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施一公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

博文

可怕的空气污染 精选

已有 118954 次阅读 2011-12-5 14:4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空气,北京,环境污染,回国| 北京, 回国, 空气, 环境污染


 
  【序:说心里话,我发表这篇文章的心情很复杂。这篇博文完稿于今年二月底,但被我压了下来,担心这样评论北京的空气污染会影响海外人才的全职回国、也影响清华的招聘人才。但同时,国内一次次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以及我切身感受到的国内许多大中城市的严重污染,又让我不安与愤怒。 
 
  几周前,北京市环保局辟谣,说北京市空气质量在奥运会后逐年变差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对这种辟谣我觉得不可理解:几乎所有我问过的北京人和清华同事都说奥运会后这两年的空气质量一年不如一年。我也很不理解北京的蓝天数在奥运会后逐年增加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大家的切身感觉都错了?还是北京蓝天的标准在逐年降低?这也让我想起了大约两年前饱受百姓质疑的国家统计局关于商品房售价年增1.5%的新闻:全国主要城市新房的售价每年扶摇直上,但统计局却因为“统计方法不同”而给出了1.5%的数字! 
 
  过去两年,不止一次地有朋友问我:你在国内最不开心的事情是什么?我总是回复:最不开心、也是常常痛苦的唯一事情就是空气污染。我的慢性咽炎2010年开始,逐渐加重,遇到今天这样的污染天就像嗓子里堵了个东西,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很难受。不知还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在忍受这样严重的空气污染。 
 
  今天,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又是一天令我窒息的日子。我的主要新闻来源“手机报”在“北京新闻”的头条提醒我:“今天白天,本市静风、逆温的不利污染物扩散条件还将继续,预计空气污染指数范围为260至280,属于四级中度重污染。市环保局副局长建议:心脏病、肺病患者等易感人群要加强防护,健康人群也要适当减少户外活动。” 
 
  59年前的今天,英国伦敦遭受严重的空气污染,直接导致数千人死亡。就选择今天发表我完稿于今年二月底的博文吧。】 
 
  2011年2月20-22日的污染 
 
  星期二,2月22日早晨,我拉开卧室的窗帘,外面雾霾弥漫,又是一个重度空气污染的日子。我的心情也跟着阴沉起来。从星期日开始,这是春节后北京的第三个雾霾天了。 
 
  送完孩子上学,我来到办公室,也读到了《手机报》里的头条北京新闻:“昨天,雾气弥漫的京城出现今年首个重度污染天。来自市环保局的检测数据显示,21日,全市空气平均污染指数为333,达到5级重度污染。”这样的污染,相当于每个人被迫吸烟21根。看完报道,我越发心情沉重,又一次地打开北京市天气预报的网站,今后7天均为“微风”及“无持续风向”。也就是说:今后7天北京的空气都会有比较严重的污染。 
 
  在北京住过一段时间的人们都知道一个规律:北京的空气质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然风。每次风力在三、四级或以上时,大都会蓝天白云,空气清新。这种情况在每年冬季的12月和1月最为明显,强劲的西北风虽然寒冷刺骨,但带来了干净清洁的空气和蓝蓝的天空,让我心情大为愉悦!可惜,北京不可能天天有风。如果连续几天没风,第一天还勉强,第二天就开始雾蒙蒙、明显感觉污染,到了第三天即使是晴天太阳也不过是一个可以用肉眼直接观看的红红的圆盘。 
 
  北京上一次长时间的空气重度污染出现在去年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2010年10月1日至4日,风力很足,阳光灿烂,天空湛蓝湛蓝,感觉好极了。5日,还行。6日下午,我开车去机场迎接十一长假出游归来的夫人和孩子,感觉空气已经开始多了很多尘埃。7日,雾霾天。8日、9日、10日,空气污染严重。11日以后,风起,空气质量也很快好转。可惜几天后(大约10月16日前后),北京又迎来了几天雾霾天,比起7-10日的污染,程度稍轻。 
 
  为了我们的孩子 
 
  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特别关注北京的空气质量,也知道我的心情会随着空气质量的好坏而变化。但大多数朋友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较汁”。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污染的空气对幼儿的发育、智力、健康都会有很多不良影响。可怕的是,这些影响一般不会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内被明显察觉到,也许有些长期受到空气污染的人一辈子都不会觉察其影响。但科学研究表明,污染空气中的化学小分子和重金属不仅会引起呼吸道和肺部疾病、对心血管和肝脏产生危害,还会诱发突变、加重癌症的几率,甚至会对幼儿的大脑发育产生不良影响、甚至直接影响智力。最为可怕的是,普通老百姓对空气污染没有足够的意识,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主动诉求。而对患者,很难确证是由于空气污染引发的病变。 
 
