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你一起的神经外科远帆医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远帆 一路走来,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博文

22度的夏天,在蓝色圣地亚哥 精选

已有 19094 次阅读 2012-9-9 22:1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清华, 加州, 协和, 圣地亚哥, UCSD

22度的夏天,在蓝色圣地亚哥

我喜欢山野和旅行,尤其是游人少走的路。对不同人而言,旅行带来兴奋快乐的原因不同,但共同的一点,是脱离了日常生活的单调、压迫和烦闷。而要撇开走马观花的浏览,让每次都能走进唤起灵感的旅程,则需要更多的计划和学习,在平静的交流中用心体会。这次考完试,带上背包,来到加州南端的圣地亚哥,让我从那几个月的纷繁中走出来。蓝色圣地亚哥带给我的,是一次心灵的净化。

圣地亚哥傍晚的海滩。红色的天空预示着好天气,海员们次日出海一定心情舒畅。(翻拍的照片来自Bill Wechter拍摄的SAN DIEGO IMPRESSIONS摄影集。其余来自网络和自己拍摄的照片,仅供交流用途)

这次旅行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和必去的景观,只是每天下午结束医院的工作之后,搭着朋友们的便车去不同的地方,在加油站边上不起眼的墨西哥小餐厅享用guacamole味儿的海虾,下来走到天黑再开回家。我一直感激这次在UCSD安排的学习主要在病房和手术室,原因之一是这里有更多的住院医和医学生。年轻人兴趣相似更容易玩在一起,交流中也让我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多元文化。

下班后驱车来到Mount Soledad看晚霞中的大海,壮阔无私。这里是圣地亚哥的最高点,南边已能够望见墨西哥的土地。

在这样的旅程中,我们更难忘的可能是那些体味异域风情的过程,正如台湾大学吴宽墩医师在台湾著名的医学人文读物《永远的二号馆》所说:“不在乎是否方便、舒适、熟悉、饱足,而是一种于寻常生活和预期发生歧异的体验。在狭窄局促的座舱里,不会去想这时坐在家里舒适的沙发该有多好;在美术馆前排队等候的人群末,即使队伍很长也不会感到愤懑不乐;在异域,不会非要山珍海味才能对得起旅行中的一次餐饮,反而是简单的事物与不熟悉的味觉感受,才可能加深旅行的惊艳。”

Scripps Institute餐厅里能够看见蔚蓝的大海

凉爽的海风

来之前就听说圣地亚哥是美国最干净漂亮的城市,而他给我的见面礼是带着丝丝凉意的海风,让穿着短袖从北京中酷暑飞来的我打了个大喷嚏。

圣地亚哥是美国第八大城市,位于西海岸的最南端,毗邻墨西哥,纬度与上海相当。而让我惊讶的是,这里的夏天凉爽干燥,阳光灿烂海水湛蓝,与东岸完全不同。按照地理书上的划分,这里属于地中海气候,夏季副热带高压使空气沉降,故而晴朗居多。但是与南欧夏季的炎热不同,沿岸的加利福尼亚寒流给这里带来了凉爽的空气,夏天平均最高温不到25度,一年多数时间都可以穿T恤和单裤,足以让外地人羡慕不已。浅层的海水被盛行西风带走,又引得底层的冰冷海水上泛,带来的不仅是舒适,更是丰富的饵料。正是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个城市的历史和未来。

从北向南沿岸的三个大城市分别是旧金山、洛杉矶,还有紧邻墨西哥边境的圣地亚哥。

这儿是从路边下Lo Jolla Beach的路口,盛夏的圣迭戈气候宜人,站在这里阵阵海风让人神清气爽。右边站着的就是我的室友DaveT恤和刷手服是最舒服的着装。

吞拿造就的辉煌

圣地亚哥原住民是美洲印第安人,一些历史证据显示他们是跨越白令海峡迁徙而来的亚洲人后裔。从16世纪中叶开始,西班牙航海家Cabrillo卡布里罗,Vizcaino维萨诺等来到这片新大陆,接着带来了西方宗教并设立教区,随后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在1821年这片美洲原住民的土地作为墨西哥的一部分从西班牙版图中独立出来,却又在1846年被开拓西部的美国军队占领。而西班牙人的长期影响还停留在这里的地名中,比如我这次居住的世界著名海滩La Jolla Shore (读作La ’Hoya),还有市中心的San Te Fei车站(读作San Ho’Sei,即中文译名的“圣荷西”)

