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写博文的手也曾杀过年猪 精选

已有 8310 次阅读 2009-1-2 11:3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个题目多少有点煽情,本来用“杀猪”二字即可,但在科学网上显得有点血腥,没有把握是否有人会晕血,大过年的把谁吓着都不好,所以把题目弄得有科学味道一点。如果有人会晕血,请不要往下看。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写博客、SCI文章的手也曾杀过猪,我有一双,也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阿弥陀佛,罪过。下辈子做牛做马做老鼠 ,等着挨人宰吧。
   
    在农村待过的人该知道杀年猪。冬季是杀年猪的时候,因为从科学的角度上看,秋天天凉后,猪添了膘,此时不杀更待何时。此外,天气冷了,杀了猪后猪肉一时吃不了也不容易坏,可以腌成咸肉或熏成腊肉,能放上一年。老天就是这样安排的。我下乡的时候杀过两头猪,一头别人操刀,我当帮凶;另一头是我们邻居老陈他们家养的,我亲手掌刀做刽子手,双手沾满了猪血。那时我们知青一穷二白,绝对的无产阶级,干什么都是无所畏惧的,经常打架,动不动就掏刀子。但杀猪还是挺震撼人心的,毕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把一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生灵杀死,不害怕是说瞎话。但为了有肉吃,就得杀。人之初,只能吃奶,所以性可以善;但到了能吃肉的时候就要杀,人就恶了。想不恶的人又都回去吃素,争取把前面吃荤的恶洗刷干净。

    杀猪那天大早起来第一件事是把刀磨好。“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自古如此。杀猪刀全铁,薄刃厚背,一尺来长,黑黑的、沉沉的, 看上去有点渗人。在磨刀石上把刀磨到刃口发冷冷的白,拇指在刃上轻轻横刮一下,有铮铮之音,揪一根头发横在刃上,吹口气头发迎刃而过,刀就磨好了。磨好的刀放在板凳上,有一种令人震慑的感觉。知道它今天要见血,人们都远远地躲着它。杀猪前人会有点亢奋,又有点惶惶不安,在期盼着什么,想着嚼在嘴里油滋滋的肥肉,但得先动刀子才行,身上会情不自禁地轻微发抖。

    可爱的猪早上吃了它平生唯一的一顿几乎用纯碎玉米做的猪潲,那是要杀它的人对它的一种礼貌,就像死刑犯人刑前的那顿酒饭,比平时的牢饭要强很多。猪儿吃完以后在圈里哼哼哼的得意,心想今天的日子怎么会如此的好?还没有明白过来,我们几个就开了猪圈门拥了进去,把那肥头大耳的家伙逼到墙根。一人动作很快地抓住它的尾巴,把尾巴绕在手腕上往上一提,猪就挣脱不了了。另外两个人揪住它的耳朵,大家把它拖出圈来。这个时候猪发现不妙,开始拼命嚎叫,声音在山谷中传出数里之遥,凄呖悲绝,让人心头发紧。揪尾巴的人使劲一提,把猪摔倒在地上,几个人按上去捉住它的手脚,用一根绳子把猪嘴捆起来,防止这吃素的家伙急了咬人。这头猪差不多有三百斤,块头很大,劲也很大。我们好不容易把它抬到杀猪的长凳子上横躺着,几个人把它压住。这时它知道事情真的不妙,使劲地挣扎,捆扎住的嘴巴里发出的呜呜声音也越发悲切。我把它的嘴冲子用力扳住,看见它喉部皮肤有微红的血色并在不停的鼓动,刀将从这儿斜着进去。这时候我的手开始发抖,这么大一家伙,刀得进去很深才能点到心包;点到心包,血才能放得干净;放干净了血,猪才算是杀得好。血放得不好肉的颜色就不对,吃起来味道也不好,尽管这可能只是心理作用。

