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科学随笔:不该发生的免疫应答和过敏性疾病,写在世界过敏性疾病日

已有 1392 次阅读 2020-7-8 18:08 |个人分类:科普文章|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世界过敏性疾病日, 免疫与过敏反应

庞杂的信息海洋中,可能没有人关注到今天这条信息:2020年7月8日,是第16个世界过敏性疾病日。毫无疑问,16年前(2005),WAO(世界变态反应组织)联合各国相关组织设立这样一个日子,是为了提高人们对过敏性疾病的认知和重视程度。

过敏性疾病(专业术语叫变态反应疾病)太值得了解和重视了,据统计,世界上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受其影响,过敏性疾病已经成为全球六大慢性疾病之一。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曾经受到它的困扰。

有过敏体质的人,多次接触同一种变应原,不知啥时就会引发免疫系统的亢奋反应,发起疯狂攻击,引起身体种种不适,所以,过敏非常讨厌。在一些情况下对于很多人也许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过敏是个诱因。一般的慢性过敏反应,如过敏性鼻炎、咽炎、皮炎,等等,并不会要了人的命,但一些严重的过敏反应,比如药物过敏,引发过敏性休克,就可能会要了人的命。

过敏性疾病的根本原因是免疫系统的非正常反应,或者说错误应答。我喜欢把免疫系统比喻成人体的安全保卫部队,感谢大自然帮助我们进化了这个神奇的系统,它时刻准备着对付外来的敌人和体内的叛乱分子,保一方平安。

但遗憾的是,大自然并不是那么完全如我们所愿,它赐予我们杀敌的武器,也时常制造武器的自伤事件,类似于过度紧张造成枪走火把自家人伤了,这样的事件发生的频率真的不低。

所以,人活的太难了,不但要利用免疫武器对付时刻来犯的敌人,还要提高警惕应对免疫系统过度反应造成的种种麻烦。

免疫系统是大自然为人体本身制造的一把双刃箭,它有自己的一套分子机制,能够识别自我和非我。但它有时又十分官僚、死板,不管是有害的"非我",还是有利的"非我",一概加以抵制,说不好听就是“六亲不认”。

过敏反应可谓是五花八门,除常见的花粉过敏,尘螨过敏,鱼虾过敏,还有形形色色的药物过敏,还有人对金属过敏,对动物皮毛过敏,甚至还有人对我们常吃的米饭过敏,简直是无奇不有。至于这形形色色的过敏反应,最初是怎么发生的,并没有完全搞清楚。。

从分子机制讲,人类和哺乳动物免疫系统中B细胞产生的五种免疫球蛋白中,IgE与过敏反应有关,在特应性过敏症患者查体时,会发现这项指标会升高。如果直系亲属对某种东西过敏,你可能会有类似的反应,说白了这过敏性疾病与遗传基因密切相关。先天性免疫功能异常,没辙。

俺算是过敏性体质。蚊虫咬一口都会引发过敏性皮炎,谁知道那些该死的蚊虫咬人的同时,往我体内注入了啥过敏源(变应原)呢,所以,怕过夏天,怕蚊虫,晚上都不怎么敢出门。

过敏性鼻炎和咽炎很早就有了,年轻时特别厉害,尤其到了秋天,准时发作,鼻痒、眼睛痒,甚至嘴唇周围也会痒,不停打喷嚏。以前说过,鼻炎康这种药对我特效,其实里面起作用的主要是马来酸氯苯(扑尔敏),一种抗组胺类药,通过对HI受体的拮抗起到抗过敏作用。

至于春秋季反复发作的咳嗽,咽痒、干咳,比较晚才意识到实际也是一种慢性过敏,吃消炎药、止咳药基本没用,不理它说不能哪天突然就好了。

所幸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习惯的改变,特别是退休后精神压力减轻,以往的过敏性鼻炎、咽炎症状反而减轻了很多。所以,免疫应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对某些东西的亢奋反应也会随着时间的进程发生改变。采取一些调节免疫系统的方法也许有用。

每个人的情况不太一样。个人感受,年龄大了,似乎免疫系统的活跃度不是那么强了。当然,这对抑制非正常的免疫反应是件好事,但同时对真正需要对付的病菌等也出现反应迟钝,就很麻烦。人体就是那么矛盾,老年人的各个系统总是会逐渐衰退,免疫系统也是一样。老年人更容易遭受如新冠病毒等的攻击,所以老人是传染病重点保护的对象。但年轻人也不能掉以轻心,大自然暗藏杀机,错误的免疫应答也许随时都会光顾。

对于过敏性疾病,个人的经验,最主要的是远离过敏原,知道吃了会过敏的东西再馋也别碰。尤其在异地,我不太敢吃没有吃过的东西,既害怕某些东西不耐受,也怕会引发不期而至的过敏反应。出门在外,感觉总是多加些小心为好。

当然,活的太在意了,特别是过分清洁,也使得免疫系统少了很多锻炼的机会,反而造成过敏性疾病越来越泛滥。

至于对于过敏性鼻炎啥的,要不要去医院挂“变态反应科”去查过敏原,打脱敏针,我感觉如果不是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也没有多大必要,也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因为你的过敏原很可能不是一种。

人生在世,总归要忍受各种不如意,包括病痛,平静坦然面对,积极乐观应对,也许是最明智的选择。过敏,我不怕你,看你能耐我几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241170.html

上一篇:人生已过一甲子
下一篇:追寻花开的脚步:夏花之松果菊

15 蔡宁 陈安 李学宽 吕喆 范振英 王启云 郑永军 周忠浩 张忆文 李颖业 农绍庄 赵丽莹 杨正瓴 周少祥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