圣地亚哥Old Town里还留有16世纪航海家卡布里罗留下的西班牙式建筑,被誉为“The Birth Place of California”。

西班牙风情的古典建筑

美国1846年占领加利福尼亚之前,这里居住着热情奔放的墨西哥人,他们的文化和传统节日也保留至今。

Solona

Beach 这是我到SD的第一站,下了Amtrak,走出站台,被这样的景象惊呆了。

Balboa

Park里的白鹭(egrets),是美洲常见的鸟类。

Balboa Park。第一天到就来了这里,白天出来玩好像是倒时差最好的办法。

圣地亚哥郊区的天文观测站,里面就是世界著名的“哈雷”天文望远镜,左边的亮光是火星。

圣地亚哥夜景。

而圣地亚哥的近代史则是吞拿鱼和海员们造就的,从今年四月开始当地的各大展览中心和机场都在巡回进行关于捕鱼业发展的历史,很值得一看。最早期的捕鱼业是一份既不体面又不保险,却很自由的工作,一些被抓来开发西部的中国劳工脱离劳役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空间,许多人从中“发了大财”。可好景不长,1882年的排华法案使得这些华人劳工苦心打造的产业瞬间蒸发,许多人被遣返中国,他们废弃的船坞和产业被南部欧洲来的新移民接管,不得不让人感叹“国弱被人欺”。

从日本、意大利、葡萄牙等国来的新移民们也带来了更大更坚固的渔网,建立起通往内陆城市的铁路,还在1909年建成第一个吞拿鱼罐头厂方便贮存和运输,这一系列进步给圣地亚哥渔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到了20世纪40年代,美国市场95%的吞拿鱼在圣地亚哥港集中,使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吞拿之都”,捕鱼业也成为了城市的经济支柱。展览上对当时热火朝天的海港有着生动的描述: “男人们在船上连日出海,女人们则在工厂昼夜轮班。只要汽笛声一响,不论几点都站在流水线前,将新鲜的吞拿装入罐头。她们皮肤被磨得粗糙,但每装一个罐头得到13美分,那也是家庭的重要支柱。等男人们出海归来,她们也放下手中工作,过几天甜蜜幸福的家庭生活。”

港口分装吞拿鱼罐头的女工,是圣地亚哥曾今的标志

远洋渔船的模型

罐头的发明,让海鱼从圣地亚哥走向美国内陆和东部

远洋渔业也带来了航海事业的进步

早期的鱼钩

城市的转型

二战以后,这里的渔业资源因为过度捕捞而受到威胁,行业协会开始对竭泽而渔的捕捞方式进行限制,引起了这个古老行业的第一波衰退。而圣地亚哥这个天然深水良港注定不会走出历史舞台,相反,这里成为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母港,在二战和战后都发挥了重要军事作用,而其附属的船舶、航空等重工业又成为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随着七十年代环保意识进一步加强,原来的大网捕鱼方式因为常常伤及濒危的海豚和海龟再次受到严格限制和管控,只剩下少数大渔船能够获得审批到政府允许的远洋安全区域进行捕捞。而我们现在看到海湾里停靠的白色帆船都只能进行“Sport Fishing”,钓得的鱼只能自用不能出售。蓝天白云海滩椰树,圣地亚哥纯净的大海已经成为了更宝贵的旅游资源,周边渔民也很快抓住潮流,让出海捕鱼在这个风光旖旎的城市变成了一种时尚和运动。

站在大桥上回望圣地亚哥港可爱的小帆船

站在North Island温暖的海滩上,可以远远望见天际线上两艘神秘的航空母舰若隐若现,呼啸着从低空划过的F-14 Tom Cat战斗机从不远处的海军航空兵基地起飞,那里,正是汤姆·克鲁斯拍摄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Miramar基地。圣地亚哥目前是太平洋舰队的母港,世界最先进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卡尔·文森”号、“罗纳德·里根”号,5艘最先进的“洛杉矶”级核潜艇,以及经常执行医疗救护任务而出镜的“USNS Mercy”号医疗船都停靠于此。就连我在医院工作,都能感受到海军的存在——还记得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被警察架着来我们神经外科急诊,脸上给人打得鼻青脸肿外加黑眼圈怀疑颅底骨折,问病史才知道是个惯犯,偷到了海军身上结果反被队员们暴打了一顿再送警局,我暗自笑笑,这一点好像全世界都有:)

