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机器写的诗和电视里的远方 精选

已有 8583 次阅读 2017-1-7 06:46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远方,诗| 远方

   我写《阿尔法狗的平常心》时,有博友留言:“我坚信机器是写不出‘棋开铺岁月,子落播星辰’这样的句子的。”我回答说:“这个我不敢说。聂卫平说,自从他看见阿狗赢了李的棋后,他现在也不敢评棋了。机器写诗,有机会我会侃两句。”我会留后面那句话,是因为当时写了点有关机器写诗的文字,但后来也没有再动。但我有个基本的信仰,就是人的认识,可以尽情的表达和实现,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这回阿狗出来,在网络上横扫围棋界高手,包括聂卫平。至少从围棋这个角度,围棋的“美感”已经和过去有不同的意义了。尽管赢棋了,但阿狗自己还不会偷着乐,乐的是它后面的人,或者是研究AI的人(顺便说一下,AI从拼音上看就是“爱”,我对这个巧合,一直有点莫名其妙的惶恐)但输棋的棋手和很多人,还是有点心有戚戚。一个例子是高晓松,他曾经很浪漫的说过:“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但这次观棋后他感叹:“作为自幼学棋,崇拜国手的业余棋手,看了Master50:0横扫中日韩顶尖高手的对局,难过极了。为所有的大国手伤心,路已经走完了。多少代大师上下求索,求道求术,全被破解。未来一个八岁少年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战胜九段,荣誉信仰灰飞烟灭。等有一天,机器做出了所有的音乐与诗歌,我们的路也会走完。”  -奇谈棋坛,人们有点过于紧张了。

   我把计算机写的诗叫做“机诗”。反过来,写诗的机器自然也该叫“诗机”。忘了什么时候了,在网上碰见个诗机,号称60秒帮你写出你自己的诗。我一看,觉得好奇,就上去试了试。过程很简单,先做了下面的选择:

   风格:我“身影”;你的名字:我“管得着吗”;您的头衔:我“无无派无头衔”。诗机说:填好了?在,我开始写!然后出现下面的选择,让我选关键词:

   字段1: (提示,填入一个形容琴音的:例:美妙,悠,撼人,人,等)。我填了第一个词“美妙”。

   字段2: (提示,填入一个形容身影的,后面不加的, 例: , 孤, 俏, 迷人, 苗条, 肥胖等)。我填了最后一个词“肥胖”。不到一秒,诗机说, 恭喜!您的诗写好了

   著名的诗人管得着吗创作新诗一首:

《肥胖的身影》
你拨动灵魂深处美妙的琴音
涉水而来,对月而歌
肥胖的身影在伊人的梦里欢舞

   高,在是高。我估计我要填入飘, 孤, 俏, 迷人, 苗条,唯一的化,就是肥胖被代替,出来也都是诗样子。我咋知道个?因我做了下面一个化:我把字段1的“美妙”改成“气死我了”。下面就是著名诗人“管得着吗”的

《肥胖的身影》

你拨动灵魂深处气死我了的琴音
涉水而来对月而歌
肥胖的身影在伊人的梦里欢舞

    K, 这脑洞开得够大。阿狗比,这个诗机还没有入业余诗门。不过,想着那个肥胖的身影,涉水而来对月而歌很拙很俗,但我觉得诗人这个行当,被诗机整绝灭了的一天,只是早晚的问题,所以高晓松的担忧也有道理。围棋现在就被机器征服,错在它以胜负为界,判断相对简单。而诗词,并没有胜负的界限,只有情感和喜好的感觉,而这一感觉,又因人而异,复杂度比围棋不知高了多少。不过,如果有超九段的诗机,为什么没有可能写出能感动大部分人的诗?关键的问题,是有没有人愿意花钱花时间去做,而不是会不会有的问题。单说中国的古诗词,所有的律诗和词,都有一定的平仄、格律规律,这个对于AI来说,是小菜一碟。唐诗宋词千万首,记录并认识它们用字方法,对AI来说,不会太难。无论是以词林正韵还是平水韵来对方块字进行分类,对电脑也都是小菜一碟。难的地方,是在一个特定的诗、词中,每个特定的诗句位置上,放上一个恰如其份的字,让整首诗词读起来能够感人、余音绕梁,妙不可言,而且有新鲜感。就说围棋,宋黄公度的一首:块然木石本无情,底事纷纷如许争。天遣人间作仇敌,只缘黑白太分明。要让没有学过中国历史、没学过中国文字、没有经历人际间尔虞我诈的诗机来填,它怎么理解这些字、词的含意?它写出的诗词会是什么味道呢?很难想象。但作为以做科学为生的我来看,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可能。文字的无尽变化中,人类已有的认知,加上进行中的感受,从文字表达上看,只是文字变化的一个子集。机器的“认知”也只能是人类认知上的一个反映,也只会是个子集。问题是会不会出现一种状态,在机器有了学习的功能后,前者成为后者的子集?N年后,某个诗机名曰“你白”或者“你太白”出现了,写出的诗让人热泪滚滚,伤心欲绝,拍案称绝,不是不可能。AI不用知道到爱,就像现在的阿狗不知道胜利的喜悦,但制造机器的人还懂,那些字、词的组合,虽然来自机器,但人可以感到那种前无古人的感人动听(我现在不敢说后无来者了)。现在的网上,当人们在下棋的时候,已经在怀疑是否在跟人、机器、或者人加机器下棋。人与机器间的差别正在被模糊。所以我会说,今后的世界是肉脑和电脑通用的世界,电脑只是肉脑的外延而已,都是人脑在折腾。

     远方我就不说了,它更难机器化;只能说对不起,我没有切题在写。我知道很多人宁愿在电视前体验远方,而不是自己花时间千山万水去跑一趟,爬山涉水,喘气出汗,恨一块绊脚的的石头,爱一段清凉的小溪,现在远行,会被认为是对于生活和生命的选择,机器时代就是笨人的无知了,遥远的感想。

   就这个地球来说,对于我的远方已经所剩无几,我现在就可以离去而不后悔。以后人们只读机器写的诗,在电视中欣赏远方时,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那时,去南极转的人,自己写诗的人,都是最笨的人。现在的苟且,会演化成那时的幸福,这概念的变化很快,和我毫已经毫无干系。那时的诗人会说:这个世界不是苟且,我们还有机器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25989.html

上一篇:观聂卫平战“大师”-阿狗重出江湖
下一篇:另类的春晚

41 李颖业 姬扬 钟炳 强涛 张海霞 冯大诚 吕喆 朱勇 吉宗祥 梁进 应行仁 蒋永华 岳雷 赵美娣 武夷山 徐晓 郭向云 杨正瓴 刘钢 吴晔 王桂颖 陈楷翰 毛宏 黄永义 柏舟 彭真明 邵鹏 虞左俊 王海冰 姜虹 尤明庆 王春艳 余昕 陈湘明 xlsd biofans aliala crossing connexin26 jiareng icgw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