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香港的野外 精选

已有 10637 次阅读 2016-12-11 06:32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香港| 香港

经沧难为水,一度香江知秋。

取道天涯仲夏,咫尺天下任我游。

   上篇博文了上海,就借着那些高楼大厦的劲儿下香港。去年港大朋友邀我今年到香港出野外,我有点意外。跑了戈壁大山,几百里不人烟的西部。心想,香港个被高楼大厦覆盖的岛屿,能有野外可以跑?但我是爽快答了去。我没有去香港,很想去看看。此外,我好有点时间,跑完青海的野外,正好接上去香港的野外,而且主要内容相似,都和侏罗纪有关。

   从北京乘国航CA115班机,三个半钟头行就到了香港。按照先的法,我是到香港机后,坐地铁到香港站,那里有人来接我。但阴差阳,我的接暗号没上,没有到来接我的人,而此我才发现我的手机在香港没信号,不工作了,没法和港大的朋友系。没人来接不是个问题。出了站,直接打去港大柏得基学院招待所。上了,告的哥我要去的地方,但他不知道我说的这个去处在什么地方。我想解,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加上他听不大懂普通话,也不懂英语,我又不懂粤语,一下就僵局了。我只好把计算机打开,找到朋友的电话,让的哥用他的电话给港大朋友打电话。打通了后,他们嘀嘀咕咕了一阵,师傅把我拉过去了。我付钱下车,问了几个人,才发现师傅把我拉过了港大站,多拉了一站。只好拖着拉杆包往回走,很窄的街路上,去港大。

   我的想象中,港大和北大、哥大,所有我知道的大学一样,会有个大门开在街面上。但我到了港大门口时,犹豫了半天,还问了路人甲乙丙丁,才知道我先要进一栋楼,坐电梯上到顶层,出了电梯,才是港大的校院。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体验。那时已经有点晚了,但七月的香港,那个湿热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算是常在外面走路的人,尽管在城市里,从机场出来时就弄了瓶水带着,这会儿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问了半天路,才知道我住的柏得基学院旅馆在山上。黄昏夜色中,我拎着箱子爬石阶,浑身湿透,爬几个阶梯就停下来喘气,水也没有了,周围黑黑的,看不见个人影,开始有点慌,如果上去不是我要找的地址,我没准就搁在那儿了。

   很艰难地爬到山上,居然找到了旅馆,就是它。看旅馆的兄弟很木然的表情,把我领到房间,默默地把那种打了孔的钥匙交给我,也不说话,就走了。我突然想到了香港电影《无间道》和电影里蔡琴《被遗忘的时光》:“是谁在敲打我窗…。”心里有点惶惶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潜意识里,我有点被卖了的感觉,胡思乱想,谁买我、有啥用呢?然后想找水喝,房间里没有,得下到山下,坐电梯到地下,在地铁口的Seven Eleven杂货铺去买。那是很长一段路,尤其对那时的我来说。算了,接了点水龙头里的水喝,心想这不至于让我跑肚。原来想象中灯红酒绿的香港,给我一下马威。当时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地形不平,得爬山,而且蛮陡,注意到这点,和我经常爬山有关。第二印象,是港大校门不像校门,像是在人家楼上租了个地方开张,这和我比较土有关。第三印象,是七月的香港太湿热了。后来听港大的同事说,这个时候段,是他们跑到别的地方去干活的季节。后来在街上走了几段,发现这个季节,在香港街面上走,真的很热。有点不适应,浑身都是汗。但商场里的空调,却是出奇地凉,恨不得要穿抓绒的外衣才能在里面待着;惭愧,这和我见识有限有关。

   每天跑野外时,先坐地铁到某个去处,在站台的小店中买点三明治做午餐,再买四、五瓶水背着,到码头上去登船。香港的野外点,都在外岛上,需要坐船去。有的岛大点,有公交船;有的是无人住的小岛,需要租船去。有公交船的岛,通常也有点旅游景点的味道,所以船上可以看见各种美女帅哥。无人住的小岛,真的就是一个孤岛。船家把我们扔下,开船回去干别的活,约好下午五点来接我们。在这样的岛上,才体会到城市里再热,毕竟能找到些阴凉处,路过些冷气吹出来的商家店铺。而这野岛上的太阳和湿热,很难形容,非常难受。随队有个负责摄像的同学,好像是个日本学生,很想表现,扛着相机设备杠地跟我们跑,没有跑到一个钟头,就蔫了,他带的那点水,在中午12点左右就喝光了。我给了他一瓶水,也让别人接济了他一点。否则人会竖着出来,横着回去。下午热到实在受不了时,我就和港大的一个同事,脱了衣服(穿了裤衩哈)下到海水里,在岩石的阴影中,凉凉的海水一浪一浪冲过来,可以暂时躲一下热。不过这样的下海,不是那种在海滩上的消闲,因为上来后,没有淡水冲洗,穿着海水泡过的湿裤衩,身上覆盖了一层海盐,不是特别舒服。其他同学没有下海,只能躲在礁石的阴影下过中午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热了。

