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祥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xlong 服务基础研究,保障国民健康

博文

逝去的纪念

已有 563 次阅读 2019-8-15 19:3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Z同学已经离开我们整三年了。我们成为同班同学,已经是24年前。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洗去了很多世事喧嚣,同学间往来的一些时刻,却仍时常浮现,历历在目。

第一次识得Z同学的真容,是在第一学期军训后。那次系里通知家境困难的新生去领补助,我碰巧和她站在前后,相互询问对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才发现原来是同班同学。之前军训虽然两个连队经常面对面,都穿着军训服装,闻其名,识其声,不辨其人。此时认识,虽有领补助被发现的窘迫,但更有终于碰到熟人的惊喜。彼时Z同学矮小黑瘦,声音清亮,笑容灿烂,目光坚毅。大家一边闲聊,一边排队,直到拿到了补助,似乎早就熟识一般。

开始学业之后,四年间就再没怎么交谈过。我们班男生女生住在不同的园区,即使后面搬过来近了些,好像没有其他几个班级那么密切。那时候流行上课占座位,爱学习的女生在前几排给大家占座,不知道她是不是其中一员。这期间的印象就是Z同学每个学期都是名列前茅,每次评奖学金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社会活动加分,仅仅算成绩就排在前两名,而其他同学们获得各种加分机会很多的。当然,我总是在名单之外的。

Z同学保送了北京的生物物理所,我报考了上海生化所。当时一些同学问我为什么没报生物物理所。其时迷迷糊糊,总觉得生化所是执牛耳者,上海离家又近,何必舍近而求远。

我的毕业论文是在冯晓君教授实验室进行的。冯老师给我一个题目是提取小分子RNA,用以提高酵母双杂交系统转化效率,并给了我几个转化过的平板。这时候才知道原来Z同学早就在冯老师的实验室开始做实验了。于是去找Z同学请教。才得知她没多久就要去北京做实验,学校的研究需要尽快收尾。

一天晚饭时间,Z同学遇见我,问我能否陪她去冯老师实验室,晚上要加班做实验。冯老师的实验室在侧船山下的树林里,颇为偏僻。从人文馆斜坡往下,一路荒草深树,山上还有不少大坑,据说是建校时迁坟的遗迹,晚上没有路灯,确实有些怕人。我当时就答应了,吃了晚饭,带了复习的课本就找她出发。那时我们已是学渣和学霸的分别,反倒没有太多可说,往往是学霸开头,学渣附和。在实验室几个小时,她做实验,我复习功课,相安无事。中间Z同学用微波炉烤了两个红薯,分了一个给我,算是对我陪同的报答。现在想来,那时的同学情谊是多么单纯,那一份信任又是多么弥足珍贵!

散伙饭吃了好几场,第一场之后她就回老家去了,也许急着去北京继续研究。谁料到她后来竟然又第一个离开我们。

后来北京上海天各一方,那时候OICQ还没有,e-mail也刚刚有,基本上断了联系,只在同学偶尔碰面聊起的时候听到一点消息。

再次见面已经是很多年后了。我放弃科研做了行政,她博士后归国来上海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位置。除了问你结婚了吗有孩子吗有几个啊,她研究的内容我基本都不懂了。我和D同学一道请她吃食堂,聊了几个小时,劝她来上海工作,因为上海已在建设国家蛋白质中心,主要就是做蛋白质结构。也许是我和D劝说不利,或者是她诧异于我们甘于庸俗,她还是回到北京了。她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开始研究,不愿浪费时间等待。

后来16年的夏天,我到北京开会,绿灯亮了正在赶路,看到一个匆匆的身影似乎是她,就冒失地喊了一下,竟然真是!她手里拿着一卷书夹着一些白纸,原来是要去赶地铁,去外所参加一个同学的毕业答辩。她还是那么朴素,笑得依然灿烂,只不过更忙碌。匆匆谈了几分钟,各自赶路去了。

没想到这竟然是永诀!没过两个月,竟然听到她不幸的消息!我和D同学、X同学等赶过去,她已经安息在花丛下了。音容宛在,天人永隔!天妒英才,何至于此!

后来陆续了解一些情况,原来《人到中年》的情形几乎重现。新建的研究组本来压力就大,她对研究又极其投入,指导学生细致入微;同时还要照料两个小朋友,怎能不累!所谓的“青年千人”“优青”丝毫不能减轻她的劳顿,反而使她更努力耗尽自身!

呜呼!斯人逝矣!芳华千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821-1193757.html

上一篇:[转载]惊讶!辽宁省454名人大代表资格终止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6 17: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