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我的球瘾让中国足球的臭脚们给熏毁了

已有 3019 次阅读 2010-7-15 23:20 |个人分类:闲言碎语|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足球, 世界杯

    首先声明,本人非球迷,纯粹是外行人看热闹,胡乱侃几句世界杯,附庸风雅而已。

    南非,非洲之角,屎壳郎推着“普天同庆”走进开幕式会场,宣告本届世界杯来了。经过近20天的折腾,终于尘埃落定。一场规模浩大的足球游戏,牵动了许多国人的神经。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关于足球的话题。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是关于世界杯的报道,听说连许多地市级的电视台、小报也都派记者去南非采访报道世界杯赛事了。每天从早到晚,电视体育频道“瓦瓦祖拉”屎壳郎飞翔一般的声音,听得人心烦意乱,不由得让人生出些便意来。上蹿下跳的足球流氓,郑大世的眼泪,发疯的马拉多纳,各国的球迷政要,阴谋走红的乌拉圭的“胸器”MM,会算卦的神秘章鱼保罗,梦想在南非淘金发财的妓女们,借世界杯一夜成名的足球宝贝们,各国大牌球星的媳妇和情人们,各种媒体上充斥着跟足球八竿子打不着的、形形色色的球迷和伪球迷们,都装得像专家似的,纷纷跳出来侃球…… ……   真是乱花迷人眼啊,在这个异常炎热烦躁的七月里,铺天盖地的比赛花絮,一波又一波,轮番轰炸着网络,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好多年不看足球比赛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自己曾经喜欢过一阵子足球的。那时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没事邀一帮子体育系的学生,去学校南操场疯踢。世界杯期间,蹭在同事家里,喝着啤酒熬夜看世界杯。那时,国内的普通老百姓都还不甚了解足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国内的球迷群体主要是一些在校的大学生。后来中国足球改制了,引入了联赛,球赛多了,球迷也多了起来。谈论谈论足球,渐渐成了时髦的话题。慢慢地连老农民、下岗工人都懂足球了,成球迷了。记不得是哪一年了,在当地电视上看到一篇新闻报道,说山东梁山县城的一帮子下岗工人,喜欢足球。虽然他们下岗失业了,生活非常困难,但为了去济南看一场他们喜欢的鲁能泰山队的球赛,合伙凑份子租了一辆车,包车去济南体育场看球赛。电视画面有一特写,那些下岗工人球迷,穿着印有鲁能泰山标志的T恤衫,头上扎着红布带子,声音沙哑地冲着镜头吼:“鲁能必胜泰山加油!”,表现得很爷们的样子。那一刻我感动了。心想足球这玩意真她娘的伟大,能让一帮子下岗工人,饿着肚子喜欢它,为足球欢喜为足球狂。那一幕,不知道那些球员们看到没,有没有被感动。反正我是被他们感动了。

    后来,看着看着,发现中国足球不对劲了。眼见着那些国内大牌球员们,钱越拿越多,脾气越来越大,毛病越来越多,球技却越来越臭了。赛场上越来越看不懂了(后来揭开谜底才知道,足球圈的人被球迷们宠坏了,不好好踢球,嫌挣钱少,参与赌球了。一些足球赛事掺杂进性、暴力、赌博等元素。足球运动至高无上的金灿灿的奖杯,逐渐变得藏污纳垢的大染缸了)。看着看着突然感觉不舒服了,烦了,恶心了。为什么呢,球瘾让中国足球的臭脚们给熏毁了。最后,彻底不看足球赛了,戒球了。谁再跟我提足球,我跟谁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344323.html

上一篇:实拍青岛海景
下一篇:《屁科学》漫谈

2 孙学军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09: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