个时候,小Z,小N和我三个人在这戈壁上显得如此的无助,草芥一样微不足道。天地好像忽然扩大了许多,不可思议的无边无际,头上的太阳又是那么的无情。一种恐惧感开始冒了出来。小Z有点慌神,直说完了完了, 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状况。陷车前他还在说他老婆和上小学的儿子正在外面度假,这时不知他在想什么。
   我和小N还算沉得住气,坐在汽车的阴影中仔细研究了卫星图,反复确定了我们身处的位置和出逃的最佳行走路线。戈壁滩上我们可以向任何方向走,所以就更加难确定怎么走才是正确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沿车轱辘印原路返回,这样肯定不会走丢。但我们决定不按原路回去,因为从陷车的露头到公路有三、四十公里车轱辘碾出来的“路”,十分难走。上了公路离我们住的地方还有八十多公里。这一带的公路上几天见不到一辆车。即便有过路车,我们这副败兵模样,手上还拎着地质锤,我要是过路司机我就不会停车。这样走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水,而且肯定要在外面过夜,戈壁的夜是那么的冷且无情。半路上还有个废弃的采石场,当地人说两年前开采砂石修路的人毁了一处狼窝。失去家园的一对狼夫妻一到天黑就到工地来找人报仇,所以当地人说这段山头不吉利。那种描述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还发毛,我们不想碰见它们俩。
   我们选择直接向北穿过没有路的戈壁滩。 大约十公里的距离内,应当可以走到一条水渠 。只要到了水渠,有了水,我们就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沿水渠有公路,如果幸运,我们可能遇上过路的车,或许能帮我们一把。即使没有过路车,我们知道沿水渠每隔几十公里有一个管水处,无论我们沿水渠的哪个方向走,都应当能在一天的时间里遇到一处。这样就可以和外界联系,也可能讨到东西吃。
   选定出逃路线后,我又在野簿上写了一些类似遗嘱的话,虽然知道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应当不会高,但我还是写了几句。死不死不是一个你怕还是不怕的问题。坐在馆子里吃包子被噎死的人也是有的。我们把计算机,对讲机等比较重的东西都放到车上。把所有剩下的瓶装水,十几听红牛清理出来,分装在小N和我的背包里。加上一些必须带走的东西,每个包有三、四十斤沉。小Z没有背包,只好用一个汽车坐垫套兜了几瓶水。空手走他会不好意思。
   最后,我们把带来做午餐的一个西瓜郑重切开来吃掉,有点最后的午餐的感觉,大太阳天心里倒有了点悲凉 。我从来没有把西瓜啃得那么干净过,而且还把瓜皮用塑料袋装了留在车旁,想也许会有用的着的时候。然后我们把GPS打上,按最直接的方向横穿戈壁滩。时间大约是下午四点半,太阳还老高。走一会就汗流浃背,口渴得可以一口气喝干一瓶子水。但我们都不敢放开来喝。今天到底要走多久,路上会有什么状况我们心里都没有底。刚开始我们还互相开玩笑,慢慢就很少说话,省点体力走路。
   戈壁滩上走远路的状况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简单说就是热,渴,累,枯燥。加上这时心里的不确定和恐惧感,人就会胡思乱想。想到冰镇的啤酒和可乐,五星级饭店里的空调房间,围棋的一个定式,在地质队时的翻山越岭,坐在办公室里高谈阔论者的嘴巴,那些疼我我疼的人,人死的时候会不会痛…。我在想我为什么要千里万里跑到这里来用脚丈量这戈壁滩、吃这份苦? 我完全可以住在城市里,过着舒适的生活,多写几篇SCI论文或者像这段东西一样的花样文字,至少这世界上会有几个人见得到,没准还能被人引用或者赚几个粉丝,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有用的人。这千辛万苦的时候,这要命的时候,谁又看得见了?谁又会关心呢? 我想我可能是属于比较愚昧的一类。
   那个时候我也想到几年前在一个网站上写的一小段东西,有些模糊的印象。回来后我把它找了出来,把其中的一段加在这里,算是心情的一部分吧:“我是喜欢在戈壁滩上走远路的人,独狼一头消磨那旷野无际。烈日永远在照耀,水喝到人直恶心,脸上却没有汗,抹一把全是盐沙子。地上铺满被风沙抛磨了百万年的黑色砾石,阳光下闪烁发亮,抓在手上炒豆般发烫。偶尔会遇上骆驼,我们默默地对视着,谁也猜不透谁心里在想什么。剩下能感到在动的东西就是跳动的心和滩上的热风。很喜欢那样的孤独,也会有倒下再也不能爬起的恐惧。那些头年倒在风雪中的牛羊,此刻只有一缕白骨半掩在沙里,也是生命终结的一种方式。常常会不经意走入稀疏的沙葱中,那顶生的细碎白紫花要仔细了才看得清。在这不该孕育温柔细腻的戈壁滩上,突然闻到沙葱淡淡的清香,几乎让我流泪。是意想不到吧?离去的时候总要回头,其实已看不清那些花儿了。风沙烈日的天空下,只在心里感激那一刻的清新。”
   走了好几公里后,我们从远处隐隐约约的地形判断那是修水渠时挖出的土方,有些像岩石露头,但比较有规律一些。这时心里多少有了点底,只要我们走到了水渠,有了水,我们就不会有大问题。戈壁滩上走路真的是望山跑死马。走啊走啊走啊走,就在眼前的水渠怎么半天都没到?我们默默地走着,终于 能很清楚地看到那小山一样的土堆了。这时天转眼之间变了脸,飘过来一大堆乌云,带着耀眼的闪电,沉闷的雷声,呼啸的风,铜钱大的雨点。风刚好是向我们这个方向吹,我想今天肯定是要成落汤鸡了,不累死大概也得冻个半死了。
