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十年科学网 精选

已有 11718 次阅读 2017-4-5 10:40 |个人分类:博客感言|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科学网,十年| 科学网, 十年

   科学网开十年了。人万事开头难,其把一件事高量地持下去,不断繁荣壮大而不是虎蛇尾,更。此外,要让后人知道这种变化的艰难过程,亦非易事。科学网十年庆,出了一集特刊,有我的文字在里面,我感到无心插柳的趣。有个细节,可能是编辑没有想到,就是个特刊没有把几次改版的面附上,我得有点憾。如果有它们,人一点直的印象,看到个网上的几次化,也是真实历史的一种。最初的科学网面,有点平房大日子,土土的样(信不信就只能听我说了)。如今面上众多的广告、友情接,花花绿绿热热闹闹,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看那些共科学网十周年的一众机构,都是些挺吓人的地方,本身就可以问题害了,科学网。

   当初的科学网有很多有意思的文字来往,是令人怀念的。人大概都有念旧的情怀。当的博主少,讨论问题是小众型的,但却是些压强很高的议题,和讨论研究生待遇,基金申,SCI投稿等大众型议题的轰轰烈烈相比,有一定的距离。希望科学网以后能更一步。一步不光是更热闹、更有广告页面,而是能更深刻、更有品味、更有独立解、更理性…更好。所有些,在红线易不等,做好都不容易。

   如今在网取和播信息,几乎成了人类进化的一个方面,而围绕“科学”二字以名来经营,是科学网的特点吧。再有几年,里不光有博文,没准是人自我表研究文的平台了是我未来的一个预测。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人时间和思想却越来越碎片化。要离开手机屏幕去持一件事情,得如此的困,大家都在随波逐流,人会怀疑自己不去看手机的持,是否会被史抛弃。

   科学网有了众多的板囊括了数理化天地生以及和“科学”沾点的所有西,信息含量很高,我自己也从获益不少,有助于科研和教学。但实话说,科学网的灵魂,是在她的博客里。原因是那里才能见到些思想的流动,一些原创性的文字,一些观点、看法,各种脾气和某个名字连在一起,多多少少和科技有点关系、别的地方不容易见到的东西,它们让科学网保持了活力,尽管这种活力有跌宕起伏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会面对三十年河东西,高潮低潮很正常;总是低潮,很难维持;总是高潮,谁也消受不起。

   “十岁科学网”这本特刊,本质上是科学网博客特刊,和其它内容关系不大。这话是不是有点份?看了一下特刊收集的博文,几乎都是理科的人物和文字,而社会科学、文科方面的博主和文字很少,可以是个别现象。科学网上有一众做社会科学的博主,也有多年的耕耘,在个集子里得到的体现很少是我的第二点憾。我试图去理解什么会有这样的状况,可能里是中科院的天下,社科院属下的同学就只好担当点了,你的同学,在民国腾过了,在是理科人民的天下。如今挣钱饭过日子,干都不容易

   我在个博客里开荒种地,一三分,三天打两天晒网,也经营了近十年,但我仍然在持,尽管明有点soft and slow个十年而字,忍不住有些“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的感想。特别怀念曾经的一些博友、网友。天上人间,无论在哪里,希望你们一切都好。人们向往自由,但每个人却都生活在一个城中。通往自由的路,有很多陷候,幸运你能爬出来,倒霉就会有些煎熬。而城里有束,也有某种安宁和安逸,尤其是不知道外面世界是啥样。看你有什么的心,来面你有和你没有的一切。因此我也放了两有点比的照片:荒野雪地里的天路,前面是,最后的答案是陷。当然,也出来了,那是一种记忆和境界。另外一是在一家小旅中,看到缸里的很孤独,犹如我有候的心情,而那个缸,和我喝威士忌的酒杯差不多大,里面的鱼不用和谁打架,独霸无争的一方,尽管是人施舍的,也是一种日子。突然有了点感,就拍下那缸的照片。

   十年。人们常说十年磨一,是要成点什么事,需要耐得住寂寞,花功夫磨练,方能成器。但人家古诗原文是:“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不光是要耐得住寂寞,花功夫磨剑的能耐,而是磨了十年剑,自觉成了,要找人放血试剑、替弱者打抱不平的意思。所以现在的十年磨一剑说法,多少有点断章取义。不过古往今来,很多文字的用法都与原意有了变化,甚至相去甚远。比如我上面说的一亩三分地,是人家明朝皇帝在先农坛观耕台前,检阅大臣们农耕的那块地,三分,现如今都变成了人们的自留地,种草种花种心情。

   理论上剑是用来杀人的凶器,所以值得敬仰,而犁就是吃土的家伙。拱土的犁,磨三天或者磨十年,有差别吗?江湖是剑客的,而不是扶犁农人的。书生虽然寒酸,但写字发文章是长项,感叹十年磨一剑,说了半天拐弯抹角的话,多是为了一个心情: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庆祝自己的文章写成了,出人头地,高兴而已。真正用剑的人,是不会在文字上留痕迹的。武林高人真要十年磨成一剑,不会等到霜刃未曾试,也不会啰嗦去问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他会路见不平,直接去把恶人的头拿下来示众,以示十年磨成的剑力。        

   我这十年, 用文字和照片的形式,记录了一点曾经的日子,既没有成剑,也未得犁。但那些文字和图片,回头去看,还是有些让我自豪的东西,居然能写出这样一段又一段,有点不可思议。有朋友问过我的博客像,为啥用它?那是我在北疆跑野外自拍的影子,我还记得那往山坡上爬的情景,大是下午7点左右,人很累了。么多年都没有换过这头像,一是,二是也没有更好的替代。“世界如此之大,无走到哪里,什么西都可能,只有自己的影子永远丢不掉。”影子这东西,它不是我,但它是我的。就像一个人写的博文,它不是博主,但它是博主的。是我一直用像的故。文字只能体一个人的某些点和面,犹如人的影子。人们说文如其人,是也不是。我的影子肯定不会肥,因我不胖,但和我相去甚

   本来想为科学网十年写点啥,因为有些家里的事,最后是为了放松心情写一段,或者是乱写一段。随心所欲码几个字,小桥流水人家,也算是一种纪念吧,毕竟十年了。

寄网十年与犁,文意气两

大千世界知多少,几度春秋一笔题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43718.html

上一篇:读申请博士和博士后的推荐信
下一篇:秦岭的春天

75 许培扬 张鹏举 戎可 张士宏 丛远新 冯大诚 李颖业 刘立 周健 王德华 晏成和 王启云 鲍海飞 黄永义 赵克勤 汪育才 徐建良 刘波 侯沉 陈楷翰 李宁 王海冰 蒋永华 曾泳春 史晓雷 郭向云 李毅伟 蔡小宁 王善勇 韩枫 刘光银 徐长庆 任胜利 钟炳 杨正瓴 李霞 张海霞 武夷山 周可真 黄彬彬 赵凤光 杨建军 柏舟 赵帅飞 左宋林 陈志飞 陆绮 钱磊 梁洪泽 黄安年 汤茂林 何聃 张海权 赵美娣 白图格吉扎布 陆俊茜 李德磊 吉宗祥 李学宽 籍利平 罗帆 邵鹏 俞立 陈辉 xlsd bshhzai anran123 好象 aliala bridgeneer UNCblue qzw biofans haipengzhangdr dzyj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