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还记得那年的散伙饭吗?

已有 1645 次阅读 2020-7-2 15:17 |个人分类:故乡纪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高考, 中学时光, 毕业季

1488328278140.jpg

今年受疫情影响情况比较特殊,许多事情无规律可循。如果是往年这个时候,应该是高中毕业班离校的时间。离校前许多班级一般要搞一次聚餐联欢会活动,俗称散伙饭。2020年夏季高考再过几天就要开考了,又到了高中毕业生吃散伙饭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高中毕业那年的散伙饭。

那年夏天,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考上大学。我们这群十几岁的农村毛蛋孩子,一起啃了两年的硬窝窝头,喝了湖西红校老砖井里两年的苦涩井水,消磨掉劳改犯一样的青春时光,马上就要树倒猢狲散了。

按照往年惯例,毕业班离校时,湖西红校伙房都要组织一次会餐。聚餐地点在校园大杨树底下,这个地方也是同学们平常的就餐区。聚餐形式有些像不设坐位的自助餐形式的西餐冷餐会。雪白的杠子馍,一份由时令蔬菜汇炒而成的炖菜。拔开碗顶上浇着的两片厚厚的肥猪肉片,一定少不了圆圆的炸丸子,同学们戏称是滚蛋丸。最后一届高中班马上毕业,吃完这几个滚蛋丸,同学们就要各奔东西了。同学们在家休整几天,然后去县城参加1982年的高考。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将会是什么样子。

记得当年的班主任是张树良老师,同学们背后给他老人家起了个绰号叫“黄鼠狼”。会餐那天,“黄鼠狼”老师拿来几瓶酒,把酒均到男同学的搪瓷茶缸子里。每个人内心都不平静,都装得像英雄好汉似的,举着茶缸子,相互碰杯祝福,说着“苟富贵无相忘”之类的豪言壮语。送走这届高中班,“黄鼠狼”老师就要退休了。高中老师几乎人人都有绰号。教几何课的毕老师,他的绰号叫“屁打胳拉肢”。起因是毕老师讲勾股定理时,提到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由于“毕达哥拉斯”读音与鲁西南粗话“屁打胳拉肢”发音近似,于是给毕老师取了个洋绰号。“屁打胳拉肢”老师是山师大数学系毕业的,WG时期被发配到湖西红校,暑假后他也要调到县一中教高中了。教物理课的李慕德老师是一位民办老师,他的绰号叫“阿基米德”。那年,阿基米德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参加高考,他比我们学得刻苦。那天,因熬夜而消瘦不堪的阿基米德老师呆若木鸡。几天后,他将跟自己的学生一起到县城参加高考,改变民办教师的身份。

班长高亮同学,春节开学后被选拔去干公社秘书了,据传是他本家在县委当官的叔叔帮他操作的。离校这天,高亮也请假从公社赶了过来,装腔作势地说着半文的官话。他跟我们临班一个绰号叫“娇滴滴”女生谈恋爱,两人关系已经公开。老师同学们都巴结他,围着高亮纷纷给他敬酒,追问他什么时候喝你们俩的喜酒啊。我们班的大诗人李木耳喝醉了,孤独地站在一旁傻笑着,用诗一样的语言狂妄地叫嚣:“啊,一颗新星,即将从湖西红校冉冉升起,从十八洼到斯德哥尔摩的距离,并不遥远!”。我班有个绰号同学叫许半仙,因在高二上劳动课稻谷脱粒时,不小心被脱粒机缠住手,一只手残废了。那天他貌似喝醉了,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许半仙的哭声打动了湖西红校校长“吕不韦”的恻隐之心,吕校长过来安慰许半仙,拍着胸口许诺要替他向公社反映反映,争取给许半仙一个说法。因为许半仙的一只手毕竟是在红校学习阶段丢掉的,应该算作工伤。两个月后,在吕校长的积极争取下,许半仙同学如愿以尝地被安排到公社看大门了。我的同桌刘同学经常上课睡觉,人送绰号刘迷瞪,我们俩关系挺铁的。那天的散伙饭我感到些许的失落,原因是刘迷瞪同学未能参加聚餐活动。六月份高考复习冲刺的的时候,同桌刘迷瞪的娘生病无人照料,他便请假回老家伺候他娘了。刘迷瞪娘病情加重,住进了县医院。刘迷瞪同学没能赶来参加毕业散伙饭,最后他也没有参加那年的高考。

9563152.jpg

当年毕业生师生之间,流行的毕业纪念礼物是送塑料皮日记本。散伙饭结束后,我把准备赠给老师的塑料皮日记本,偷偷放在“黄鼠狼”老师、教化学课的金子美老师、“屁打胳拉肢”老师和阿基米德老师的办公桌上,以感谢老师们对自己的教育培养。读高中时,母校湖西红校还没有通电,晚自习是点着汽灯上课。我们班点汽灯任务是由我来承担的。离校那天,我最后一次把汽灯擦得诤明瓦亮,把汽灯放到班主任“黄鼠狼”老师的办公桌上。当年我们农村高中条件差,住校生床铺都是自己从家里拉来的,毕业了要把这些东西全拉回家。木床、稻草苫子、芦席、被褥行囊和一摞破书,满满地装了一排车。

那天散伙饭结束后,我独自一人拉着地排车,从学校那所破烂土围墙的豁口里钻出来,走出校园林木的阴凉,走进七月火辣辣的日头下。当我走出校门,回头注视那座破破烂烂的孤岛一般的校园,一种茫然无措复杂的感觉浮上心头,突然鼻子酸溜溜地想哭。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告知即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240332.html

上一篇:儒者,非猎头也
下一篇:齐鲁历史上的三个铁憨憨

37 张忆文 许培扬 杨正瓴 王安良 武夷山 石磊 杨学祥 李文靖 武伟伟 朱晓刚 曹俊兴 刁承泰 廖建岗 陈志飞 雒运强 史晓雷 褚海亮 文端智 徐长庆 李学宽 孙扬健 杨卫东 晏成和 蒋德明 杜占池 宁利中 谢力 康建 孙颉 刘炜 范振英 王汉森 刘钢 李毅伟 陆仲绩 张晓良 聂广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06: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