  空气污染比其它的污染危害更大。首先,受害人最多。除非生活在过滤器里,所有人都会受害。其次,几乎无法防护。我们担心水污染时,可以加装一个有害物过滤器;担心食物安全时,可以选择一些比较安全的食物或洗干净后再食用。对付空气就没有办法了,因为空气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最多就是在办公室和家里装上空气过滤器,但效果有限。实质上,我们每个人的肺脏就是北京市的空气过滤器。 
 
  也许会有人认为我小题大做,认为空气污染没那么多危害。我来举一个极端的例子:1952年12月5日至9日,英国伦敦因为严重的大气污染直接造成数千人的死亡。请看:http://baike.baidu.com/view/18219.htm 
 
  有时,我也会侥幸地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北京的空气污染也很严重,北京的绝大多数孩子不也顺利成长了吗?也许空气污染不会对孩子产生太多负面影响。但更多的时候,我会因另一种思维产生深深的忧虑:空气污染一定会对健康产生不良影响,正在生长发育的孩子最容易受到伤害,等到病情发作时就太晚了! 
 
  我在所有的场所都会表达对空气污染的忧虑和关心,也都会鼓励政府出台严格的控制污染的政策法令。但今天写博客,心里的确做了一番斗争,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让北京的空气污染影响将来的人才引进。但是,即使我不说,也常常有海外的科学家问我国内空气污染的情况,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当然,每一次我也都直言不讳。 
 
  对政府的期望 
 
  平心而论,政府对环境污染的问题已经相当重视。在九十年代后期,北京的空气污染达到顶峰,记得我在99年(或许98?)夏天访问北京,连续十几天雾霾重重,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城楼居然忽隐忽现。后来申奥,空气污染问题得到明显治理,2008年达到最好的记录。那一年,我刚刚全职在清华工作,本已做好承受空气污染的准备,没想到空气质量还真不错,尤其是奥运会期间,老天爷真配合! 
 
  2009年,空气质量明显下降。去年,比2009年还稍差。奇怪的是,北京市发布的“蓝天数”却逐年增加,好像是提示空气质量的不断提高。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给《科学》周刊的记者郝炘写email,让她关注北京的空气污染情况。她回复说:政府已经承认空气质量下降了,并让我看网站报道。 
 
  空气质量的改善只能靠政府的行政管理和法律保障干预。空气质量的改善可以提高百姓的生活质量、减少疫病,也可以帮助北京市引进人才。但愿北京市政府能始终拿出2008年前控制环境污染那样的力度来治理空气质量。人民受益,每一个人都受益。这比每年GDP增长几个百分点对老百姓来说更实惠。 
 
  其实,不仅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其它城市常常更严重。上海,杭州,广州,武汉,苏州,无锡,几乎没有什么大中城市能逃避严重空气污染的困扰。记得四年多前,我第一次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觉得晴天都是雾蒙蒙的,就问当地人:是否这是西湖水汽所致?后来多次去杭州,感觉大多如此,如果不把“蓝天白云”的标准降一降,我是无法称之为蓝天的。苏州也是如此。上海按说靠海近,应该好点,但实际感觉不比北京好;至少北京吹起西北风的日子里确确实实是蓝天,上海则只能靠想象了。 
 
  现在是政府真正下大决心的时候了!我毫不怀疑,中国因为环境污染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远大于提高环保标准可能带来的相关企业的经济代价!必须提高企业排污的标准并加强监管;必须提高汽车尾气的污染物标准;必须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必须用法律手段维护百姓的利益。 


