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rm 我是一个杂学者,涉猎学科多而杂、浅而不深、博而不精。

博文

中国的“杰出人才”呼之欲出

已有 2346 次阅读 2010-5-26 13:54 |个人分类:科学论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尽管钱学森老先生临终遗言,说:“中国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的确如此,新中国成立都六十多年了,一直未见有享誉世界的科学家,特别是“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呢?钱老归结为“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人才的模式去办学”。这说明“杰出人才”大都是培养出来的,并非天生的“神童”可以造化。
        我理解“钱学森问题”的实质是:科教兴邦,教育先行。没有一种良好的教育体制,是不可能培养出“杰出人才”来的,尤其是科学技术方面。科技的灵魂是创新,显然不是权威或经济效益。爱因斯坦和霍金作为理论物理学家,在科学思想上的成就远大于他们的“世界贡献”,甚至都不如比尔•盖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中国的传统教育观是“重文轻理”,这个看看中国历史上科学家与文化名人的比例便知晓了。老子、孔子、庄子诸子百家,没有一个是真正懂科学技术的,观天象尚不如远古时期的巫师。
        直到今天,我们还为古代“四大发明”而自豪,喋喋不休地去批驳韩国人的“历史悖论”。其实,史上的事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论证起来大抵需要科学技术支撑,历史文献只能说是可依据的凭证之一。
        然而,我们的目光不能总是放在“过去”,即使“现在”也不能总是盯着眼前这点利益,无比广阔的时空中人类的那点足迹不足为奇,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没有终极的未来——所谓“世界末日”从来都不存在,自从宇宙中诞生了人类以来。
        我们探索的不仅仅是纳米技术的应用,更要去追寻科学思想若即若离的光芒。想像是创新的源泉,无知是科学的动力,因为“无知的想像”,才能造就我们期盼的“杰出人才”。
        笑话想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者的人早已死了,如今能像雄鹰一样展翅翱翔的人还没有诞生,因为我们的科学技术不足以支撑起我们的身体,我们仍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尽头当然不只是身如飞燕。
        钱学森用他一生的钻研,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杰出人才”的培养,是“国家长远发展的根本”。杰出者必然使之“冒出”,总有其不同世俗常人之处。试问,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有是有,可总好象有点让人看不惯,譬如他那一副狂妄的样儿,实在不敢恭维;还譬如……总之,目中无人,自以为是——如此如此,我们见到爱因斯坦本人也会爱不起来的。
        说到底,我们不缺乏科学技术人员,更不缺乏“学术权威”(仅限在国内),缺少的是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这点看看前面我们对待“杰出人才”的态度就知道了。
        我们有很多潜在的“杰出人才”,单靠他们的“自我奋斗”,显然不能为国家和民族赢得荣誉。我们要舍得放手让他们去发展,不管是否在中国的土地上,相信孩子最爱的是给他自由的人。
        钱老是这类“杰出人才”的典范,从前不止他一个,今后也绝非只一人。如果我说我是,你相信吗?当然,你也可能是,可你不信。其实,他或许就是……

                                                                                                                                            2010年5月26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8631-328880.html

上一篇:我仰望苍穹
下一篇:探究宇宙的心理思辨

3 金小伟 唐常杰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8 23: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