   在一个豁口上,我们爬上了渠干边垒起的土坡上,想看看有没有能过水渠的桥。水渠有近二十米宽,我们在南边,必须得过到它的北边,因为公路在那一边。风刮得让人站不住脚,喘不过气;雨点打到脸上有点疼。眼前能见到好几公里长的水渠上没有任何桥的影子,只有渠道里乌青的水向太阳落下的方向默默地流淌。我们有点茫然,应当向哪个方向走?
   正在为难时,忽然发现这坡顶上有微弱的手机信号,用望远镜看,西边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电讯塔。真是幸运!我们的驻地在东部,但我们毫不犹豫地决定往西走,相信可以走到手机信号强到我们可以对外联系的地方。 我们有三部手机,电都剩得不多了。赶紧关了两部,怕万一关键时候手机都没了电就要命了。
   因为有雷电,我们不敢在开阔的平滩上走,也不敢在水渠上边的护路上走。于是下到渠道边,绕着土堆边缘走,让那些高高的土堆帮我们挡雷。 不做声我们赶紧走路,希望能尽量避开那团雷雨。地面坎坷不平,加上强劲的风,我们走起来很吃力。还算幸运, 那团雨和我们始终是若即若离,没有整个浇到我们头上来。虽然也淋了些雨,身上有点湿,凉凉的,但比成落汤鸡还是要好很多。
   终于我们能打电话了。和北京联系上了。和驻地联系上了。有一种得救的欣慰。但我们仍然得快走,好在天黑前能过水渠。我们还不是十分清楚自己的具体位置。必须过了水渠,找到公路上的里程碑,才能让来接我们的人知道我们到底在哪里。大概又走了十几公里,我们终于见到了一条让羊群过水渠的通道,过了水渠到公路上我们算是正式脱离了危险。已经九点过了,太阳还在地平线上、乌云的后面。云团的边缘是血红,很安静、很遥远、很诡异。
   三十来岁的小Z虽然当过兵,但多年不走路,虽然没有背什么东西,却一直在后面赶我们。这一趟让他磨出了一脚的水泡。不过他没有抱怨,因为他觉得这次陷车他有很大的责任,也算是一条汉子。等到了公路上,我把我的包让他背了几百米,直到我们走到76公里里程碑处。走在野外的时候我没让小Z背我的包,那样他会走得更慢,而我会走不起来。每年出野外我都希望能有机会走一次长路,那种流很多汗、让自己感到腿疼,感到累,感到自己是另外一个人的长途跋涉。今年已经走了好几趟这样的远路了,但这一次意外打破了很多年的走路记录,真正过了把瘾。还能走路,在戈壁滩上背着包、拎着地质锤走远路。
   人生三大乐趣:读书,交友,穿行于山水之间。 此时此地,我得其一。
   在里程碑旁,我们终于停了下来,等来接我们的车。真的累了,脊柱的某个部分也有些疼。人身上的部件会一件一件的坏掉,尤其是那些用得狠的部位。躺在碎石铺的公路上休息,掏出手机来给朋友发了个短信,分享历险的心情。对方没有回应,可能是关机了。看着乌云后面快要落山的太阳射出的金色光芒,我觉得那条短信在宇宙间孤独地游荡。也感到一个人和文明之间的联系有时是那么的脆弱。一旦失去那种联系,一个人就什么都不是了。我没有给家人联系,怕他们担心。
   这个时候,我把装在背包里的一块Powerbar拿出来玩。我出野外时,习惯带点这样的高能量食品在身边,以防万一。我对他们俩说:我们还没有到最困难的时候。我本来准备在外面过夜的,这块东西到天亮时是我们的早点,可以维持我们一天的能量,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接我们的车11点左右到了,亮着车灯在我们跟前停下。回到驻地,已经凌晨两点,又是新的一天,我们还得想办法去把车救出来。不过先睡一觉再说,累极了。
   走出戈壁滩,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走了一段路而已。我们弯弯曲曲一共走了不到三十公里,在地图上量量是手指宽的一段距离,说给别人听也不过是个故事。可是,如果水渠没有在这个地方向南转弯靠近我们陷车的地点,如果我们当时慌了神错判走了另外的路,如果天黑了,如果那场雨把我们彻底浇透,如果没有手机信号…, 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清理相机里拍摄的照片,有很多陷车时和最后走到路边的镜头,记录了无奈的开始和胜利的结局。唯独没有任何走在戈壁滩中的镜头。那时只顾走路,逃命要紧。而且那一片戈壁是如此的普通、乏味,没有什么能上镜头的景色。现在想想,那没有记录下来的片段其实是这一趟最精彩的东西,犹如人生。一个人生活中闪光的亮点容易被人津津乐道,但谁能知道连接那些亮点之间的线是多么的艰辛与漫长?
   大自然是一本读不尽的书,也和人性是相通的。 Hermann Hesse笔下的Siddhartha能从流淌的河了解自己和世界,戈壁滩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

                       
接:
拖车——走出戈壁滩之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684.html

上一篇:秋风又起
下一篇:美国教育vs中国教育

6 秦占杰 陆绮 杨正瓴 鲁雄 高建国 littlejo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8: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