    凳子下是一个盛有盐水的脸盆,等着接猪血。单刃的刀要刀背向外持着,直接了当到心脏,刀口最好不要弄大了。在这之前杀的那头猪,屠夫也是个知青,因为过于紧张,刀刃向外持刀,结果一使劲把刀往外一拨,刀口哗一下拉得太长,最后烫毛打气时刀口漏气,猪没有办法打鼓起来,刮毛费了很大的劲。这次我们学会了,刀口向内,不会出现那样的问题。不过这种技术教给现在的读者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了。在人人都有肉吃的年代,杀生是要受到谴责的。

    左手扳住猪的下巴,右手持刀一咬牙扑哧就捅进去了,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只觉得刀一紧,那是点到了心脏的反应,接着手一发烫,血哗的一家伙就涌了出来。把刀拔出,血流到木凳下的脸盆里。猪还在挣扎,慢慢就软了下去,最后不动了。等猪血流尽后,用手在盛血的脸盆里搅一下,把脸盆端到一边让猪血凝固。等到晚上吃的时候,用竹片刀把凝固了的血旺子划豆腐一样划成块,浇上酱油辣椒葱等佐料,生吃下酒,那样猪血很嫩很刺激。这是我们山沟里一道请好朋友或上级领导喝酒时的好菜,一般人还吃不上。血里有没有寄生虫是看不见的。但在那种地方那个时代,科学是很烦人的,吃才是硬道理,有什么事情吃完以后再说。

    接下来是刮猪毛,也是有些技术含量的活。地上先挖一坑,做一个地炉子,把大铁锅搁上烧水。锅上架两块木板放要烫毛的猪。猪在一边先要打气。在猪后蹄的侧面用杀猪刀戳一个小口,拿指头粗的捅火铁棍从这口子里捅进猪身体去,延皮下一直捅到前腿的位置。然后用打气筒从口子里往猪身体里打气,并用棍子不断打猪身上赶气,猪身体就膨胀鼓起来, 敲起来嘭嘭有鼓音,四条腿也撑了起来。打好气后用绳子在刀口附近扎上以防跑气。给猪打气主要是为了好刮毛,道理和人刮脸上胡子时要把腮帮子鼓起来有点类似。锅中水开了后,把气鼓鼓的猪抬到木架上。拿舀水的铁勺把开水从猪脊背上鬃毛处开始淋。猪鬃在猪皮里比较深,要多烫才能刮得下来,所以要先烫。开水淋得差不多了,用手扯一把,猪鬃很容易就下来了,赶紧拿刮猪毛的铁刨子忽忽地刨,本来一头黑黑的猪,转眼之间就变得白白净净,像刚做过面膜的脸。当然,猪脚和猪脸等部位还需要花点功夫,而且不大容易弄干净。

    刮好猪毛后,拿条绳子套住猪后腿把猪吊在屋檐下破膛。先卸猪头,这个很讲就。一个猪头卸大一点小一点可以相差7、8斤,这可不是个小数。老陈发了话,把猪头下大点。因为他要拿它去给领导送礼,为了他老婆的事,这是后话。猪头卸下之后,用刀从猪尾巴根沿着猪后背一刀划下,4、5指厚的膘就翻开了。旁观的人一声惊叹:哟,好安逸哦!然后用一小的斧头把脊柱破开,猪内脏就掉进下面接着的一个大木盆里。猪的胸腔里有残留的“槽血”,据说可以治病,老陈用手把它捞出来趁热呼呼就吃了,吃得嘴巴红红的,拿衣服袖子来抹干净。整理猪下水的过程就比较小资一点,除了我们偷了一块猪板油外,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了。

    杀过猪后我除了知道吃肉不容易外,还对生命有了些看法:如灯灭,如树倒,转眼一口气的事。你要是人,就可以杀猪;你要是猪,就会被人杀。这个世界上很平常的事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08162.html

上一篇:年轮——2008
下一篇:梅花劲寒香,孔雀东南飞

29 杨正瓴 刘用生 吴吉良 杨月琴 刘庆丰 吕喆 李侠 武夷山 沈慧梅 张志东 廖永岩 刘玉平 阎建民 郭向云 刘进平 曹广福 俞立平 钟炳 杨秀海 刘立 李宁 张丽娜 迟菲 StephenCatholic dxk990720 iwesun zhangxp small03 Madelin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2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