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迎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ychan 学医的,知道很多病治不了;做科研的,发现真理很难找......

博文

菜鸟医寒夜搬救兵 (胆小者慎入) 精选

已有 10428 次阅读 2014-12-8 10:43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医生, 外伤, 急诊

小医生养成记(1)菜鸟医寒夜搬救兵

医学院毕业后我分配到附属医院眼科当了住院医生,当时要求我们24小时住院制,每周上班6天半(星期天早上要查房换药半天),值夜班更是常事。虽然穿上了白大褂,病人称我为“大夫”,貌似像那么回事,可自个心里明白咱这医疗经验和水平够菜,离合格医生还差的很远。

这不,当医生不到两个月就遇到难题了。一次我值夜班,半夜急诊室急呼:有位眼部严重外伤病人,快来!夜班医生一般守在住院部,放下电话我立马往急诊室跑。那是一个寒冬之夜,到急诊室一看,一位外伤病人躺在急诊床上,几位送他来的人围在外面十分着急。一位急诊室老护士走过来说在我之前已经请脑外科值班医生来看过,认为没有危及生命的脑外伤,但眼部伤情较重,她颇为怀疑地问我:你行吗?我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硬着头皮说让我先看看吧。

掀开盖在病人脸上的白纱布,我吓得不禁后退半步。这还是脸吗?伤者是坐运煤的敞篷小车,天冷就裹上大衣躲在车尾,不料半路上车子急转弯将他甩下来,大衣被卡在车上,结果人是面朝下身子被大衣裹在车上,面部在石头和煤混合路上拖了好远才被发现。伤者整个面部黑糊糊一片,左侧尤其严重。菜鸟医生的我第一次看见这么重的外伤,有点蒙了,还是旁边护士有经验提醒我:要不要先输液用些抗感染药?对对对,回过神来我忙同意。

初步检查病人生命体征稳定,神智清醒。护士拿来消毒棉纤和生理盐水,我开始强作镇静检查并清理病人伤处。我一边叮嘱病人忍着点痛配合,一边试图检查伤在那里。我先清理检查较轻的右眼,将上下眼睑散乱组织大致拨到原位后我看到病人右眼露出来了,伸出指头问病人几个,病人说看得见。检查左脸时,只见周围血肉模糊,又脏又乱,我用湿棉纤一点点清洗,可翻来复去找不到眼球在哪里,唯见血水往外冒……,我有点慌了,遮住伤者右眼后用手电筒照大概左眼位置,问病人:有没有看见亮光?病人不吭声,我更没底了,再问:到底看不看得见光?看不见——病人回答。天啊,光感都没了,难道眼球给摔掉了?我忙问伤者同伴:有没有看见他的眼球,不不,有没有在地上看到眼球?那伙人被我问住了,吓得都说没看见,没看见!

菜鸟医生彻底菜哭了(心里在哭),慌乱拿了一堆纱布盖在伤者脸上,告诉护士替我看住病人,大衣没穿撒腿就冲出急诊室,去搬救兵!

医院是三级医生值班制,一线班(住院医)处理不了的找二线班(高年医生);二线班决定不了的可找三线班(教授级)。我要找的是曾老师,他是带我的上级医生。好在那时医生家属宿舍都在医院后院不算远,跑到他家门口灯都关了,半夜转钟了能不睡吗?顾不了那多,我使劲敲门,将曾老师叫起来。一边冻得哆哆嗦嗦小跑一边汇报病情,当听到我说病人眼球不见了,他停下脚步说了句:怎么可能?看他疑惑样子我只好说:太可怕了,我真没找到!他问:你是因为怕没有好好找,还是真的外伤将眼球弄丢了?我承认是害怕,但找了,没找到。

到急诊室后,曾老师拿起棉纤轻轻拨拉了一下伤者左眼部位几下,立刻喊我拿手电筒过去,我探头一看,妈呀,一只黑黑的瞳孔在黑糊糊组织中正盯着我看,这不是眼睛吗?曾老师问了伤者几句,并让他上下左右转动一下眼球,然后对我说:眼球还好,视力明天复查,现在你就清理伤口慢慢缝合吧,注意上下眼睑的解剖位置对准。说完曾老师扔下我一人,头也不回地回家睡觉去了。

我是又气又急又羞愧,“眼科大夫”居然找不到眼球?!真丢大发了。还有,那时我只做过简单的眼睑外伤小手术,没有独自面对这么复杂的伤口,望着面目全非的病人我表面镇静可腿紧张的抽筋。没办法,既然选择了学医,什么样病情都可能遇到,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当时的电影),医生也不能流眼泪。我定了下神,平静了心情,硬着头皮开始了长达四小时的清创缝合手术。

我先告知伤者有关他的病情,为了将他已毁面部尽快在有效时间内手术,争取尽可能恢复,希望他高度配合,因为在碎片状组织中,打局部麻药效果可能不好,病人表示明白,请我一定要治好他,不论多久一定会坚持的。

我将受伤部位组织肌肉一块一块清理干净,按照解剖位置还原,缺失组织适当调整弥补,细针细线对合缝合,慢慢地我越来越有信心了。病人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一声不吭,高度配合。我将他双眼部以及颜面部受伤组织一层层复位,缝合不知多少针,终于,黎明到来之前,伤者脸上虽然水肿和布满密密麻麻缝针,但看起来已经像个人样了。记得护士将急诊室所有为当晚准备的缝合包(10个?)的缝线都拿来给我用了,交班时护士说这个伤者用了太多的缝线,要我多收点钱,我知道病人是个打工者,心一狠,收了双份手术费:2元4角 (当年清创缝合才1.2元)。

读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那位曾老师怎么不帮忙?事后我才知道,他是有意这样做的,真有眼球损伤就必须进手术室手术,他一定会参加。皮外伤不论看起来多么可怕,还是属于急诊室小手术范围,年轻医生必须过这一关,他不得不放手让我独立处理。他后来还专门与我讨论类似外伤眼球可能受伤情况以及处理办法,当然不忘开玩笑说我居然吓得找不到眼球了

那位伤者痊愈后来谢我,他记得我,可我完全不认识他。我只记得他血肉模糊样子,没想到伤口恢复很好,除了少数几个地方见疤痕,大部分地方几乎看不出受过伤。

每个医生成长过程中,对他/她帮助最大的不是一帆风顺经历,而是经验教训和失败。有了那晚独立处理复杂眼外伤经历垫底,以后不论怎样可怕外伤场面我这个菜鸟医生再也不怕,可以沉稳应战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4301-849244.html

上一篇:秋 水 麋 鸣
下一篇:失明女孩与“巫医”

58 周健 刘立 刘艳红 曾泳春 刘洋 李学宽 文克玲 杨远帆 袁军法 王振亭 杨正瓴 武夷山 白图格吉扎布 王伟 曹建军 姬扬 鞠文红 丛远新 李土荣 罗德海 赵继慧 孙永昌 赵美娣 王春艳 苏红 徐旭东 余文 侯沉 余昕 曹聪 田斌 强涛 王荣林 陆俊茜 黄璟 韩枫 陈湘明 赵凤光 贾伟 郑斌 陈爱玲 朱高明 徐晓 刘光银 冯大诚 叶爱中 苏德辰 龚直文 shenlu chenhuansheng zdlhsh eastHL2008 ruby1990 yiduzhe Veteran11 nm htli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5: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