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ouguojun

博文

2016,那些没能走过冬至的男人和女人 精选

已有 9235 次阅读 2016-12-21 11:15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16,那些没能走过冬至的男人和女人

今天冬至,各种问候紧赶慢赶地到了。但是,有那么一些人再也无法消费大家的祝福。

出版过两部专著年仅18岁的史学天才林嘉文因“不屑于活着”,选择了匆匆离去,他也许不知道走得慢才能走得远。

研究政治哲学的华东师大著名青年学者江绪林博士“不知何为爱的拥抱”,在最后与主祷告时说,“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他终究没有走出自己的小木屋,把自己定格在他的哲学世界。

为工作而丢命的法官马彩云是最悲情的了,倒在丧心病狂的当事人枪口之下。一时舆论哗然,正反两个立场互撕,法官职业共同体集体发声。此时,弱势群体成了香饽饽,法官沦为弱势群体。

舆论的弱原理告诉我们,生活中的强势群体就是舆论中的弱势群体。那些在生活中处于强势地位的群体,在舆论中往往更愿意选择低调和沉默。反过来,舆论是弱势群体天然的盟友,舆论往往是弱势群体唯一的武器。当法官强势地走进舆论场时,从反向证明,法官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沦为弱势群体。

法谚,“Equal Justice JunderLaw. ”翻译过来为,法律之下人人平等。而我们奉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既然法律与人在同一水平面,那我可以选择遵守也可以选择不遵守。只有居高临下的法律,才能成就不容亵渎的法官。

有人说,我希望未来的舆论场,法官永远是坐着的,他永远不需要站起来说话,无论为别人,还是为自己。

一年还没过到一半,百度又给我们上了一课。生活中我们最离不开的是度娘,但往往你最信任的伤你最深。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学生魏则西因患有滑膜肉瘤通过度娘搜索找到北京武警二医院,响当当的名号,以身相托,花费20多万,治疗两年,最终不治身亡,22岁。他用生命的代价掀开了莆田系,不过,似乎仍然没有掀翻。

好了,小事件大概就这些了,年度大戏马上上演。

2016年,我们绕不过的有两条年轻的生命,雷洋、贾敬龙。

只是因为在足疗店旁穿过了一下,便再也没能站起来。为此,雷洋把普通公民与人民警察的焦点放在火上烤了足足三个月。最终,悲情邢所为他的行为背书,他的母校也不失时机地发声:如果有一天,你无力抵御沉沦,沦为鹰犬,逆行在法治的道路上,母校将喊你回家——抄宪法。但最后结局恰如某人所言,注定查无后续。

余音萦耳的贾敬龙案尽管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我相信,枪口穿过的胸膛应该还有余温。毕竟,还只有那么久。此案被我们广泛关注并不是因为司法不公,由于中国占地和人口均为八成的农村,基层政权与民争利的事情太普遍,关涉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村级政权是直接关涉老百姓利益的问题,这里面有很多令人不如意的地方,人们害怕不知啥时房子没了。

剩下的一点花絮就是7月老虎咬人和8月甘肃农妇了。老虎咬人这件事说明,无论多难受,千万别与规则开玩笑,有时,它真会来真的。

而甘肃康乐杨改兰在极度贫穷而无力改变时,亲手杀死自己4个小孩后自杀,最终导致6死的悲剧。她告诉我们,最弱势的群体缺乏获得最弱势身份的能力,这是社会的悲哀。

今天冬至,愿这些逝去的生命在天堂不再寒冷,得以沐浴春风。

继续前行的同仁,岁月静好,心无挂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6729-1022182.html

上一篇:难说再见
下一篇:扶不起的老人与系不紧的裤衩

38 尤明庆 陈永金 国纲 代恒伟 陈凤 蒋永华 岳雷 郑俊 刘博 苏兴华 谢张迪 黄永义 梁进 王嘉文 强涛 吴东东 陈理 刘玉仙 王毅翔 徐勇刚 郝红艳 邱趖 孔梅 白图格吉扎布 雷宏江 shanying536 nuobeier1997 xlsd dachong99 yangb919 zy2011 zjzhaokeqin crossing ericmapes guhanxian zxk730 dreamworld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0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