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良心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engxinlin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博文

我们的故事(书信两封) 精选

已有 5274 次阅读 2015-10-15 21:5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有些东西不要轻易去碰触,譬如爱情,一旦决定碰触就要决心坚持到底,否则只会是一人多情两人累,一生伤悲空遗恨。

 
5年,兜兜转转,起起伏伏,障碍重重,但我始终坚持认为,婚姻,没有所谓的门当户对,有的只是精神高度是否一致。很幸运,最终我们冲破了家庭的阻碍,世俗的阻挡,于2015年9月17日缔结连理。今晚打开自己三年前写的书信,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回首过去5年,让我明白这个世界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绝望的心境,只要你敢怀着信念去坚持,整个世界都将为你让路!任何事情,皆如是。】


你还记得吗?第一次,从那个扁扁长长的莲花图书馆附庸似的自习教室的大落地玻璃门出来,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向苏大“未名湖”(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你知道吗?)漫步,在丛生乱草中,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探寻着脚下的路……那时的我尽管对这份情愫懵懵懂懂,但清浅地感到,似乎我给你带去了一份美好。

你还记得吗?我们初恋的那段时光,每天晚上看书熬到自习室灭灯,再到夜晚清寂的校园里谈天、散步,那时的你潜藏着无穷的能量和冲劲,向我讲述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过去,你的最近,你的志向……那时的我已经感受到你的与众不同,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你独特的品味和气息开始悄然满溢,你海纳百川的气宇、俊朗深邃的面眸、善良柔情的心灵深深地打动了我。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逐渐蜕变和进化,开始在你的人生态度、价值观念的世界里漂浮、沉浸、淀定,也渐渐模糊了自我。

你还记得吗?2010年的暑假,一方面因为我们都没有经济来源,节衣缩食,另一方面,为了珍惜时间成本多看会儿书,我们吃着教育超市买来的真空速食豇豆,凑活着吃饭过活;2010年的冬天,进入实习期的我每天早出晚归,像个上班族一样把自己托抬到新的形象高度,刻意不去想结束那段时光后是留守苏州还是被流放回老家,因为归宿的事情除了哲学家和心理学家,谁想起来都只会是头胀心绞。

你还记得吗?2011年,我们双双满盘熊市,一系列的考试,我们全部败下阵来。那时的我们恋爱一年多了,面临毕业的我从未想过自己后来竟然能够在你的努力争取下,得到一份合心的工作并留在苏州。此前,因为我对自己能力的怀疑总对未来恐惧莫名,此后,我便坚信你说的:“有自信未必会赢,但没自信肯定会输!”

尽管我在稀里糊涂中被命运妥善地安排了这一次,但是你的处境依然没有好转。不过好在我留下来了!管他未来会有什么风什么浪!风浪终究还是来了,在征兆误导的前提下让人猝不及防地降临了。或许,这是恋爱两年来让你最无法承受的打击,因为来得突然,来得细密,来得猛烈。千人万责让你再度沉沦,2012年的年头,或许你真真正正地塌陷进伤心无望的痛苦深渊。

淡忘它,忽略它,从你疼痛的心彻底地抹去它,好吗?因为,你说得对!——成功只需要一次!叔本华说:“聪明的人首先努力争取的是免于痛苦和烦恼的自由,求得安静和闲暇,过平静和节俭的生活。”何况,无人的人生是无苦无痛的,苦痛的不同只在于“人的天赋气质决定了他所受苦的种类。”人本如斯简单,人生本如斯短苦,唯有内在生命丰富的人才是幸福的!缺乏内在生命的人,其悲惨就好比暮年之人在深冬寒夜的冰雪中。

还记得吗?你折起腿,抬起脚,闲来制趣地向我展示你那双新从观前街买回的绿面白底的运动鞋;还记得吗?当我2010年咳嗽不止的时候,你偷偷地为我买了几个梨,还教我怎么吃,我因为歉意又坐等不及地给你买了你告诉我你的最爱之一——瓜子,偷偷地放在你的坐凳上……结果我被你笑斥并教导应该如何正确把握报恩的“速度”和“尺度”。

还记得吗?麦当劳、湖边通宵的几个夜晚,我和你等不到天通亮便蔫头耷脑地往宿舍奔,那是我们性太慢、话太多、情太切!

忘不了,2011年的酷夏我中暑,你在我宿舍翻上爬下,给我喂药敷头,打电话让室友晚上照顾我;忘不了,你领着我去少年宫面试,为我做最周全的考虑;忘不了,每一次工作繁忙心情不快的时候,你都尽心为我承担所有的压力和文稿,让我如释重负;忘不了,你为了消除我自私的孤独感,不辞辛苦的有时候甚至一天两次地往返在园区到市区的路上;忘不了,每一个周日值班的夜晚,你转车来单位,陪我到很晚,再拖着你总说不累的身躯骑上一个小时的车,送我回到宿舍,无论天寒、雨劲;忘不了,住在独墅湖,我骑电瓶车上下班的每一个晚上,你等我吃饭,帮我放好车,插好电,锁好车篓,检查无误后,吃力地骑车送我直到宿舍楼下,我总是有些过意不去却又自私懒惰地让你为我做到十全;忘不了,每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在楼下等我磨蹭到花儿都谢了,也依然毫无怨言;忘不了,你崴了手还帮我提箱子搬家,因此喷了好久的云南白药;忘不了,无论何时无论多晚,你都愿意陪着我逛街挑选最适合我的东西,而我可以丝毫不费心地依赖你的赏鉴眼光;忘不了,每一次我生气抱怨的时候,你忍气吞声只为我释怀一笑,不去管自己的愁闷无处释放……忘不了,你说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忘不了,你写的“一生只爱你一人!”

