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齐鲁历史上的三个铁憨憨

已有 1244 次阅读 2020-7-5 21:50 |个人分类:胡思乱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孔子, 论语

12344.png

43444.png


1.曾子烹彘

这是一个山东铁憨憨哄孩子的故事,故事的梗概如下:有一天,曾子的媳妇要到集市上去赶集,她的儿子哭着闹着要跟她一起去。她哄儿子说:“乖儿啊回家等着妈妈吧,我回来把咱家的老母猪杀了给你做红烧肉吃。”等她从集市上回来进了家门,就看见曾子追着自家那头老母猪满院子跑,儿子在一旁拍手欢呼“杀猪喽!杀猪喽!”。他媳妇一看就急眼了,赶紧地上前阻止他说:“老公啊,不过是和孩子开玩笑,你咋还当真了呢。”曾子说:“媳妇啊,小孩是不能和他开玩笑的,小孩子没有思考和判断能力,等着父母去教他,听从父母亲的教导。现在你欺骗孩子,就是在教他欺骗别人。母亲欺骗了孩子,孩子就不会相信他的母亲,这不是用来教育孩子成为正人君子的方法。”于是,曾子真把自家的那头老母猪宰杀掉,给儿子做红烧肉吃了。

曾参,字子舆,山东嘉祥县人,孔子的得意弟子,著有《大学》,后世尊称为曾子。曾子的铁憨憨劲是出了名的,《孔子家语》里记载曾子耘瓜的故事,孔子批评曾子说他是愚孝。圣人就是圣人,生活无戏言,即使是哄孩子的话,也不乱许诺。想想我们平常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吧,为了哄孩子高兴,我们信口给孩子许多的承诺:“这次期终考100分,放假带你去北京看天安门”,“好好写作业,星期天爸爸带你去公园”,“好好听话,下星期爸爸带你吃肯德基”……可是我们又兑现了多少呢。

2. 尾生抱柱

这是一个山东铁憨憨谈恋爱的故事,故事的梗概如下:说春秋时期鲁国曲阜有个小伙子叫尾生,据说曾经跟孔子上过几天学。尾生为人正直乐于助人,街坊邻居都夸他是个老实孩子。有一次,他邻居家里醋用完了,来向尾生借,恰好尾生家也没有醋,但他并不回绝,便说:“你稍等一下,我里屋还有,这就进去拿来。”尾生悄悄从后门出去,立即向另一家邻居借了一坛醋,并说这是自己的,就送给了邻居。孔子听说这件事后,说“尾生这孩子为人不诚实,他这么做是弄虚作假啊”。尾生心里不服,他认为帮助别人那是应该的,虽然撒了谎,但俺这是善意的谎言啊。后来,尾生外出到梁地(今陕西韩城)打工。在那里他结识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两人一见钟情,私订终身。但是姑娘的父母嫌弃尾生家境贫寒,离家又这么远,坚决反对这门亲事。但姑娘铁了心跟尾生好,决定背着父母私奔,随尾生回到曲阜老家去。那一天,两人约定在韩城外的一座木桥边会面,然后双双远走高飞。黄昏时分,尾生提前来到桥上等候。不料,突然乌云密布,狂风怒吼,雷鸣电闪,滂沱大雨倾盆而下。不久山洪暴发,滚滚江水裹挟泥沙席卷而来,淹没了桥面,没过了尾生的膝盖。但他想起与姑娘不见不散的约定,寸步不离,死死抱着桥柱,终于被活活淹死。再说姑娘因为私奔念头泄露,被父母禁锢家中,不得脱身。后伺机逃出家门,冒雨来到城外桥边,此时洪水已渐渐退去。姑娘看到紧抱桥柱而死的尾生,悲恸欲绝。

不见不散,不只是“葛优”版电影里的专利,古老的爱情故事,已悄悄流传了两千多年,成为坚守信约的不朽典范。或许你耻笑小伙子尾生抱柱而死是死心眼,白白搭上自家一条性命。但是,一句承诺,有时候,真的很重很重,甚至需要用绳命去兑现。

3. 鸡黍之约

这是一个山东铁憨憨的同学友情的故事,故事的梗概如下:说汉代有个叫范式的人,字巨卿,山阳郡(今山东金乡县)人。年轻时在太学求学,与同学张劭(字元伯,汝南人)两人关系交好。毕业的时候一起结伴归故里,路上分手时范式对张劭说:“老同学啊,过两年我去府上拜见你的家人孩子。”于是两人约定了相见的日期。两年后约定的日期快到了,张劭让母亲和妻子准备好酒菜等候范式。 张母说:“儿啊,你俩相隔着千多里路,两年多没联系了,咋能确信你这个同学能来呢?”张劭说:“娘啊,俺同学范巨卿这哥们血江湖,我相信他肯定会来的。”张母说:“果真这样,我就为你们酿酒备饭吧。”到了约定的日子,范式果然如期而至,他拜见了张劭的母亲和家人,和张劭相聚饮酒,尽欢而别。分别后范式做官至山阳郡(今山东金乡)功曹,和张劭一直未再见面。又过了许多年,张劭得了重病。张劭患病期间,他俩好老乡一个叫郅君章﹑另一个叫殷子徵,每天早晚都到家来探望他。张劭临终时叹息说:“很遗憾啊,不能见到俺的'死友'了”。他老乡子徵听了很困惑,问:“元伯兄,你生病的这段日子,我和君章俩人尽心尽力照顾你,这还算不上'死友'的话,还有谁算得上呢?”张劭说:“你们二位是我活着的朋友。而山阳的范巨卿,才是我生死相交的朋友啊。”不久张劭去世了。当天晚上,范式突然梦见张劭戴着黑色的帽子,帽子上的带子也没有系上,光着脚,对他呼唤道:“巨卿,我已经于某某天死了,过几天就要下葬,就此永远阴阳两隔。你即使没忘了我,也见不到我了。”范式突然惊醒了,悲伤叹息,流下泪水。他禀告了太守,请求前去奔丧。太守虽然不信,但也不愿过于违背范式的心情,就答应了他。范式快马加鞭,急速赶路。范式还未赶到,葬礼已经开始举行。当到达墓地,将要下葬的时候,棺木怎么也放不进墓穴。张劭的母亲抚摸这棺木哭着说:“儿啊,你还有什么祈望吗?”于是就把棺木停在外面一段时间。接着就看见有白车白马,一路号哭而来。张母远远看见,说:“这一定是俺儿的好朋友范巨卿到了。”范式赶到后,叩拜行丧礼,说:“元伯你上路吧,我们各自走在生死两条路上,就此永别了。”来参加葬礼的有上千人,全都流下了眼泪。范式拉着棺木上的绳子走在前面,棺木才开始移动了。张劭安葬后,范式为张劭修好坟墓,在墓地周围种上树木,一切收拾停当,才离去了。

师生情、同学情,是读书人一生倍感珍惜的情谊。鸡黍之约,对普通的酒肉朋友而言,不过是一场酒而已,但是对铁憨憨范式来说,这是珍惜一生的同学情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240732.html

上一篇:还记得那年的散伙饭吗?
下一篇:那年今日,当我走出考场

25 朱晓刚 范振英 段含明 杨学祥 张忆文 文端智 程少堂 武夷山 李学宽 杨卫东 雒运强 孙扬健 许培扬 杨正瓴 韩金辉 刘全慧 王安良 李毅伟 陈志飞 贺玖成 蔡宁 刘玉仙 徐长庆 张晓良 臧今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2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