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学点心理学也好

已有 1987 次阅读 2018-6-18 15:4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心理学学习体会

其实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懂点心理学(phychology),无非是想从中寻找解决心理困扰的捷径,如果到处宣扬你准备学习心理学,也说不定会被被人误解你有心理问题。


这是真的。多年前,认识的一个学工科的年轻女孩,一门心思要转行,考某师大著名心理学家的博士生,经过三年的努力,终于如愿。有人对她不理解,联想到她谈话中流露出的一些家庭问题,由此判断她说不定也有心理问题。当然,这种判断未免有些偏颇,也反映了人们对心理问题这个话题的敏感。

那又怎样呢?你敢说你至今的生命中没有与心理问题相遇?我不敢说。生命的进程中,不时被各种心理问题困扰(这并不代表得了精神疾病!),不是一种很普遍的人生自然现象吗?也许,我们一辈子都弄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儿,看别人就更看不准。自找烦恼的事时有发生,所以心理疏解还是需要的。

事实上,心理学研究者许多自己就曾经是过来人,都有过心理上的困扰。当然,实验结论难免存在样本偏差。不管咋说,拿人这种生物做实验,限于样本选取、实验设计等种种因素,很难保证结果的绝对客观性。心理学,这是门很具交叉学科味道的科学。缺乏更多的实验证据,也是心理学发展不快的原因之一吧。

前两天,看到果壳一篇文章,揭露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斯坦福实验造假的事实,这实验可是上了教科书的啊,教科书真的要修改了吗?事实上,历史上有不少心理学实验结论都曾备受争议,心理学这门科学也是在不断质疑中前行。“心理学家看起来像一群没事找事的人,要么坐在那里琢磨人生,玩推理,要么拿一些不太靠谱的动物或人类心理实验结果发发论文。”

除了翻阅过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我是认为其有点过气儿),没有认真读过什么心理学的正统读物,所以对这一源于哲学、历史悠久的科学体系知之甚少。我想要学习它,想要通过它看穿他人,保卫自己。做梦呢吧!哈哈。

最近,为了保持英语阅读的温度,选了口碑不错的《DK心理学百科》英文版,300多篇短文,很杂,介绍了心理学的发展历史,分类,各种流派,等等。读书过半,小有收获,也改变了一些对心理学的看法。心理学作为一门成体系的科学,不同于“鸡汤”,“干货”总是有的。期待伴随生理学、解刨学、计算机、人工智能等相关学科的发展,这门研究人的soul的学科能有更具科学性的进步。

从事心理学研究的,无疑都是一些“聪明人”,他们善于挖掘我们潜在的“人性”,并将其暴露于光天花日之下。兴许,他们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看清一些问题,多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少一些烦恼。

 

比如,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和别人谈对一个问题的看法或者解释时,遭到了强烈的反驳,真的很不开心,很没面子。明明觉得说的很有理,也拿出了证据,可人家就是不信,哎!没辙,遇到“杠精”了。也许你没有觉察到,在别人心中,你有时也会被看成“杠头”呢。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都有弱点,都有自己的“执念” (conviction) 内外因素共同作用开成的“执念”,包括我们的信仰(belief)、价值观(value)。人人有别,这世界如何能保持所谓的一致性(consistency)呢。

按照社会心理学的解释,人的“执念”一但形成,是很难被改变的。按照心理学家费斯延格的说法:如果一个非常强硬的观点遇到了相反的证据,就会产生令人不适的内在不一致感,称之为“认知失调”。人们从本能上来讲,需要克服这种不适感,而唯一方法就是以某种方法令“执念”和“证据”保持一致。证据?哈哈,很多时候不过是为支持预先设定的结论而产生。


当然,世界上总会存在极端的状况、极端的个体会,正常情况下、正常个体,“执念”也不是不可改变,但很多时候,“理性”的回归,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在有些情况下,面对一些人,也许不争论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样可以减少一些无意义的碰撞,不开心的经历。解决遇到的一些矛盾,也需要时间。


学点心理学也好,可选择性地用于人生,希望可以理性的思维,平和地看待自己、看待他人,看待一些我们无法改变的社会现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19558.html

上一篇:荷花开了,为啥要去拍花?
下一篇:谣言是辟不完的

10 蒋永华 武夷山 余国志 刘钢 毕重增 戎可 李霞 孙杨 张华容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9 18: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