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之路——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oodboy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博文

渴望创新

已有 3176 次阅读 2008-5-8 23: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创新是一个国家的灵魂,这话说起来一点也不过分。如果一个国家始终保持一个模式,必将被淘汰,达尔文进化论中“适者生存”也算是一种创新的体现吧。

五一期间跟中科院同学一起讨论“读书要有自己的观点,不能读死书,死读书”。古往今来,读《论语》的人不计其数,真正能读出真谛的不是很多。同样是读一本书为什么南怀瑾老先生就能读出新意呢?“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很多人解释成“学习、并经常复习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南老先生确认为孔子当时并不是这样理解的,而是“学习、并经常复习,发现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不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吗?”看来即使读书也要读出新意来。更何况是搞科研呢?

创新看起来不是很难,多动脑思考、多动手实验、多注意观察、多寻找几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放弃任何细节,就可能有新的发现,前几天,一位诺贝尔获奖者来做讲座,指出很多科学发现源于偶然,所以细心也是创新的重要条件。从方法论来说,最开始大家研究问题多从还原论来分析问题,常见于医学、物理学,即使人们把每个细胞都研究明白,人们还是没有搞清楚人们是怎么思考的,为什么这些细胞组合起来就能形成思维;现在物理学的研究已经到了夸克的层次,任何物质都是有6中夸克组成,人和桌子从本质上说应给没有区别(《夸克与美洲豹》),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后来有人提出了整体论的方法,这正好是和还原论相反的一种思维方式,不过在处理问题同样面临着很多困难。最后钱学森老先生把这两种方法相结合,于是乎出现了系统论,目前系统论作为一种科学的方法,广泛应用与各个领域。看似一种简单的组合,实际上是钱老毕生学术的结晶。钱老为什么有怎么敏锐的洞察力呢?我不得而知。

博士要毕业发不出来牛的paper是每位博士同仁的“心痛”,究其缘由,是因为我们思维僵化所致。周三,外教口语课给我们留了个作业,假设“地球由于变暖被淹,只有十个人还活着,有个飞船,不过只能载五个人,让我们选出五个人带走,去其他星球繁衍后代,创造文明。我们组要设计的场景就是五年后会怎么样?”我们五个人琢磨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最后编了一个外星人的故事,将就过去了。如果这对于小学生来说,他们可能会想出一大堆好玩的故事,而我们确只限于以前看的一些科幻片中的内容。

那么如何才能打破思维定势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为paper发愁,常常怪自己数学和物理的功底太差,缺乏一些理论推导和逻辑分析的能力,想问题时往往固定在自己所熟悉的方法内。这跟中国的教育体制也许有很大的关系,过早的分科导致了我们知识面过窄,填鸭式的教学方式泯灭了我们的创新思维意识,长此下去,中国人思维必将僵化,将难出人才,阻碍我国发展。

这也行不是我们目前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也没有能力解决。我们目前的关键任务就是在自己的研究领域能有新的突破,请问怎样才能再次激发我们的想象空间,提高我们的创新能力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346-24612.html

上一篇:科研就是追求真和美
下一篇:牛顿对光学的三大贡献

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4: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