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事的私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曹聪 曹聪的博客

博文

Harvey Mudd:孤魂女儿、李诗乐与俺的一次会议经历

已有 7637 次阅读 2013-2-27 17:51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回顾, Harvey, 科学史会议, Mudd

新年伊始,孤魂传来科学网头喜:女儿被美国以科学和工程见长的文理学院Harvey Mudd College录取。网友一片祝贺,俺也参合其中。

过后想起,俺还去过这所学校呢。

2009年2月27-28日,当时在该校当Hixon-Riggs访问教授的科学史家王作跃组织召开一次学术会议,俺躬逢其盛。俺上一次见到作跃是在美国的威斯康星,俺们一起参加4S年会,还share hotel room。在Harvey Mudd后还没有再见。

虽然整整四年前的会议的内容俺已经有点忘记了。但是,参会行程记忆很深。俺26日下午从纽约出发,在盐湖城转机前往学校附近的Ontario Airport,有意避开繁忙的LAX。飞机起飞前,机长通知,飞机搭载了一名在阿富汗还是伊拉克阵亡的美军士兵的遗体及护送遗体的家属和美军代表。所以,尽管抵达时已是深夜,全体乘客还是都等着遗体移送后才下飞机。

在会上,俺见到了几位老朋友,也结识了几位新朋友。小学校有钱,招待周全。俺可能还拍了些傻瓜照片,但现在的电脑里找不到了。好在会议网站上有几张照片,拿来充充数。

照片中有不少科学网博友熟悉的人,俺就不一一介绍了。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张照片中的最右面那位Alexei Kojevnikov,俺近期读的
关于前苏联科学史著作他写的他来自前苏联,和华裔太太Jessica Wang同在加拿大的UBC任教

Forum speakers

Forum discussion

今天看到《纽约时报》中文网上一篇“中国高中生千军万马赴美留学”的文章(附后),里面提到就读于武夷山博主的母校——南师附中的李诗乐同学被Harvey Mudd录取。由此想起了前往Harvey Mudd开会的一段往事,距正好四年整。特记之。几张照片俺没有见过,
乘机将它们留下了。

----

New York Times China

2013年02月27日

中国高中生千军万马赴美留学

2012年12月1日早上7点,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的候考厅中已经挤满了考生,这里将要进行的是年度最后一次SAT考试。

SAT由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组织,是旨在考察学生的能力是否否足够适应美国大学教育的测试,每年举行六次,被中国考生称为美国的“高考”,中国大陆并未设考场。从2007年开始,大陆赴港考生持续增加。2012年,根据新东方等培训机构的估算,香港每场考试的人数平均已过万人,这其中95%来自中国大陆,全年赴港 参加SAT的大陆考生保守估计至少在4万人次以上,较2012年翻了一番。而在2012年,上海市参加高考的考生为5.5万人。

为了容纳大量大陆考生,从2011年10月开始,香港SAT考试增设了一个“万人考场”,考点设在离机场很近的国际博览馆。李诗乐曾见识过万人考场的阵仗,她对记者回忆说:"第一次考试在天水围,这次去‘万人’考,考试的方桌一眼望不到边”。这是李诗乐的第四次SAT考试,前三次的最好成绩是2210分,这个成绩理 论上已经足以申请美国的常春藤学校,但她还是第四次来到了香港,“主要是为了能申请全额奖学金”,李诗乐说。

李诗乐是江苏省徐州市人,父亲是中国矿业大学教师,母亲吴女士也在这所大学工作。“从她一出生我就不断灌输她一个信念:出国。她一丁点时我就给她说,咱们将来出国。她小时候说,我不出国,我爱国,”吴女士讲述她对李诗乐的教育,“等到她读小学的时候,我看到社会上的一些恶习,跟她说这儿教育环境这么差,我们应该出国。孩子最后跟我说,出国可以,留学可以,但是我爱国,我要回来。”

2010年,李诗乐考入了江苏省的著名高中——南师附中,从这个时候起,李诗乐就为自己和妈妈的出国梦想全力冲刺。

“SAT培训课程一期就是8000多到一万,我觉得太贵,就上了新东方一个2000多的最便宜的基础班。上完之后我觉得不太有用,还不如多跟一些有经验的同学学习经验,”李诗乐说,她家里条件不富裕,必须精打细算。SAT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考试,几乎所有学生都会选择进入培训班来积累应试经验,也由此催发了一个巨大的培训市场。

