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说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moon 用古诗词演绎科学的魅力——言志抒怀诗里吟,欢歌词韵意还矜。科学也乐攀风雅,比兴描得格致新。(科学词皆从新韵)

博文

八声甘州·父亲周年祭

已有 2966 次阅读 2015-10-15 08:27 |个人分类:音画诗情|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父亲,祭日| 父亲, 祭日

   父亲与糖尿病抗争了10年,与心衰抗争了5年,与脑桥梗塞抗争了3年……最终因并发严重肺部感染和酮症酸中毒于去年的今天撒手人寰,享年79岁,《八声甘州》献给天堂中依旧慈祥的他……


怨上苍吝岁不留他,耄耋享颐年。

恨岐黄格致,空得其表,无力回天。

追忆夙昔往事,历历目流连。

见矿山煤海,牛背桑田。


莫挂儿孙爱侣,驾祥云凤鹤,信步青玄。

纵阴阳相间,心照共婵娟。

望乡台、红尘默记,孟婆汤、畅饮也双全。

烛光里,订约来世,再续亲缘。


先父炳坤,字灿尧,其先之乡籍乃广西平南县镇隆乡石岭村樟岭。生于西元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卒于西元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十三时五十分,享年七十九秋。

忆先父曩生之昔,聪慧无人能及。少年家道中落,丈其辈分高,深得同龄髫稚之尊敬,常常麾下云集者众,人称“孩儿王”也。骑牛戏水,掘蚌摸鱼,嬉戏间尽享童稚之乐。因兄姊极其爱,朝夕启蒙,言传身教,及七岁入学,国学算术已然烂熟于胸,众人皆叹异也。惜东洋战祸,学业荒废,翌年复入私塾,仅修幼学琼林等蒙学经典。又逢民国政府恢复壬戌学制,遂求跳级直上高小,众人皆叹小儿才比曹植也。

孰料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罘罬。因改朝换代,家庭无辜列专政之圄,学业尽荒废矣。土改,家庭被划破落地主,原有薄田被瓜分殆尽,苦难接踵而至,常常食不裹腹,衣衫褴褛。为生计无奈背井离乡,远赴梧州伐薪刈草度日,栖无定所,三餐难继,欲以码头挑夫为生,无奈遭驱逐遣返回乡务农,昔富家公子已沦为面朝黄土背朝天之辈矣。

公社化伊始,因其老实憨厚,遂令看管公社之集体家禽,驭百鸭游走于年少嬉戏之所,看工分差距于万众千家之数倍,朝饿夜寒,无限唏嘘,念及娘亲远在姐家,渐萌生赴柳探母之意。某日与堂兄结伴徒步,越桂平紫荆山,渡象州运江河,历经四昼夜至其四姐家,母子相见,拥涕而泣,言及家乡景况,莫不感慨万千。又念及晨昏不能亲奉,枉为人子,骤与同沦柳之同乡为人运石挑沙,小工学徒均无挑拣,勤勤恳恳,虽苦犹乐。惜大跃进不期而至,被集体遣返大炼钢铁矣,昔日挨饿之梦魇重袭。

适逢煤炭系统招工,为生计复背井,远赴扶绥县东罗煤矿谋职。东罗乃山穷水恶之壤,井下作业难见天日,手掘镐挖,默默无闻。因其能文会算,遂招上司青睐,意欲提拔,然受成分拖累,提拨之事又成泡影矣。后煤矿意欲修通东罗铁路,抽调年轻力壮之人筑路,乍脱离煤井之暗又饱尝烈日灼肤之苦。期间邂逅崇左张氏,两人情订终身,于六三年十月完婚,次年长女出世,未及享为父之乐,又被遣至柳州修柳二化铁路,从此鸿雁分离,后被派遣至区一建公司任职赴邕,煤矿工变身为一泥水匠,两年后次女诞生,生计更为艰难。操灰铲虽累然却挺有成就感,常与儿孙炫耀曰,广西体育馆等有吾等亲砌之一砖半瓦云云。

文革爆发,因家庭成分所累,犹如蝼蚁,诚惶诚恐,惟听命于上,任之差遣。至六九年夏,先后被遣往桂林恭城、来宾合山矿等地事基建。期间目睹派别之争,文攻武斗,感慨政治诛心,人心不古,更因成婚至今六载,叹夫妻聚少离多,双女不沐父爱,唏嘘不已。适逢政策有云:凡赴黔桂交界煤矿者可携家眷,骤别区建公司,深入不毛,重操掘煤旧业焉。妻女团圆又逢小儿降生,届邻不惑方知天伦有乐,纵因家庭成分饱受歧视亦觉其乐融融。因井下防护措施极其简陋,七七年底诊为矽肺病,自此脱离矿井,转战地面。一九八零年煤矿移交贵州,即随单位再赴扶绥东罗修铁路,四年后又调宁明县大闸煤矿。八六年底其所在单位解体,任择煤炭系统之单位谋职,因未见过海,毅然择北海黄支沟砖厂,直至解甲归田。

九一年末,工龄不觉已历三十载矣,遂退休颐养天年,安居于宾阳县黎塘煤建工程处。从此日日与多年未谋面之工友欢聚,棋牌麻将玩得不亦乐乎。又悉心启蒙外孙女,从牙牙学语至唐诗宋词倒背如流。然每夜深人静,追思多少矿难工友竟无片言只字遗留人间,感恩天宠之余,渐萌写作之念。几年间,草成《六十年坎坷》手稿,书里细数家族兴衰,追忆童年乐趣,抒叹青春之炼狱,感慨矿山之艰辛。为便修改,年逾花甲,竟苦学电脑,将其小说手稿尽数录入,盖十三万余字,乃其贻芳子孙代之无价之宝也。

二零零六年随儿到北海定居,期间教孙女诵读经典,替儿买菜做饭,接送孙女往返学堂,闲暇时流连于市图书馆饱览群书,徜徉于公园海滩赏景。惜年过古稀,各类恶疾诸如高血压、糖尿病接踵而至,继发心衰脑梗,然其乐观抗病,每日畅游于网络,关心者国事家事天下事也。

西元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翁忽觉不适,翌日即发休克,转ICU。恨苍天无眼,岐黄无力。七日后竟撒手人寰,余乃欷觑怅望,泣涕彷徨。

嗟夫!千言万语难表达儿女对汝之深情,惟一阕《八声甘州》聊寄子孙之哀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9537-928236.html

上一篇:一萼红·疟疾与青蒿素
下一篇:雨霖铃·流星雨

27 李竞 张章 姬扬 武夷山 杨正瓴 胡春松 赵美娣 侯成亚 余昕 鲍海飞 乐孜纯 钟炳 张忆文 金耀初 张晓良 李学宽 陈学雷 尤明庆 周金元 张伟 柏舟 陈湘明 苏德辰 dulizhi95 liudazhe zjzhaokeqin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0 15: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