圣地亚哥是太平洋舰队旗舰“小鹰号”的母港

在大桥上行驶可以看见远方海军基地里的航空母舰和登陆舰队。

为了应对越战中出现的空中格斗,美国海军航空兵部队在圣地亚哥扩建立了米拉玛(Miramar)海军航空兵基地,并于1969年设立了Top Gun培训学校。这所军校在1985年汤姆·克鲁斯的电影《壮志凌云》中被人们永远铭记。

东太平洋美食——The Fish Market

来到海港城市,就不能不在San Diego Bay品尝一下地方美食——海鲜。San Diego Bay有一个雄伟的地标,是二战后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核心:中途岛号。这艘航母是为了纪念二战太平洋战役中最惨烈的“中途岛海战”而命名,它曾拉开了越南战争的序幕,于九十年代参加伊拉克战争后不久退役,永久停留在圣地亚哥的海港边。而就在她的船舷边,有一家在圣地亚哥同样著名的餐厅——The Fish Market。这是一家非常传统的70年代老牌美国餐厅,就像它的名字那样热闹。由于这里不对旅行团开放,所以顾客绝大多数都是本地人与回头客,服务生也都是海员打扮,非常热情。自由旅行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真正深入到当地老百姓之间,体验纯正的异域风情。

San Diego Bay的地标:中途岛号航空母舰。右手边的Pier上就是同样著名的Fish Market.

餐厅以本地顾客为主,地位可能有点儿像老北京阜成门外的“护国寺小吃”,充满70年代美国西部风情和乡土气息,客人也熙熙攘攘排着队等座位。走得深了,你会发现揭开那些外表,世界各地的老百姓其实很相似。

店面里都是关于圣地亚哥渔业历史的照片,好像又听到水手们整齐的号角。

餐厅里墨西哥风味的海虾,是今天的开胃菜。

我点的是一份Local California Cod。鳕鱼本身肉质松滑,片片可分,入口即化,用上等酱料将皮烤脆,挤上柠檬汁,实在是我尝试过最美味的海鲜。

餐厅不仅有喧闹的大堂,也有僻静的海边小桌,可以望见港湾内闪光的风帆,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好地方。

圣地亚哥会议中心(Convention Center) 2009年美国神经外科年会即在此召开

美丽的生活

圣地亚哥一直被誉为“America’s Finest City”,没有东部城市严重的历史包袱,人口和种族问题也非常和谐,城市干净整洁,海风椰树遍布,夜晚走在路上都与东部感觉完全不同。这里是美国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的重镇,UCSD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而年轻人们也造就了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Vibrant”。冲浪、登山、帆船、潜水和骑自行车都是最常见的运动。我则每个周末都和一起转临床的同学DaveMichael一起去La Jolla海滩学冲浪:把冲浪板牢牢拴在脚上,脚不离地擦着沙滩走向深水,当海浪快要盖过头顶的时候反身一跃而上趴在冲浪板上,就能体会到那种急速飞驰在海面的感觉,当然,要经过无数次掉在海底才能够学会在海浪面前站立起来驾驭它。中国的海滩边很少有人做这样的极限运动,只有这次才真切体会到,与大海搏击是一项多么考验体能的运动,每次活动结束都全身酸痛得躺在沙滩上,也是别样的畅快。

圣地亚哥的La Jolla是世界顶级的冲浪胜地,每年有无数冲浪爱好者乘飞机来这里度假,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学学冲浪呢!别害怕,冲啊!

圣地亚哥-Coronado大桥

科学与创新

提到这么多海事活动,就不能不提一提圣地亚哥的海洋科学。距离UCSD校园不远的La Jolla(西班牙文,读作La’Hoya)是当地风光最美的地区,这次来学习,恰巧住在两位医学在这儿租的房子里,听说价格不菲。这里美丽的海滩上,有一座巨型的长廊一直延伸到大海深处,成为La Jolla Shore百年来的标志。那是世界最著名的海洋水文观测站UCSD Scripps Institute of Oceanography的检测台。这里的研究包括海洋生物,地质,生态,大气,物理,化学,以及各种交叉学科。Scripps Institute 建立于1903年,一百年来对太平洋东岸的水文、地理进行精密的监测,获得了关于全球变暖、厄尔尼诺等气候变化的宝贵资料,从他们的历史记录中(http://sio.ucsd.edu/img/timeline/ )可以看出,许许多多的研究都历时十年甚至百年,让我不得不感叹科学先驱们的远见与踏实。现在,这所机构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海洋地理研究中心,在65个国家开展相关研究,远洋的船只航行在世界各地。避免浮躁,注意长期培养和远景,可能是这样的稳定社会特有的风格吧。

