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说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moon 用古诗词演绎科学的魅力——言志抒怀诗里吟,欢歌词韵意还矜。科学也乐攀风雅,比兴描得格致新。(科学词皆从新韵)

博文

按标题搜索
分享 沁园春·科技神州梦
热度 17 2018-4-17 10:05
盛世神州,创新科技,四海风标。 看复兴高铁,日行万里,杂交水稻,顷刈千挑。 网际通商,物联挨户,扫码何须付现钞。 窥天眼,有脉冲星在,银汉遐漂。 下凡神怪仙妖,叹赤县、人间胜碧霄。 见龙王宝殿,深潜自探;吴刚桂树,远翥亲浇。 鬼魅纠缠,炎黄驯顺,墨子巡天密钥雕。 时空越,告三皇五帝,圆梦今朝! ...
个人分类: 音画诗情|2739 次阅读|27 个评论 热度 17
分享 霍金挽歌
热度 15 2018-3-14 12:32
时间简史韵如诗, 黑洞蒸发自有值, 引力坍缩冥里意, 爱翁生日你长辞。
个人分类: 音画诗情|3035 次阅读|21 个评论 热度 15
分享 渡江云·戊戌新春感怀
热度 17 2018-2-17 12:52
余晖多意境,凭栏眺海,远岸尽红霞。 见粼粼波影,袅袅炊烟,残照暖船家。 硝烟渐漫,薄雾里,火树银花。 有几缕、飘悠愁绪,暗叹逝芳华。 天涯。莺歌燕舞,瑞雪和风,正江山如画。 掐指算、瀛台梦断,甲子双嗟。 白云苍狗词依旧,伊人在、秋水蒹葭。 吟唱罢、一杯馥郁清茶。
个人分类: 音画诗情|2996 次阅读|33 个评论 热度 17
分享 莺啼序·进化
热度 13 2017-12-7 10:12
生生不息韵律,惑垂年上帝。 第六日、伊甸晨昏,尽化过往追记。 抬望眼、星辰故旧,飞禽走兽容颜易。 问周天除我,谁能圣规修辟? 再审蓝图,螺旋双链,似未曾提笔。 莫道是、创世谋章,另由他人撰拟? 见基因、碱基定序,换编队、貌形迁替。 艳阳摧,变乱碱基,列蕃兴起。 茂林旷野,瀚海苍穹,万类竞绝技。 ...
个人分类: 生物|5007 次阅读|26 个评论 热度 13
分享 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炎黄榜
热度 10 2017-10-9 11:07
每年的这个时候,诺贝尔奖无疑是科学网的最热门话题。自从 1957 年杨振宁和李政道摘取诺贝尔奖后,大约相隔 10 年就会有炎黄子孙再度问鼎,其中两次是连续获奖,例如 1997 、 1998 和 2008 、 2009 。真心希望这个间隔越来越短,获奖的人越来越多,以彰显我们这个民族的伟大! 1957 年, ...
个人分类: 音画诗情|5502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采桑子·激光冷却捕获原子
热度 4 2017-10-5 15:23
内能涌动原子躁,踪迹惚慌。 禀性疏狂,欲睹真容谁破窗? 欣闻妙计炎黄献,六束激光。 却步含霜,困在磁笼敛素妆。 科学家很想观测单个气体分子或原子的结构,更想随心所欲地去操纵他们。但是气体的分子和原子都含有内能,所以它们不断地在作无规乱运动,即使在室温下,空气中的原子和分子的速率也达到每秒几 ...
个人分类: 物理|3704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八声甘州·分数量子霍尔效应
热度 9 2017-9-29 11:59
诧电穿磁场侧生枝,横向电压稠。 正洛伦兹力,拖缠电子,拐转绸缪。 惜叹当初霍尔,不解个中由。 效应百年后,再撼诸侯。 探测至寒蝉翼,绘磁通电阻,恍似层楼。 见方程有序,整数量纲头。 信超薄,奇篇必赋,近温标、分数式前收。 斯京望,豫州万里,慈母乡愁。 1879 年,美国霍普 ...
个人分类: 物理|4816 次阅读|23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霜天晓角·J粒子
热度 4 2017-9-20 12:29
群儒遵令,夸克三味罄。 却诧新科粒子,超体重、长寿命。 起敬,夸克庆,家族有后应。 暗问孰谁伯乐?炎黄脉、丁家姓。 1976 年 12 月 10 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大礼堂,在一片暴风雨般的热烈掌声中,丁肇中健步走上讲台用字正圆的普通话说道:诺贝尔奖一百年了,从来没有人用中文演说,所以我要用中文 ...
个人分类: 物理|4348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朝中措·光纤通信
热度 5 2017-9-14 12:18
古沙瑞典递捷音,高氏忘初心。 阔论石英波导,光如流水津津。 包层氟染,纤芯锗渗,疏密同衾。 光缆寰球结网,天涯咫尺相邻。 2009 年,瑞典科学院宣布: 76 岁的高琨因“开创性的研究与发展光纤通讯系统中低损耗光纤”而获得诺贝尔奖!炎黄子孙再次登上了最高的科学奖坛。可惜的是,“光纤 ...
个人分类: 物理|4074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5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0 0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