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博物之旅:发现福建(4) 精选

已有 7259 次阅读 2014-1-22 23:41 |个人分类:地理风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咱们书接上回,我们的综合科考任务已于昨晚正式完成了对闽西地区的考察,胜利开到闽中,在永安县城渡过宁静而安详的一夜(山城的夜晚总是宁静而安详的),由于一大早,同行的大小地质学家们吵着要去看以出产优质无烟煤著称的“某国有煤矿”成矿机理并采标本,因此我也有幸随他们到井下体验了一次“地心游记”的感觉。
  煤,在南方,很少;好煤,不冒烟的那种,更少!这么好的矿,路过而不考察一番,着实可惜。一大早,矿上的人马来接我们前往,驱车一路南下,不到一小时车程,来到大田县境内,在上京镇转过一个小弯,便到了矿区。隆冬的闽中山地,一片苍翠,这里是全国森林覆盖率最好的地区之一,重重叠叠的群山覆盖着茂密的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林,空气很好,负氧离子很高,难怪全国的林业会议要到这里来开。“某煤矿”产量在福建省名列前茅,然而,它就隐藏在这深山老林里,这与北方的煤矿离老远就寸草不生、粉尘漫天的风格迥异,难怪其成为“全国绿色矿山”试点单位。与矿长开过调研会,了解了矿上的基本情况,便更衣下井。
  和澡堂子、游泳池一样,更衣室和淋浴室是串联的,而矿部(煤矿领导班子办公开会的地方)的风格更加突出,是会议室、更衣室和浴室串联。下矿井的标准的行头是:绒衣(以前军队发的那种绿色的),蓝色劳动布裤子、上衣,水鞋(雨靴子)、毛巾(围在领口)、帆布腰带(两条,一条系裤子上;一条用来固定头灯电源)、安全帽、头灯。而标准的穿法是先脱得只剩下条内裤,然后光膀子穿绒衣,套外衣裤......,而我总觉得大冬天的脱那么干净会感冒,所以没敢脱得很光,自作主张保留了秋衣、秋裤、毛裤和冲锋裤,即——趁矿长不注意,我把制服裤子套在了外面(实践证明是错误的,我后来为我的做法埋单)。

 

  矿口在一斜井的顶端,坐上“过山车”(名字没记住,反正是很像过山车的那种列车),拉上“铁栅栏”(车门是自己推拉开启的铁栅栏),只听耳畔呼呼作响,领口钻风,暗自庆幸,幸好没听矿长的话,不然还不冻死。
  不一会儿,钻进了大山的肚子里,车停了,一条水平巷(音hang,四声)道出现在眼前,和地铁隧道很像,洞顶和四壁都用水泥加固得很结实,顶上有灯,侧壁上挂满电线,中间是钢轨、枕木,钢轨上停着矿车,就是救印第安纳琼斯在矿山上脱险的那种斗儿车,两边是窄窄的人行道,所不同的是,多了一行排水沟,有叮咚作响的潺潺流水。水中含硫,把沟壁都染成了黄色。

  跟随矿长一路前行,觉得洞内温暖如春,空气流通,就是不时有煤粉飘过,在头灯的照射下,像在脸旁飞过的萤火虫,微微一闪,就没了。头灯会同时打出两种光,一种是泛泛的近光,一种是凝成一个光柱儿的远光,因此四周、脚下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如果想看重点,只要把远光的那个光柱打到你要看的地方去就行了。

  因为这里是“地心”,也没有参照物,因此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因为没有太阳,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经过一道铁门,听矿长说,快到工作面了,于是乎加紧脚步。走啊走,又不知走了多远和多久,传说中的工作面还是没有到,矿长说,我们的工人每天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心想,他们为什么不学琼斯博士,坐电动小矿车过来呢?
  实际上,距离工作面真是越来越近,我看到,洞顶和洞壁的水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积岩,有一些岔路口却被水泥糊住,那是一些开采完成的陈旧工作面。由于这里更接近煤层,能看到一些煤层和岩层的剖面,这些是我喜欢看的东西,于是乎贴近寻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一疙瘩一块的黄色团块粘附于岩壁上,我用手捻了一下放在鼻空边一闻,有股火柴头的臭味儿,原来是硫。我还看见,在一些煤矸石的表面,生长出一层绒绒的白毛,矿上一位工程师说这是水泥中的钙与煤层中的硫结合产生的硫酸钙,乍一听很有道理;而另一位老工程师和我们团队一个有多年化探经验的老地质队长认为:南方石灰岩山体的流水和岩石中本身就有碳酸钙,这里的矿洞和被水泥加固的巷道距离很远,这本就是析出的碳酸钙晶体。“哪儿来的水泥嘛?这儿只有石头嘛”,老地质队长说。

  终于看到煤了,洞壁上闪现出银光锃亮的一片光滑表面,那就是煤。这里的煤以致密著称,由于致密,所以坚硬、沉重,它的解理面与众不同,十分光滑,在光线的照射下锃光瓦亮,难怪有人送这里的煤一个外号叫“白煤”呢!

  真正的工作面出现了,是从巷道洞壁1.5米处向上斜挖出来的一个长宽均为1米多一点儿的狭长通道,我登着梯子钻进去试了试,仅仅能缩颈弯腰爬进去,据说真正干活的地方在上面150多米处,狭小、逼仄的感觉铺面而来,好像四周的洞壁都向我压下来了似的,见同伴儿们一个也不上来,我只得退了出来。(这里对工人阶级致以崇高的敬礼)

  从梯子上下来,脚掌落到巷道的地面上,看着那狭小漆黑的洞口,我感觉到我全身都湿透了,不知是热的,还是吓的。尽管通风,但越到巷道深处,风越热,汗珠从额头上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尤其是下面,我感觉我从裤裆到裤腿儿,里面全湿了,矿长说得对,井下恒温,但没注意听下句——20多度。我迈开变形的步伐(因为裤裆是湿的)一步紧跟一步地往出走,路上还饶有兴趣地看了变电站和水泵房。
  升井了,我终于开到了蓝天和绿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矿部,冲进会议室、更衣室,把那身行头脱了下来,忽闪着冲锋裤的裤腰,好让里面的水汽好好往外透透,等落了满头的大汗,我来到浴室。对着镜子一看啊,嘿,真漂亮,赛过张飞是不让李逵。我记得我没拿手蹭脸啊。原来,由于我一脸大汗,一路上萤火虫般飘过来的煤灰粉,一点儿也没糟蹋,全都吸附在我脸上啦!(博物地理 段煦 文/摄影)


别看咱穿衣裳露怯,可论起采标本来,我的口号从来是“没有最好,只要更好!”

如果我不说,你信这是煤吗?接近和田墨玉山料的颜色和重量,十分坠手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8-761362.html

上一篇:博物之旅:发现福建(3)
下一篇:博物之旅 发现福建5:体验蜜之战

21 王春艳 刘旭霞 陆俊茜 苏德辰 余昕 应行仁 赵序茅 李土荣 庄世宇 强涛 杨正瓴 吉宗祥 刘晓瑭 唐凌峰 杨月琴 罗帆 薛加民 monkey1963 ddsers anran123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0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