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白天鹅之黑 精选

已有 6728 次阅读 2016-12-28 07:57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天鹅| 天鹅

           我起这么个题目,不需要证明什么,你看下面的照片就明白。整理在布拉格拍的照片,有不少天鹅的镜头,让我想到很久前就准备写的一段东西。那时就有了些天鹅照片,是在伦敦白金汉宫前的水池前拍的。水池水很浅,拍到的天鹅,都在抢游人的食物,那就不是我心目中的天鹅,和饲养场养来吃肉的鹅鹅鹅差别不大。它们的差别在于一个会飞,一个不会飞,和白还是不白还是有区别的。天鹅到现在对我还是稀奇物,最初的印象,是电视上看见芭蕾舞剧天鹅湖中拟天鹅化的女人,用脚尖走路的样子。那一圈羽毛状的裙子,看的人觉得挺好,穿的人却一定很累,让手没法放下来休息一会儿,只能不断的动作着,加上脚尖上承重,艺术有时会很残酷。很多年都一直在遗憾没见过真的天鹅,好奇和不解那些想吃天鹅肉的人们在想啥。

           后来在好几个地方见到了天鹅,拍了些照片。写博客后,把照片收在一起,想写点有关天鹅的文字,但总觉得照片不够好,放出来有糟蹋天鹅之嫌,就搁下了。现在的照片依然不够好,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只能见到水塘边的天鹅,那种天鹅湖畔的天鹅,不知道什么地方还有?只好挖空心思,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天鹅,钻点牛角尖,说白天鹅之黑。为了对比,我也加上点黑天鹅的白。我觉得天鹅的黑白,被波普尔同学一通折腾,弄糊涂了很多的人,包括我自己。有时写博文,就是糊涂人说糊涂话,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或者岸边一根令狐葱,和很多同学一样,自己感觉好就好。

           这个网上的网友,很多时候都以一种很简单的方式判断什么是科学。这个问题的初衷,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卡尔-波普尔的科学哲学。我在中科院研究生院学习的日子里,就受到它的影响,那时很投入,以为找到了真理,在当时是可以理解,我们几乎是全盘接受被灌输的东西以外的东西。现在来看,那也是人生必经之路,从无知到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处于混沌中。现在来看,很多科学网上的博文,都把科学理论,简单的认为是具有证伪性的体系,总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轻易地接受一种思想,是幼稚的做法,也是懒惰的拿来主意,完全没有科学的批判精神。

           波普尔在他的著作中,用“天鹅是白色的”来作为一个通俗的例子,主要想说明一个逻辑问题:无论你看到多少只白色天鹅,你都不能确证天鹅一定都是白色的,因为你不能保证下一只你看到的天鹅是什么颜色的。但你只要看见一只黑天鹅,那“天鹅是白色的”就被否证了。所以,一个否证的事例和众多支持的事例间,存在一种不对称性,而波普尔就拿这个来给科学和非科学划界了。实话说,波普尔同学很可能就是一个在屋子里摆弄逻辑的贵族,对天鹅有点前人传递下来的印象,自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很多,越来越多(这个没有贬义),人们以此为生,没有什么错,否则这个世界上的闲人会太多,那些不会插秧、打铁、杀猪,但脑子不停在转的人们,社会需要给他们一个位置,可以体面的挣钱、吃饭、活着并且被喝彩。这个世界,总不能全是一副土色的农民,吃饱了就睡,最多就是点点灯说话梳小辫,那我们费劲巴力念大学,还有啥念想?