建于1903年的Scripps Institute

La Jolla Beach 拉霍亚海滩

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码头,长1090 尺,始建于1915年,1988年改建,监测东太平洋水文特征已近百年。岸上的Black Library是世界最好的海洋科学图书馆。

圣地亚哥暴风雨中的闪电。

当我在科里教育处办手续的时候,老师们和我介绍起来科里所有住院医和实习同学,甚至其他交换学生都熟悉有加,我问老师这如何做到?老师们说,因为他们每年都要和每一位学生面谈,对每位学生的生涯给予建议和帮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和价值观,有的希望做家庭医生,有的做心胸外科,也有的愿意做基础研究,还有的希望休学一年去斐济支援医疗,他们都乐意提供帮助。虽然大家的价值观和道路不同,但是没有优劣之分,也无法互相比较和排名,学校能做的就是支持每一个人在自己的道路上,做最好的自己。这些人挑战自己,将来在不同的领域中遍地开花,一些奇才也就此诞生。UCSD和美国的常青藤名校相比,完全是个不起眼的小婴儿,建于1960年的这所大学才刚刚跨过50个年头,但这短短50年里,UCSDSalkScripps研究所产生的诺奖获得者已经和几百年历史的哈佛大学持平。这样的成长速度背后,原因很多。我不知道,坚持独立思考、自由人格与多元文化的包容是否算其中之一。年少的时候血气方刚不懂得欣赏多元文化和寻常的可爱,其实这正是我自己不足的一点,也是我们传统教育中缺失的一些东西,而这样的思维其实阻碍了我的眼光,削弱了我的潜能。

奥巴马总统向Craig Venter博士办法国家科学奖章,Venter博士毕业于UCSD,参与完成了人类基因组测序,现于圣地亚哥工作。

La Jolla Beach 拉霍亚海滩

此次的加州之行,在与同行们一起生活、学习中,潜移默化给我留下了足以改变自己的心灵震撼和触动。学到和看到的东西单独写在一边,但更重要的是,感到自己比原来平和、沉稳,懂得成为一个更全面和懂得珍惜生活与亲情友情的人。我意识到,在不同的层面上,对我而言有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首先成为一个全面而成熟、有责任感的年轻人,其次成为一个能够亲近、有专业知识的医生朋友,再次才是成为一个技术精湛的手术医师。有主有次,但不要太过执着,工作与生活需要调剂得好,尤其别忘记关心自己的人感受。

看到我们这次走出来的几个年轻人都回到身边,导师说,看到我们的快乐和进步,从心里为我们高兴。在外的时候,几乎每次沟通,导师都不忘加上一句,生活幸福,就会工作幸福,希望看到你们每个人都注意身体,快乐成长。也偶尔叮嘱我们,深感差距太大,希望年轻一代不辱协和称号,希望我们多思考多沟通,成为一个全面的人。

过去的半年,不论辛酸快乐。走过的路,一脚深一脚浅,确有这样的机会能够换一个环境,重新体验生活,不仅是医学,更是对待生活的态度。

如我在“蓝色大海,蓝色刷手服”里面写的,穿上这身便装,感觉很轻松,很快乐,很自豪,与真诚喜欢医学的朋友们共勉!加州的蓝色大海,和那一抹海军蓝,在我心里留下难忘的一笔。

最后一张照片,留给自己以后觉得苦,觉得累,想要放弃的时候,别忘了,我们还有一群神外的同行,每天清晨3点45分,飞驰在加州的公路上。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640-610945.html

上一篇:在UCSD神经外科临床学习的日子
下一篇:远足——宁静淳朴的青海(上)

27 李学宽 张远帆 陈筝 刘旭霞 孔晓飞 王桂颖 朱艳芳 陆俊茜 吉宗祥 李璐 边媛媛 孟津 李土荣 孙永昌 杨月琴 戴明彦 白桦 徐向田 赵婧 徐索文 张玉秀 crossludo ahmen lingling101 mathqa wiseflower rtlu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07: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