喜欢你爽朗快乐的笑,喜欢你思维驰骋时眼眸中流转不灭的光芒,喜欢你的智慧哲思和大将风范,喜欢你的深思熟虑和真诚待人,喜欢那种穿透在你我心间玄不可言的情缘……还有太多的喜欢,因为你给了我太多的感动。

 不知道,若干年后这信笺飘落何方;不清楚,若干年后我们置身何处;不明白,我们悲苦摸爬的尽头在哪里?我只想在2012年5月,这个我们结缘两年的时间,把过去两年你带给我的感动透过永不消逝的文字小心地留存,将这份我们两年的爱情汇报单铭记心间,因为这,就是我们继续相携前行的最好理由!

 

2012-5-2

 

施君亲启:见字如面,见信万安!

蓦然回首,自汝吾相遇相识于苏大莲花图书馆,相知相爱于“人间天堂”——苏州,至今已近三载。此间因友人诚邀,盛情难却,故替友人代书情信数封,汝见状,几番约吾为汝作诗一首,以示吾非不解风情,以证汝非不具慧眼。

虽知汝意,诗却迟迟未作,再三推却,别无其它,只因不愿对汝做那花里胡哨之事,演那矫揉造作之情。因吾观周边之人,如此种种者,甚众,久而久之,敷衍之,虚假之,猜疑之,厌恶之,进而分离之。而吾一向视情爱之事圣洁,坚持干净,坚守单一,有始有终,抗拒滥情,故曾立誓此生对所爱之人不作任何伪饰,只凭一颗真心,感动之,厮守之。况凭吾观历史,大凡举案齐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者,必先真诚相待,尔后方能相亲相爱,相濡以沫,琴瑟和鸣,白头偕老。故吾不求浓腻绚烂之爱,唯求细水长流之情,此即缘何吾常对汝言:无须闻吾言之甚好,仅须观吾行之若何。

然汝毕竟女子,与男子各异,或芳心切实希冀涟漪浪漫,而吾又不愿违汝心,拂汝意,故几番暗自提笔,欲为汝打造情诗一首,却觉无任何言词堪比汉乐府民歌《上邪》篇可表吾心:“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虽仅三十又五字,深盟密约却如斯。自吾初睹,震撼至今。追古吊贤,临摹情怀,照此字句,誓约为凭:吾离汝之日亦即离此世界之时。

诗既有之,信却未修,几番欲作悲秋赋,却因,鱼书不至雁无凭。恰巧,汝告吾于甲辰月修书一封,取名曰:汝吾之故事。吾万分激动,急盼阅之,然因汝羞于告心事于吾知,不愿予吾观之,故将修书一事推后之,私虑,待汝心扉打开,予吾阅之,再为汝修之,未迟。

辛未有幸,得汝壬辰年甲辰月癸亥日所书信笺。吾小心翼翼,展信睹之,尽是汝吾情缘之画面,衷肠之情事,艰辛之经历,娓娓道来,如泣如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字字心酸,吾心不已,方寸狂乱,泪尚不能止。此前只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而今明了,只是未到伤心处。

信中,汝七番问吾:“犹记否?”十二番自述:“自难忘。”其词恳切,力透纸背,情意挚诚,感天动地。余逐字逐句阅之,怅然而涕下。

折信收起,仰望苍穹,双手合十,万谢上天恩赐。在吾人生最是艰辛之时,却有汝般佳人左右作陪,不嫌贫爱富,不随波逐流,心坚似磐石,与吾同艰辛共患难,以致凡吾友人,见汝皆以羡慕目光视吾,曰:世间少见之奇女子,如此浑浊之世亦有之,汝何能遇之?万幸耶!

然每闻此言,吾心如刀割,只能强颜欢笑。因知汝遇吾前,未见风霜,未饮苍雪,自遇吾后,同携手共进退,却处处受限,举步维艰。故每见汝为吾困境殚精竭虑,佛祖面前虔心祈祷,吾常自问,于心何忍?

谚曰:千般艰辛万般苦,此生当怀济世才!此言虚实未知,然吾确非济世之才,而汝却有济世之心。吾虽无德无才,却亦敬天法地,故愿皇天后土,秉持正道,赏善罚恶,降福汝身,余不胜感激涕零!

皇天苍苍,后土茫茫,于浮尘俗世,于红尘万丈,于茫茫人海,任凭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心愿足矣!

 

壬辰年己酉月丙子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185-928422.html

上一篇:国人追求的只是优越感,至于自信,从不曾拥有
下一篇:结婚照

41 杨正瓴 袁贤讯 李学宽 代恒伟 王德华 吴建春 余昕 许培扬 钟炳 张忆文 刘凡 侯成亚 李志俊 杨华磊 谢蜀生 廖晓琳 王春艳 武夷山 黄永义 赵美娣 朱晓刚 丛远新 鲍海飞 余国志 袁海涛 刘建兴 张芳 周可真 刘艳红 赵帅飞 赵保明 彭红梅 刘玉仙 孙友甫 xiexin1999 shixin19880926 dulizhi95 shenlu biofans cloud020 cross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9 04: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