           波普尔只要认真看一眼湖里的天鹅,就知道它们全都不是白色的。所谓的白天鹅,脸上有黑色,嘴壳子桔黄,任何人的经验都不会误判。所谓的黑天鹅,嘴壳子也是桔黄,甚至有点白色。实在想不通,后人奉为大师的人,能不能在举证之前先看一下天鹅们啥样再冒泡?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我们可以原谅人们对黑白的习惯认识,差不多就行了,月亮是白的,太阳是红的,不用太较真。但在波普尔讨论问题的层次上,应该尽量严谨才对。问题的重点是,波普尔为什么不能举出一个更好的例子,来说明科学假说的证伪过程?我曾经有过各种想法,但现在的认识是他找不到合适、通俗的例子来讲什么是科学学说的证伪。就不用说严格意义上科学学说的证伪或被支持是什么状况,单从“天鹅是白色的”本身,就说明波普尔找不到合适的例子。为什么这么说呢?逻辑上,按波普尔的学说,一个科学假说A,它必须是一个严格的全称陈述(strictly universal statement)(我对这些词的翻译不是很有把握,各位请砸砖),而不是一个有限陈述(numerical statement)。对于前者,它之所以为全称判断,是说它预测的结果是由无穷的单称陈述构成。这个单称集中,有两种类型,一种支持科学假说A,另外一种是和科学假说A的预测相矛盾,后者被认为是假说的证伪子(falsifier)。很多东西这里就不多讲了。这里只举例来说明有限陈述。比如我说:“科学网实名注册的网主都有博士学位”。这个说法,就是一个有限陈述,因为科学网上的博主是有限数量的,我们可以去逐个验证,然后知道谁是、谁不具有博士学位。最后的结果,就是“科学网实名注册的网主都是博士”这个说法,没有任何预见的能力,它所有的内涵,都被验证过了。这样的陈述,不是一个科学陈述,因为它没有预测能力,所有支持或反对的单称判断都被彻底、逐个的验证了。这样的一个说法,就失去了作为科学假说的意义。通俗点说,它就是一句空话,或者说是废话。遗憾的是,“天鹅是白色的”就是一个有限陈述。波普尔用一个非科学学说的例子,来对科学学说做通俗解释,和他对于科学学说的定义本质上是相矛盾的。但后来的人们,总是从最容易、最简单的地方,找到一种自己喜欢的武器。

           对于“天鹅是白色的”说法更麻烦的地方,是怎么判断一个天鹅是白色的?我图片中的天鹅,没有一只是全白的。“天鹅是白色的”从一开始就不成立。但我们可以容忍某种程度的宽容,以及人们在语言上表达的习惯,就算那些羽毛是白的天鹅是白天鹅(被泥水弄黄了的部分不计),但无论你在外面看见一只“黑天鹅”或者是“白天鹅”,你怎么判断你见到的就是天鹅?因为它脖子长?那长颈鹿的脖子也不短啊。所以,波普尔也承认,单称陈述是一个低层次的假说,它并非是一个从逻辑上无容置疑的“事实”。那么在我这些画面中出现的天鹅,它们到底是不是天鹅?你凭什么认为它是天鹅?你凭什么认为它是黑色的或者是白色的?这需要更低层次的知识支撑。如果有人要较真,你怎么证明那个白色就是白色?你用什么来证明?用你的眼睛还是用光谱仪?你的光谱仪可靠吗?你怎么证明它可靠?你检验它的标准是什么?凭什么你的那个标准就是可以让人信赖的….这就进入了波普尔的无限回归(infinite regress)。最终,人类需要在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知识层次上停下来,MD,累死我了,这毛是白色,这毛是黑色,别争了,就是它了,大家都同意,回家喝酒写文章。

           我好像有点扯远了。我过去说过,曾经的科学哲学家,受到物理学影响太深,他们没有讲清楚物理上的哲学,更是对非物理类型的科学使不上劲。而科学哲学真要成为能说得过去的东西,需要更广泛的关注正在进行中的科学活动。而正在进行科学活动的人们,不要简单把证伪与否和科学活动简单联系起来。永远举着鞭子面对你要面对的问题,而不是相反。我自己也被误导过,真的相信科学哲学就是研究科学的学问。但那都是过去的故事了。本来我是想和基因剪故事挂在一起说的,但很快就过年了,后会有期,且听下回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23765.html

上一篇:香港的野外
下一篇:路过青海湖

46 陈楷翰 钟炳 张珑 吕洪波 侯沉 强涛 黄永义 邵鹏 王从彦 陆绮 杨正瓴 李学宽 吉宗祥 王春艳 朱晓刚 岳雷 陈湘明 马德义 张海霞 罗帆 葛素红 朱志敏 陈志飞 梁进 蒋永华 陈怡 应行仁 姜玉梅 姚卫建 李颖业 鲍海飞 王桂颖 徐晓 蒋德明 白龙亮 李土荣 黄仁勇 王海冰 reazonnatu xlsd anran123 aliala fumingxu qzw biofans cross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0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