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化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adwick 做技术社会学和STS研究方法的拓荒者!

博文

“学生官”真的那么了不起吗?

已有 3100 次阅读 2018-7-22 08:55 |个人分类:苏菲的世界|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因为一则“学生会干部任命公告”,中山大学学生会猝不及防地成为“网红”。校方赶紧澄清,“我们错误使用了级别的表述,对此深表歉意”。可没想到连某部门网站都发话了,称革故鼎新,不应是“一个人的战斗”,包括学校管理层、团委和教育主管部门以及社会各界,都需要给青年成长的时间和成熟的空间。

这让人不禁疑问:不就任命个“学生官”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详细阅读了《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选拔公告》,发现网友们纠结的重点莫过于办公室主任(副主任)的“部长级”。但实际上几乎每个学校都存在类似的官阶视同系统,一来源于对行政化高校的效仿,二来的确是为了办事方便。


高校行政化的话题各位看官自然再熟悉不过,近日的一篇网文《高校青椒:我快被学校的因公出国审批逼疯了》也可见一斑。事实上由于种种原因,中国高校保留着一个异常庞大的职员系统。职位背后首先意味着赤裸裸的资源和权力,比如一个小小的房管处处长,在福利分房时代(乃至后来的公租房)就把握着几乎所有人的命脉;物业管理中心、后勤中心,自然也是学校里的“肥差”。由于高校也是“小单位,大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涉及到资源分配的时候,自然免不了各种扯皮,这样就产生了,或者说从更大的社会中效仿到了官阶视同系统。一般而言,院系主官相当于正处级,副职相当于副处级已经是几乎所有高校默认的行规。有了这个视同系统,人家分的房子比你多个十几平米,你也只能眼馋。



视同系统产生以后,最直接的效果是各级领导的“*于一*”。比如校长大人大笔一挥,某高校的社会工作系就要以解散的方式为更能体现“双一流”排名的理工科院系让路。管你几十年的积淀,“学术民工一块砖”是每一位随便走的“老九”在这个体系中深刻地学习到的经验,也是实际拥有着的而命运。当然学校领导各种折腾也不是白折腾的。人言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高校育人本就是慢工出细活,但校长大人也等不了那么久。毕竟校长大人本人也是这个官阶视同系统中的一份子。比如Top 2高校的一把手是副部级,其他高校大多是正厅级等等。要想在这场“锦标赛”中存活下来,他们也只能努力奔跑。搞各种事情,赶紧从校长跳到部长的位子——反正有继任的校领导收拾这破山河。



所以说,中大是错了,错就错在把这个体系暴露得太多。试想如果将“内建办公室”换成“内建部”这个提法,部长、副部长的title是不是就顺理成章了?


鄙人不才,懵懵懂懂之时在某高校的学生工作系统混迹良久。官阶视同体系大概是这样的:

  • 最高级是党委学生部、校学生处(处级,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 然后是团委书记和副书记(副处级)

  • 再下来是团委各部部长

  • 再下来是校学生会主席、校研团总支书记

  • 再下来是校学生会各部部长、校研会主席、院系学生会主席等等


您这上眼一瞧,是不是马上就能看出这个体系恰恰暗合着儒家宗法的“大一统”观念?如果没瞧明白,就请再想想为什么大陆学者去地区高校咸猪手,马上就会被处理掉,而在大陆却可以肆意腾挪?没错,人家的学生会可是可以投票开除教授、罢免校长的,而我们的学生会只是在这个体系中“向上”爬行的**的一部分。遥想当年某校还有学生代表大会的时候,的确作了一些真正有利于同学们的事,但正是因为游离于这个体系之外,马上被收编成学生会权益部。



所以中大真的错了。本来远离政治中心,总是在理念和行动上“先行一步”。想当年陈老先生为了躲避政治漩涡的各种折腾,还特意跑到岭南。可现在既沦为这个体系的一部分,又不懂得变通,以膏肓之弊揭露了整个体制,岂不该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0156-1125314.html

上一篇:王程韡课题组招聘博士后

9 黄仁勇 尤明庆 刘立 李毅伟 刘东坡 武夷山 郭景涛 ncepuztf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9 1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