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散记一段射击 精选

已有 6720 次阅读 2016-10-1 13:2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打手枪| 打手枪

   有机会摸了一把,打了几十,痛快,几句。本来想写个通俗易懂的目:散一段打手,后来改成专业点的用竟是科学网,严谨很重要。个网上用笔做匕首投的人不少,有真枪实弹击经历的人估计不多,当兵的不算。我有一点经历,很爽的感觉,可以一下。

   在去的博文中我提到82年初大学毕业后到北疆跑了三个月野外,那时偏远地区各种状况不明,队20几号人,出去带了几杆枪,有散猎枪,我用它打了不少野兔,也有那种老式卡宾枪,仍然是致命的武器,当然需要有持枪证。有一回在野外,大家有点疲了,里当兵的老同志慈悲,或者想弄点静和热闹四个年人在野地中各打一。找了个木块,两寸宽一尺长,插在二、三十米外的土坡上做靶子。其他三个年轻人打的时候,我听见了枪响,但没有见到任何别的动静,枪子不知打飞到何处去了。轮到我时,我爬下瞄准,但又爬起来问当过兵的赵师傅这枪有没有系统偏差。他说有点偏右上(记不清了),于是我又爬下瞄准,一枪把木条打飞。那一枪的准头,让几个当过兵的师傅看傻了眼,神人啊,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咬着了。

   其实我是有点射击基础的。73年接近暑假的时候(也有可能是74年),有一天几个同学到我们高中班主任、教化学的邓老师家去玩。邓老师问,暑假你们有没有人愿意去贵州体委射击队训练一个月?那时贵州体委准备恢复各项体育运动项目,射击是军事体育,文革后期得到优先发展,体委准备从高中学生中招揽射击运动员。我小时候练过些武术,但体育基本不行,走路还可以,但既不会打球,跑得也不快。可射击好像不是大运动量的事,感觉挺好玩,于是我说我去,男孩子打枪,顺理成章。我学校是贵阳六中,同一年级有两个班,最后去了好几个男生。其它学校也有不少学生去,比如贵阳一中。那时这两个学校在竞争当中,但现在回去看,六中不行了,一中跑到金阳新区建立了高大上的校园。最近和一个到我们这儿来实习的北大学生出去吃午饭,发现他是贵阳一中的,说他们班那一届,六个考上北大,六个考上清华,我差点就背过去。这是后话。

   当时各校学生间还有篮球比赛这样的活动。训练结束后,我们学校有一位同学留在了射击队做运动员,靠打枪吃饭,这是后话的后话。幸亏当时我留下一张步枪射击的照片,有图有真相,我真的玩过枪,虽然是小口径竞赛枪,但那也是枪。集训的时候,先是有些基本的理论介绍,准星、缺口、靶子三点一线的瞄准,弹道的飞行原理,风向判断,如何抠板机,等等。然后试打了一轮来分班,结果我被分去打手枪,我是希望打步枪的,但我必需服从命令去打手枪。最初是练习基本动作,面对白墙,端稳枪,调整好站立的姿势,尽量不要随便移动位置,放松身体和呼吸,手臂伸直,把枪举高,缓慢下移,并在这个过程中,找到最佳感觉点,让准星和缺口能尽量稳定在一起。在面对靶纸时,要让准星、缺口和环靶黑色部分的低沿对齐,然后扣动板机。你如果仔细看过奥运会上的射击比赛,有些镜头可以看到运动员的枪口一直是在移动着,没有人能做到手臂跟机器一样一丝不动。关键就是在这个有限的移动中,一定的时间限制下,找到那三点一线的瞬间,扣动板机。这是要靠经验和感觉来把握的,眼睛有点近视都不是问题。

   面对白墙练过后,就是实弹打靶,每人每次十发子弹。我们的枪,都是训练用枪,和我照片中的枪差不多。真正的比赛用枪,是根据每个人的身体和手型特制的,所以运动员都有自己的比赛用枪,它的质量也要好很多,板机也比较灵敏,扣板机时晃动小。那个时候整体的射击装备还比较落后,你看我那张照片上观靶的镜子就知道。一枪响后,有人在靶前的壕沟中,举着一杆报靶。打在不同的环上,有不同的报靶动作。不像现在的射击,靶都是电子的。10.9环到10.5环,人眼很难判断,所以我们当时就没有那些环数。打到最中央的圈内,就是满分10环。有时弹孔压线,该算9环还是10环,也、会有争议,现在都不是问题了,交给电子处理。射击比赛中,通常计算成绩都是看环数。但练习中也有看打散布的。这个是看弹着点的分布,越集中越好,尽管它们的环数不高。这个可能和持枪动作,击发动作,风向等有关。

   最近这次打枪,是朋友约我去玩,我先谢过了。那是25米的靶场,靶纸的黑色部分直径好像是20厘米,你去试试看就知道,要在那上面钻个窟窿还是有点难度的,没有打脱靶就很不错了。我打靶有点偏左下,不知什么原因,散布还可以,不是满天飞,但环数差了点。最好的一轮5发,打了41环,都在黑圈里,基本结论是,我这双手,拎着锤子漫山遍野敲石头几十年,手居然还没有那么乱抖。

   其中一个小故事也顺便说一下。打完枪后,看着地上的弹壳,我就捡了一把放到背包旁边的小口袋里,留作纪念。背包在几趟飞行过程中,我都忘了里面的小口径子弹壳,直到我在大庆机场安检,被拦下,说我包里有子弹壳。我才想起来当时留下的一些弹壳。掏出来后,包又过了一遍X-光。然后安检的一个领导把我拎到一边问话,你是干啥的,那来的子弹壳?我老实回答。安检说,你这年龄,和我差不多,也不是闹这些东西好玩吧?现在G20会议特别时间,你带着这个不是找麻烦吗?你说我说得对吧?我赶紧说对对对,您说得太对了。结果子弹壳被留下。

   我认为射击中最好玩的是打飞碟。现在的专业用枪都是意大利产的,国产的都被淘汰了了,不知什么原因,但意大利猎枪的确漂亮,扛在身上有点贵族气息,尽管我觉得那很假。打飞碟的猎枪都是双筒,装两发子弹。把枪端好,等飞碟起来时,顺势跟着啪啪两抢,散弹射击,打中一次就算数。但我一只都没有打中,就不提了,成绩不如我的手枪,毕竟是练过的,还可以打在心心上,感觉很爽。如果面对坏人,我那几枪,都会打在头上,有一枪就够了,前提是坏人站在那里不动,但这是不可能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006140.html

上一篇:科学网上中秋月和吃
下一篇:SCI讨论问题的范畴-唐僧肉与鸦片

28 钟炳 陈楷翰 杨正瓴 武夷山 蒋永华 吕喆 张士宏 何宏 郑永军 檀成龙 沈律 吕洪波 黄永义 王德华 李颖业 戎可 任胜利 徐晓 王春艳 张珑 王海冰 张婷婷 王桂颖 seeker99 aliala tuner dindu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2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