一门巨大的培训生意

“这个从句有什么错误?”萨凡纳·伊丽莎 白·坎贝尔(Savannah Elizabeth Campbell)低头问到。“缺少主语吧?”杨君小心地回答。杨君穿着浅绿色的羊绒衫,留着马尾辫。坎贝尔则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两人看起来年纪相差不大。她们隔着桌角面对面坐着,前面摆了块黑板,上面写了例句。

“非常好,你太棒了,”坎贝尔激动地夸奖。这是一张长长的会议桌,能坐20人左右。一面墙上挂着很多宣传照片,旁边有一个飞镖盘,写着“目标精准,一矢中的”。这是杜克国际教育机构在北京中关村办公楼的一间会议室,毕业于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坎贝尔正在给杨君上SAT辅导课。一个小时的课程费用为1000元人民币,粗略来说,萨凡纳嘴里讲出的每一个单词都价值1元,包括 very good这样的感叹语。中国富裕家庭喜欢坎贝尔这种在美国土生土长的老师,不惜一掷千金请他们为孩子补习SAT课程,为孩子的出国增加一分胜算。

“对于美国大学来讲,SAT成绩只是你的申请材料的一部分。从表面上看,并不是那么重要,”杜克教育的总经理吴雨浓对记者这样说。吴雨浓是一位干练的中年人,南开大学毕业后就在中关村打拼,早年从事程序员工作。“所有的老美在招生时都是这么讲的,但是实际操作并不是这样。如果你没有SAT分数,你被录取的概率非常低,而现在申请美国高校的中国学生SAT分数总体来看都很高。”

杜克教育是一家专职从事SAT考前培训的机构,拥有全职外教24人。“我的一位合伙人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所以叫了这个名字。我们从2010年起步,目前学生已经较两年前增长了10倍,我们甚至有来自陕西渭南这种三线城市的学生。目前,在二线三线城市,(孩子出国)驱动力来自于家长,在一线城市更多的来自于孩子本人,”吴雨浓说。

本科留学对家庭的经济压力很大。和李诗乐不同,大部分孩子来自于非常富裕的家庭。“赴美读本科的话,大概要四年,少说总共要花一百万人民币。如果想过的好一点,可能需要两百万,”吴雨浓说道,“来我们这里的家长大部分对价格都不敏感,他们关心是能去哪一个学校。”

由于中国家长的偏爱,很多SAT培训机构都以美国名校教师为卖点,杜克教育也是如此。“杜克直接在美国招聘,2011年我们在美国一共收到两千多份简历,”吴雨浓说。

查尔斯·贝克(Charles Becker)就是一位来自美国的教师。“现在去美国读书的是中国最优秀、最有钱的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的下一代正和美国接触。我想成为其中一员,我认为我 已经走在这个大潮中了,”贝克说道。他是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专业学士,在杜克已经工作了3年。“现在的北京就如同九十年代的纽约,也许这是一种有点负面的表达。这里充满激情,这里有艺术、有政治,各种神奇的事情在这里上演,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成为其中一员。我很希望有一天我老了,人们会问我在中国生活的感觉。”

除了杜克教育,市场上还有许多SAT培训机构,比如新东方和环球北美考试院,这些培训机构针对在香港的SAT考试组织了浩浩荡荡的考试团,每团组织数百名考生一起直飞香港。一些家境较好的学生往往会连续参加几次考试团,或者在正式考试前参加一次模拟考试团,以熟悉香港的考试环境和SAT考试流程,而参加一次这样的考 试团,所需花费就要6000元左右。

中介能否包办一切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除了SAT成绩之外,提高录取成功率的另一个关键在于申请材料的准备。

“2011年暑假,我参加了麻省理工组织的一个暑期研究项目,我是全中国第五个被选中的,”李诗乐讲述了她申请材料中的一个活动。这个项目在新墨西哥州一个天文基地举行,一共有36人参加,“除了我以外,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美国当地学校的第一名第二名,有的是美国数学竞赛、天文竞赛、奥林匹克竞赛的冠军。”除了这次暑期活动,李诗乐写入申请材料的还有弹电子琴和吉他、素描和围棋这些专长,这些项目李诗乐都拿过奖和证书。

李诗乐的父母已经离婚,自己的学业主要由母亲负担,所有的材料都是她自己写成,而更多家境好的孩子将申请材料的工作交给了中介机构。

“我们是提供一个全程留学申请服务的机构,学生找到我们,我们会帮他做一些分析定位,然后做学校的选择战略。根据他的分数和个性特点,给他找一些合适的学校。再根据这些学校的录取要求,帮他完成申请步骤。比如说网络表格的填写,各种文书的整理,文字材料的整理,包括他要写的申请材料,我们是由外籍教师帮助他来 修改。”可美信咨询公司的CEO牛勇对记者说道。可美信是一家专门为中国学生留美提供咨询的公司,位于北京大望路。

