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科技期刊与图书出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李霞 (英文名: Susan Li) 三十余年中外科技期刊与图书(中英文)管理经验

博文

牛津的公园

已有 2381 次阅读 2018-7-3 02:58 |个人分类:管窥天下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牛津, 公园, 绿地

牛津轶事(五) 

牛津的公园 

前文是调侃草坪,今天说说绿地最多的地方 --- 公园。 

英国的公园很多,即使是人口稠密的首都伦敦,在拥挤喧嚣的闹市之中,也可以蓦然发现一块安静的绿地乃至很大的公园。牛津也不例外,诸多的公园分布在大学城的市区和郊外。说是市区,其实就是巴掌大的地方,大部分学院(College)犬牙交错地坐落在这里。环路(Ring Road)以外是郊区,而且牛津的环路这么多年就只有一条。不像帝都,现如今都修成六环了。从牛津北郊到市中心,不堵车的话几分钟就到了,好像还没海淀区大。在有限的地界内涵盖这么多的公园,大概是老天爷开恩吧?    

秀丽的大学公园 (University Park)低调地隐在市区的一隅,跟几个理学院系相邻,牛津大学植物系的温室就在公园的东南角。查畏尔河(Cherwell River)从园中穿过,汇入泰晤士河(Thames River)后,两河交融最终一起涌向大海。牛津五一节的“跳河景观”就在查畏尔河下游的石桥上(以后详述)。公园内的草地网球场有800多年的历史,至今仍老当益壮地与网球爱好者厮混在一起。若有机会在这里挥汗抡拍,不仅享受运动的快感,也体会穿越的瞬间。当年钱钟书在牛津学习的时候,曾携夫人杨绛在大学公园留影。一个西服革履倜傥风流,一个含情默默小鸟依人。两人身后的河畔与拱桥依稀可见,如今对着照片一路寻去,很容易找到当年伉俪留影的地点。仔细对比不难发现,拱桥和河岸周围的景致几乎依然如故。不同的是河里嬉戏的野鸭和天鹅,已经不是百年前那一辈儿了。现在这些重孙子们漫不经心地在河面上游弋,对路人视而不见,一副天地共主的架势。百年不变的景致,不见得是牛津人不思进取,而是更懂得珍惜。世代相传地守护着值得保留的一番景象。 

除了大学公园,其他公园里同样是绿地满满,零星分布着网球场、足球场、门球场和儿童游乐场等等。近年还有与时俱进的沙地排球场。这些设施一来给居民尤其是孩子们提供了户外玩耍的场所,二来也为草根儿水平的体育活动解决了比赛场地。 

郊外有个大公园,亮点之一是侏儒版的蒸汽机小火车和错落有致的环形铁路。司机们都是退了休的老者,白花花的头发和胡子,佝偻着身子兴致勃勃地坐在火车头后面,用金属汤勺儿小心翼翼地往蒸汽发动机里添煤。整个车头只有板凳高,后面裸露的“车厢”就是一截截连起来长着轱辘的长凳,乘客像骑马一样“坐”在长凳上。座面是软软的皮子,很舒服也很讲究。大人孩子都可以凭票“骑”上去游历一圈。铁轨很细,但高低有序,一路之上指示灯、扳道岔一应俱全。每当夏季周末火车开启,汽笛声和孩子们的喧闹声此起彼伏,很有“牛津高铁”的气势。孩子们不仅玩得尽兴,而且体验科学的力量和历史的变迁。难怪尽管要吃些儿煤灰子,慕名前来的人仍是络绎不绝。 

之前这里还有一个草地门球场,里面打球的同样也是退休的老头儿和老太太。场地的管理很严格,除了运动员、教练员和随队,其他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透过整齐的篱笆墙望进去,草地常年碧绿如茵,平滑如毯。一看就是修剪有序,而且非常专业。草坪的颜色深浅相间,很是赏心悦目。不像公园里普通的绿地,粗放式管理,终年杂草丛生野花摇曳。突然有一天,整个场地被铲平移走,再后来一个崭新的儿童游乐场平地而起,从此安静的老年门球场被儿童游乐园取代了。每当节假日,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在这里嬉戏打闹。小娃子们在“人造沙滩”里堆“城堡”,稍大一点的走平衡木和溜滑梯。新添的滑索,很受大孩子们欢迎,尽享童趣。由衷感谢的,是过去在这里打门球的老者,是他们成全了孩子们今天的快乐。换句话说,是过去给未来腾地儿,前辈让后生接班吧?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果没有前浪,后浪何以依托?当两个群体由于诸多原因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如何取舍,既牵扯到文化元素,也衡量当事人的价值观和智商吧? 

也许是岁数大了,越来越关注涉及老年的话题。我认识一位钢琴老师,八、九十岁了,早年毕业于牛津大学音乐系,虽然无儿无女,但桃李天下。如今一个人生活,白天围着一帮孩子的钢琴课忙活。每每听着从她依旧纤细的指尖下流出的音符,无比钦佩她在音乐方面惊人的记忆力和表现力。偶尔与她吃饭散步,总要提醒自己不要习惯性地“照顾”她,连搀扶都是对她的不敬。她凡事亲力亲为,自立自助,很少麻烦他人。直到去年,仍可见她骑车穿梭于牛津市井的身影。目睹这些,颇有感触。或许我们以往对老年生活的界定过于狭隘和自私了,盲从地认为我们必须“老有所依”。古人如何暂且不论,但现代社会也许并非必须如此。只要身心健康,不论年龄高低,都可以自食其力。不光要活到老学到老,而且可以试试活到老,自立自强到老。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医疗水平的提高,“人活七十古来稀”真的已成过去,退休后仍活蹦乱跳三、五十年的大有人在。倘若我们可以科学和理性地照顾好自己,不甘沦为下一代的负担和牵绊,岂不惬意? 既守住了存在感,又能收获来自社会更多的尊重,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管窥天下事系列博文:

牛津轶事 (一)牛大 vs 牛不大 中国科学报, 2018-2-23

牛津轶事 (二)面包蟹与大闸蟹的闲话中国科学报, 2018-3-16

牛津轶事 (三)妈妈沙龙的回忆中国科学报, 2018-5-11

牛津轶事 (四)温室里的娇柔 vs 路道边的泰然 中国科学报, 2018-6-8

牛津轶事 (五)牛津的公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00-1121975.html

上一篇:温室中的娇柔 vs 路道边的泰然
下一篇:“五一”与“跳河”

4 武夷山 宁利中 朱晓刚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1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