空气污染和PM2.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212-515155.html

上一篇:如何做一名优秀的博士生:(二)方法论的转变
下一篇:饶毅其人其事
收藏 分享 举报

347 许培扬 唐常杰 陈学雷 金勇 贺乐 孟秋菊 丁甜 董西洋 颜宁 曾泳春 徐东 牛文鑫 褚昭明 郝炘 刘洋 谢鑫 李力强 王晓光 张文卓 武夷山 鲍海飞 林中鹿 杨祎罡 曹聪 刘良云 徐耀 曾杰 刘立 王可 李泽波 嘲风科技动漫 刘用生 刘晓松 虞左俊 赵凤光 梁建华 单博炜 张旭 刘光波 文强 秦鸿翼 丁大勇 于锋 王群 丁广进 方琳浩 常顺利 朱志敏 李学宽 张旭 张启峰 靳文菲 胡宝群 李永丹 王庭 马磊 吕洪波 杨辉 陈飞 陈尚斌 张波 邸利会 陈晓虎 王节涛 侯信锋 程学文 丁凡 王晓峰 李光强 杨海涛 许先进 尚占环 陈志明 王保忠 张芳 王芳 茹永新 鲁雄 张欣 刘明颖 徐长庆 王亚珂 周素琴 段庆伟 赵福垚 林善冬 吴国胜 蔡津津 李孔斋 黄顺谋 唐久英 陈金华 李猛猛 何海 张乐 吴文志 李天成 李毅伟 刘鹏飞 郭超 李宇斌 石磊 邹滨 周华 汤奔阳 王晓东 杨智 陈冲 吴明火 张彦斌 马丕波 汤治国 水迎波 韩健 杨晓虹 徐迎晓 刘昶 聂思铭 杨续超 蒋迅 邢峥 张清鹏 白成科 肖振亚 江东明 丁邦平 刘毅 张鹏举 贾伟 朱丽红 刘玉强 季斌 王鑫 罗晓敏 柳林涛 全嬿嬿 易文凯 肖俊松 葛德燕 朱新亮 梁智鹏 高建国 杨洋 吴辉 朱鸿鹄 杨宁 张婷婷 杨远帆 周夕淋 林章凛 刘光银 寇天一 冯利霞 覃开蓉 邹忠华 麦立强 瞿腾飞 杨正瓴 刘博 田兵伟 喻海良 张焱 傅蕴德 张立强 杨书华 王春艳 陈昊 张卫忠 朱晓刚 赵凯 贾高翔 杨丁丁 王耀 吴炬 陈阿鹏 傅传洋 唐向南 肖陆江 岳金星 周勤迁 蔡志全 王志成 王宏伟 汪晶 周涛 王恪铭 黄忠凯 张士伟 孙庆丰 廖红虹 王汀 王晓锋 邱冬 柳顺义 刘立成 杨逸凡 邱建科 杨东方 赵文锋 刘翔 蒋华平 李鑫 叶华 汪梦雅 张宜浩 许洪光 李锡帅 李新亮 汪强 杨如意 苏庆 沈益谦 赵卫 陈圣宾 杨鹏飞 欧阳瑶 陈熹 李浩琦 张芯 刘晨昊 高莉 姚向峰 刘晓锋 杨鹏鹏 杜向军 朱传卫 张铁峰 李大斌 刁空非 蒋永华 储成才 徐影 秦健勇 李阔 陈红生 王勇 史晓东 陶欢 张文杰 张添佑 王海洋 刘信陶 汤茂林 邓雪梅 王勇 施睿成 顾尚定 direc zhangcz07 crossludo kongmei 者仁王 chen007 yewen haoye gyrotron tieguanyin arpku LEOLAND insatiable lanchong juyunyue qixingye WC101 nm xinbrain AiPY ljweng2008 cgnh chzhgxmu vincent0115 Wunderfool chenlin7351 tuner alphazhung htli Jingram spark liangfeng fzhd1979 eessxm ywh222 myg8627 zMolly dream123 malelion songshu123 zaimingyu daladala shzyon yyfy105 StephenCatholic bigfish songbh05 fcbalake myyddd dyp0529 bujiboy lindajia glucose dreamworld renhe2002 sungd tigerniuzhao marietta shaopu weibin314 duark songmaochen Mutong806 shuaigeyanglin batudick yushudaizi stoneblue zhaoyao917 baggiotalent dawnlight kevin617 ender95 phage tianyuthu fengchong zhaohuihui kkkkkkkkkkkkkkk cas409 wiseflower battle87 YeatsYao liuliangshu dahuangyudhy luzhutang recovery weiyanlei yolandachenchen pttianya JINGNING wangtianshi breath2006 buttterfly gufan01 lynn94 wttong74 常春藤 biofans xialooking lyfyy Daigaol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1 07: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