“有个北京一中的女孩,”牛勇说了一个典型案例,“那个小孩来了之后就说,老师我什么都没有参加过,我既不是学生干部,我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我什么都没干过。我说那你有没有什么文艺体育的特长,她说文艺没有,体育有,是校长跑队的,跑了好几年了。我说那你参加过体育比赛吗?她说参加过。拿过奖吗?她说拿过特小的,什么三 等奖之类的。”

牛勇由此找到了突破点,“我说首先你做这件事了,你坚持了。另外你给我讲讲,你考试是年级第一名,你和同学之间都有什么互动。她说其实我是一个挺爱帮忙的人,很多人有不会的题,来问我,我都告诉他。我说你这些点其实都挺好的,就是如何申请材料里体现。后来外教出了一个主意, 申请材料的主题定为我是一棵大树,我枝叶丰茂,可以让人遮风避雨。”这份申请材料为她增色不少,目前这个女孩就读于俄勒冈大学。

“像国王一样”的招生官

虽然牛勇为自己的工作做了解释,但美国大学方面显然并不欣赏中介机构的努力。

耶鲁大学本科招生办公室的莉亚·菲尼(Leah Phinney)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耶鲁对虚假的或经旁人加工的申请材料持零容忍的态度,做出此类行为的申请者将被拒绝招录。有偿中介机构泛滥,对美国的高校以及中国学生的家庭来说,都构成了一大问题。但是美国的名校通常能够鉴别出由中介代笔的申请材料,所以家长花的这笔钱往往都会打水漂。”

“对于那些真正自己写申请材料的中国学生,他们会担心别的学生因为有中介的帮助,使得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我认为一些美国高校对中国学生的申请材料并不认真, 他们不再读任何人的材料,只看SAT成绩,因为这是他们认为唯一值得信赖的东西,”帕克·慕斯(Park Muth)先生在电话中这样说。慕斯是前弗吉尼亚大学的招生官,现在是该校国际学生录取委员会的主任。

“我不相信她读过那本书,”慕斯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2010年,慕斯作为弗吉尼亚大学的面试官面试一位来自深圳的女孩,“她在申请里说她最喜欢的书的名字是《杀死一只知更鸟》。我教 英语的时候会涉及到这本书,这本书一个中国小孩读不懂的。然后她把所有的读书笔记扫描给我,所以我相信申请都是自己做的,但是她后来告诉我她的申请是中介代劳的,对我来说这很奇怪。”

这个女孩想去耶鲁,她的英语很好,不过家长就是不让她写申请材料,宁愿相信中介。“但中介为她写的材料实在太差了,最后没有去成耶鲁,她现在几乎不和她父母说话,但她家长认为他们做的是正确的,”慕斯说。

“新东方让普林斯顿看上去像幼儿园,那些人真的很厉害,他们在文书上做了很多工作。很多人有很好的申请材料,但实际上一点英语都不会说,“慕斯说道。“我们和美国一些顶尖学校的招生官来中国拜访的时候,像被国王一样招待,住在很好的宾馆,和高层官员共用餐,周边有很多有钱人。但是你肯定却忽略了中国普通人,然后你回家说,(中国)每个人都有法拉利,因为我们没有看到真实的中国,他们也不想让你看到真实的中国,”慕斯回忆道。

李诗乐肯定是慕斯先生最为欣赏的学生类型,她自己独立整理了申请材料,目前等待着入学。李诗乐被哈维玛德文理学院(Harvey Mudd College)以全额奖学金录取,“得到消息的前几天,李诗乐非常痛苦,因为她的信念就是要争取进入到耶鲁或者是斯坦福,”李诗乐的母亲吴女士说,“她可以再申请,但风险很大。有可能人家不给奖学金的话,她可能就会失去上学的机会。”

©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671-665642.html

上一篇:中国羡慕前苏联连出诺奖,原因找到了
下一篇:【友情发布】The Cultures of Energy post-doc at Rice

40 杨月琴 李学宽 陈安 刘立 汪梦雅 陈小润 魏东平 李伟钢 刘艳红 陆俊茜 王浩 徐晓 王德华 吴云鹏 武夷山 王芳 王桂颖 王修慧 刘玉仙 吴飞鹏 陈国文 张洁 袁贤讯 王春艳 李天成 朱晓刚 刘广明 肖重发 杨正瓴 庄世宇 曾庆平 马雷 蒋迅 crossludo zhanghuatian yunmu FloatingRose zzjtcm biofans bridgene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18: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