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良心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engxinlin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博文

不是醒不来,只是我们一直不愿醒 精选

已有 5120 次阅读 2011-9-16 19:1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face,成功,office,三部曲,王国维| 成功, office, 王国维, face, 三部曲

国学大师王国维曾如是概括人生三境界:第一阶段: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阶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阶段: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换言之,人生三部曲是:立志,拼搏,成功。

 

我是在中学时代读到大师这番人生点评的,那个时候,几乎是以一种膜拜的姿态仰望着大师,所以,对大师的点评也是不加甄别地全盘接受。可是,当我按照大师的指导默默地走到现在,却屡陷困境找不到出口时,我不得不对大师的说法产生了怀疑,渐渐地也发现大师的说法是有纰漏的。他只告诉我们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却没告诉我们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具体应该怎么去做。

 

为解人生困惑,今晨重读《易经》,方知该书是一部博大精深的人生指导书,不得不让我佩服古圣先贤的智慧。拿《易经》中“潜龙勿用”“自强不息”“亢龙有悔”“厚德载物”四句话来讲,实际上正是告诉我们人生有此四阶段,以及每一个阶段具体应该怎么做。

 

第一阶段:潜龙勿用。龙,指的是有才华的人。整句大意是:“潜伏着的龙,暂不施用。”也就是说,在施展才华的机会还未到来,或者能力尚且不足,还需要进一步修炼和提升时,切不可盲目冒进、急于求成。否则,很可能会遭受挫折,甚至于一蹶不振。墨子有言:“伏久飞必高”,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策略,都是在阐释潜龙勿用的道理。凡事都需讲个时和势,时间未到,机会未来,切忌盲目轻佻。所以,这个阶段要做到“隐忍”。

 

第二阶段:自强不息。《乾·象传》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意为:人应该像天体一样,依靠自身的刚劲强健而永不停息。这告诉我们,人不仅要自强,且无论遇到多大的阻难,都要永不停息。这个阶段切忌自暴自弃,要做的是“蓄力”,也就是要不断地积蓄自己的力量。

 

第三阶段:亢龙有悔。亢龙,指的是不知足的人。整句大意为:一个不知足的人,必定有悔恨产生。一个人,在获得成功时,要懂得知足常乐的道理,切不可以为“更上一层楼”就一定是好事。要知道,“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失”必然会导致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当年辅助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夫差的越国重臣范蠡在功德圆满之后却悄然退隐,清朝三大汉臣之一的曾国藩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为“求缺斋”,意指凡事不求圆满,皆是因为他们洞察了“亢龙有悔”的道理,也正因为此,他们二人才得以享尽天年。这个阶段要懂得知足。

 

第四阶段:厚德载物。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相对的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大意为:人应该像大地一样柔顺敦厚,具有包容万事万物的德行和能力。人要做到自强不息可能相对容易,而要做到厚德载物却是非常不易之事。因为自强不息是自己的事,只要有恒心、有毅力,就能做到。而厚德载物则涉及到他人,既然要承载万事万物,自然要承载人,而要承载人,自然要包容人、成就人,这就需要无比崇高的品德。谈到成就人,我总会想起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里的风清扬大侠,他一生淡泊名利、浪迹天涯,却将最厉害的独门功夫“独孤九剑”传授给了令狐冲,成就了令狐冲。所以,我就时常想,马斯洛心理需求曲线分五个层次实际上是不对的,必须在“自我实现”需求上再加一个需求:成就他人的需求。这个阶段需要一种精神,它的名字叫“奉献”。

 

反思《易经》此四句话,你会发现,传统中国文化是很富有忧患意识的,遗憾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国人硬生生地否定并阉割传统文化,以至于传统文化中的许多优良思想也被盲目地抛弃,进而导致国人寻不到文化的根。而一个没有或者失去文化根的民族,就如在大海中漂泊的一叶浮萍。这,或许可以解释当下国人为什么会局促不安、没有归宿感的原因。更加遗憾的是,直到现今,我们的国人还没有寻找文化根的冲动,还在浑浑噩噩的梦游着,却没有醒来的意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3185-487106.html


下一篇:国人追求的只是优越感,至于自信,从不曾拥有

25 刘洋 刘庆丰 丁甜 王涛 丛远新 武夷山 张玉秀 杨学祥 杨华磊 杨秀海 曹俊兴 汤治国 郭桅 逄焕东 吉宗祥 茹永新 杨凯恩 孟津 王伟 张启峰 王启钦 张强 杨正瓴 xiexin1999 shixin1988092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0 08: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