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紫色眉豆花

已有 900 次阅读 2019-11-6 15:16 |个人分类:好摄之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青岛, 紫色眉豆花

        周末去青岛山散步,走到山脚下老营房的旁边,看见篱笆院墙上的几棵眉豆。虽然大部分叶子已凋萎,但是末梢的几朵小紫花却依然绽放。转身看见山坡上的山洞,那是德国人占领青岛时修建的,距今已经120多年历史了。不知为什么,竟然想起很久以前读过的一篇小说《紫色眉豆花》里的人物和场景。对着紫色的小花端详一番,用手机随手拍了几张照片。

DSC01452.JPG

DSC01429.JPG


《紫色眉豆花》

张炜

    老亮头分工管菜园,总爱把眉豆架搭得高高的。

    有个叫“小疤”的姑娘和他一块儿管菜园。

    她很漂亮。名字叫“小疤”,其实细润光洁,谁也找不出一个“疤”来。

    老亮头没有老伴儿,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外地读书,一个当兵。他一个人不愿守着空空的房子,就在菜园里搭了个铺子。竖起四根高高的木柱,上端扎了个草铺。上下要踏木梯,他管这叫“草楼铺”。

    老亮头听到木梯吱嘎吱嘎响,就知道小疤来了。

    小疤上了草楼铺,故意向着冒烟的地方,将鼻子蹙起来吸一下。老亮头的烟锅一明一暗,映出一张黑黝黝的脸。他老也不说话,只望着天边那几颗星星。小疤问:“你闻不见吗?”

    “闻见什么呢?”

    “香味呀,眉豆花的,一阵一阵的。”

    “一阵一阵的,我闻不见。”

    老亮头依旧向天边的星星望去。停了一会儿,问道:“你望不见吗?”

    “望见什么呢?”

    “南边的山,墨黑的那一长溜……”

    “一长溜儿,我望不见。”

    小疤低下头,两手捏弄着衣襟儿,突然声音低低地说:“小来来走了半年多了,我怪想他的……”

    ——小来来,老亮头的小儿子,一个中专生。

    “刚走了几个月嘛,调皮东西。想他干嘛!”

    “那走了好久的,你想不?”

    老亮头一直望着南面的星空,自语似的说:“他们的部队在南山里开洞。这阵儿老不来信……”

    小疤喃喃地:“什么时候能凿成一个山洞啊?一凿一凿的……”

    “都是年轻人,性情拗,像春林一样,你想凿不成吗?”

    “春林性情拗啊?”

    老亮头重新点起那个烟锅儿吸起来,偏偏不说“拗”不“拗”的事儿。

    小疤走下草楼铺时有些失望。

    天亮了,她又到眉豆架下了。

    老亮头就在一旁忙活着,嘴里不闲。他说:“做什么事都要有个好帮手。早些时种山芋、南瓜,搭葫芦架,我都让春林做帮手,他总知道你要做什么。”

    小疤故意板着脸:“你只记着春林、春林!你叫他回来做帮手吧!”

老亮头咕哝着说:“春林走了三年了,从没断过信。可这一个多月我没收到他一个字……”

小疤立刻变哑了。

 紫色的眉豆花一串串从头顶垂吊下来,好看极了。她突然记起了自家的小屋。很多年前,那小屋门口的篱笆上也开着一片紫云似的眉豆花。篱笆后有人探出头来——一个男孩儿,眼眉粗粗的,像眉豆角儿……

 她总嘲笑地喊他“楞冲”。她和这“楞冲”一块儿长大,在河里捕鱼,林子里捕鸟……

  黑天后,小疤又吱嘎吱嘎踏响了草楼铺的木梯。

 “后来我去护老林子,对付那帮偷木贼。我跟你讲过:我干什么都愿让春林做个帮手。……也许我不该什么事都牵上他。这使他吃了不少苦头。”

 老亮头望着黑漆漆的夜色,声音渐渐变得沉重了。

 小疤不由得又记起了那爬满了眉豆花的篱笆,篱笆后头那棵大青杨树。

“楞冲”到老林子里去,每天傍晚总要路过小屋。他们都贴着青杨树站着。“楞冲”说:“真香,你总往脸上搽些什么?”她委屈地说:“不是眉豆花的味儿吗?”

老亮头长长叹息一声:“他凭着一身好水性,在河浪里跟坏人斗劲儿……救是救下来了,可是落了一身伤疤。”

  一滴露水落下来,她伸手抹了一下脸。停了好长时间,她说:

 “总也不来信,怎么回事呢?”

不久的一个早上,两个军人和村支书一块儿进了菜园……老亮头回来的时候,对小疤说:

“我要去看看春林,随这两兵一起。”

 小疤盯着老人的身影消失在一排子杨树后头,心里一阵慌促。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

一个晚上,那木梯又吱嘎吱嘎响了起来——老亮头回来了!

小疤又惊又喜,第一句话就问:

“春林好吧?”

“他立了一等功。”

“啊!”小疤掩上了嘴巴。停了一会儿,她口吃似的说:“一等功,就忘了……家里人呀!”

“他……”老人燃着了烟锅。

 “小疤,我跟你说春林他们在干什么哩?”

“开一个山洞。”

“是啊,人们凿了它五年了。五年里它都是乖乖的。想不到,它上个月里发脾气,轰隆隆塌下一截儿。春林是个班长,紧要时他抢了上去。同班的五个战士活着出来了,他自己腿伤了……”

“伤了哪儿?重吗?”小疤猛地站起采。

“分不出哪,医生就把它割去了……”

 小疤呆住了,身子一晃,倒在老人身上。她哭了起来。

老亮头不知什么时候咬破了嘴里的烟管。

“……我见到春林,也像你一样大哭起来……他对我说:‘爸,你看,你儿子没做亏本的事:一条腿换回了五条命,还不值吗?……’”

“啊!春林……‘楞冲’!”小疤把食指咬在嘴里,怔怔地望着南边的天际,望着在淡淡夜色里那一溜儿长长的山影。

由于水的滋润,眉豆蔓儿缠上架角,那顶在藤蔓儿一端的密密小花,一夜间开放了!紫紫的一片,如铺开的一层锦云。

 她今天就要去看望她的“楞冲”了。见面说些什么呢?三年没见了。说他的腿吗?不,先不说这个……还是说说眉豆花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205088.html

上一篇:好臭啊
下一篇:孔夫子门前卖字画

13 张叔勇 杨正瓴 杨卫东 朱晓刚 李学宽 张忆文 郭战胜 王从彦 许培扬 刘钢 鲍海飞 伍赛特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1 03: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