   不过到此一游后,我对香港有了很不一样的感觉。首先,它比我想象的要大。有很多的岛屿,是非常漂亮也很有旅游价值的地方。海湾中可以见到各种水上运动的人。这里的环境保护做得也比较好。港大的同仁就在地图上说,你看这条界河,这边是香港,那边是深圳。这边是一片绿色,那边都是楼房。我后来在谷歌地图上去看了一下,大体是这个样子。我的同事告诉我,香港有60%的土地都受到保护,没有开发,所以很多岛都是“荒岛”。我们去的一个地方,是地质公园,我们是不能在那里使榔头敲石头的,只能看看,而已。所以我对香港的看法,再也不是一个高楼林立、到处是半山豪宅的岛。香港这个区域,从地质的角度看也挺有意思。这里居然有几乎各个时代的岩石地层,这是我过去从来没有想象到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每个人的经历都有限。

   每天回到旅馆,就是想找点什么东西吃。港大附近,或者说我们住店附近吃饭的地方不多。于是有两天,我就和同行的X先生坐公交小面到兰桂坊去吃饭。这个值得一提,因为兰桂坊和北京的三里屯一样,有点小资特色,年代久远点,但都是有了温饱后的人们去窜窜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待的时间太短,没有积累起足够说话的经历。感觉是个有点热闹的地方,但也就这样了,这个世界热闹的地方太多。我和X先生找到一家小酒吧,酒吧的小厮倒酒没有那么抠门,感觉一份酒比双份还多,所以我们吃完饭后,又来到这家小酒吧,既然店家比较慷慨,我们也没有不照顾人家的理由。说到这里,突然想到在美国盐湖城,那里的摩门教占统治地位,人们的生活也受到影响。比如他们的饭店,酒是不能出酒吧门的。要喝酒可以,但你不能一次要双份,尽管你可以一份一份的喝无数份,这是他们州的法律。费解。

   和在上海外滩上转一样,维多利亚港一带是体会香港的去处。白天从太平山山顶上看下去,楼好多、好高,这块地方面积不大,动静却不小。晚上从水边上看,维多利亚港周围的灯光是蛮漂亮的,但挤在观灯的人群中,湿热的空气里有人的汗气冒出来,倒让我怀念在青海的那些日子,晚上的凉爽通透。对于我这样常年跑野外的人来说,能走马观花,亲身体会一下香港,一种文明的表达方式,有一种有收获的幸福感。香港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多少故事,岁月沧桑,让这样一个地区发展起来,并长久维持下去,真的不容易。

临江仙-香港一游感

山水香江天尽处,楼台华贵雍容

骄阳不论世更重,温柔依旧,人自盼东风

灯火何曾留岁月,维湾红绿初衷

百年潇洒悟其中,浪尖风里,虽小一条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19963.html

上一篇:又临黄浦江
下一篇:白天鹅之黑

60 王善勇 武夷山 钟炳 苏德辰 梁红斌 饶东海 李贤伟 郭向云 黄永义 蒋德明 黄仁勇 冯大诚 王从彦 赵序茅 陈楷翰 杨正瓴 黄秀清 黄荣彬 王德华 黄彬彬 郭战胜 张珑 徐世文 陈小润 张丽娜 蒋永华 赵帅飞 喻海良 靳亚康 秦逸人 晏成和 徐耀 梁进 李土荣 任胜利 姚伟 李颖业 刘克 雷栗 戎可 徐长庆 强涛 马磊 曾泳春 赵凤光 徐晓 孙华 马红孺 王桂颖 ericmapes bshhzai table anran123 guhanxian aliala yunmu biofans nm2 LongLeeLu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3: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