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史与科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instein

博文

杨钟健:大丈夫只能向前 精选

已有 8817 次阅读 2021-7-16 09:05 |个人分类:科学随笔|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按:拙文发表于今日《科普时报》“科星熠熠”栏目。该栏目为该报新近开辟,刊载百年来知名的科学人物。

微信图片_20210716085001.jpg

1933年,杨钟健在协和医学院娄公楼前展示恐龙化石

1941年1月6-8日,在重庆北碚的文星湾,中央地质调查所公开展览了第一具由中国人发现、挖掘、研究和装架的恐龙——许氏禄丰龙。这是许氏禄丰龙首次公开亮相,在山城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一时观者云集,每日达四五百人之众。

说起许氏禄丰龙,不得不提到我国古脊椎动物学的奠基人杨钟健。全面抗战爆发后,众多科研机构辏集大西南。1938年7月,杨钟健任中央地质调查所昆明办事处主任,随即组织开展了对云南地质及古生物化石的调查研究工作。为了躲避日军的空袭,他们在昆明城外十里的瓦窑村找到一处破旧的关帝庙,简单收拾后就在那里办公、研究。当年冬天,调查所的卞美年、王存义在昆明西北的禄丰盆地发现了大量脊椎动物化石。一年后,杨钟健、卞美年带领人员再次前往禄丰进行科学发掘,所发现的化石动物群后来被命名为“禄丰蜥龙动物群”,其中发掘最完整的一具便是许氏禄丰龙。正是在这一时期,杨钟健的研究领域从哺乳类化石、新生代地质转向了爬行动物,并发表了一系列与禄丰龙相关的论著,1941年出版的《许氏禄丰龙》成为我国第一部研究恐龙的专著。他写有一首诗《关帝庙即景》,生动诙谐地描写了当时困窘的研究条件和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三间矮屋藏神龙,闷对枯骨究异同。且忍半月地上垢,姑敲一日份内钟。起接屋顶漏雨水,坐当脚底空穴风。人生到此何足论,频对残篇泣路穷。”[按:这首诗有一些文献把“矮屋”作“倭屋”,尽管倭有矮的意思,但从平仄看,应是矮屋;泣路穷,也有作注路穷——误]

新中国成立后,杨钟健先是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编译局局长,后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主任。1956年,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朋友给他贺信,他向家人谦虚地说道:“说我思想先进,愧不敢当;只是大丈夫只能向前,哪有退后之理!”

杨钟健不但是一流的科学家,在教育、培养人才方面也有其独到之处。早在建国前主持周口店发掘工作时,为了培养、训练贾兰坡(当时还是练习生,后成为中科院院士),要他辨识发掘出的动物牙齿,并归类到属和种,然后杨钟健亲自核验。有学生问他面对不同古生物分类学教材的抵牾之处时该怎么办,杨钟健不给他明确答案,而是建议他们择其“善”者而从之,在学习中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甚至可以提出自己的分类标准。

在科学问题上,杨钟健实事求是、坚持真理、从不含糊。有一次,青年科研人员刘后一翻译一本苏联的《脊椎动物学》,原文有一句讲到原始马只有猫那么大。杨钟健审阅时发现此处不对,便问刘后一,得知原文如此后便说,不要迷信原文。这样,刘后一才在该处加了一个译注。但是每当别人对杨钟健的工作提出批评时,他又乐于虚心接受。1952年,还是清华大学学生的龚育之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批评了《科学通报》脱离实际的倾向。由于《科学通报》是中科院编译局主办的刊物之一,杨钟健便亲自找到龚育之,征求他的意见。

杨钟健曾长期担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特别重视博物馆的“后台”工作,强调不但在展陈中要注意对国内外相关研究内容的介绍,同时要对标本的保管、保护等进行研究。他曾语重心长地告诫博物馆的同事,“不能老当采集队,不能总依靠别人,要学会自己搞科研。”现在愈品这些话,愈能体会到他的真知灼见。加强博物馆的科研工作,绝不能视为对博物馆工作范畴的简单拓展,而是博物馆长远发展的立基之本。

杨钟健是我国现代科学史上罕见的高产科学家,他一生共发表科研著述670余篇(部);涉及领域又非常广泛,几乎涵盖了从鱼类到人类的所有主要类群。他还留下了2000多首诗歌,其中许多是其从事科研工作的即兴抒怀或心得体会,别具一格。如此丰厚的科学遗产,一方面源于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另一方面得益于他卓越的工作效率。他时常告诫青年研究人员,任何情况下都不该停止进行科研工作。杨钟健为此践行了一生,正如他说的:大丈夫只能向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927-1295682.html

上一篇:刘仙洲的工程教育梦——兼谈熵、焓的译介
下一篇:周培源:培得桢干质 叶茂不忘源

35 刘钢 韩玉芬 郭战胜 尤明庆 郑永军 汪运山 鲍海飞 武夷山 吕秀齐 李宏翰 张晓良 冯大诚 黄永义 晏成和 彭渤 许培扬 王启云 汪波 孙宝玺 吴斌 杨正瓴 孙冰 汤茂林 李东风 朱晓刚 张永刚 刘炜 黄河宁 薛泉宏 孙颉 宁利中 李学宽 刘继顺 郁志勇 陈蕴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2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