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乐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lo 有点啥说点啥

博文

《葵花宝典》放在你面前,你愿意挥刀自宫吗?

已有 938 次阅读 2019-12-7 15:48 |个人分类:科研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原文也发表于个人博客:https://www.shulele.net/zh/post/20191202_xueshuwubi/

featured.jpg

我经常在想,金庸笔下的挥刀自宫究竟是什么意思?

金庸笔下的江湖。并不是一个空穴来风的虚构世界,而是将现实社会抽象化之后的江湖。金庸笔下说的江湖说的每一个门派、每一个大侠、每一个普通人,在我们现实中都可以找到类似的例子。

在金庸笔下,江湖中有若干绝世武功,都可以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而成为一代大侠。比如,岳不群说的紫霞神功,比如风清扬的独孤九剑,比如黄药师的九阴白骨爪,比如武当山的九阳神功。这些都是绝世武功,但想要获得这样的绝世武功和成为一代大侠,一需要有名师传授,二需要刻苦练习的毅力,第三还需要有天赋,有悟性。所以这些条件限制了一个人获得成功、获得绝世武功的能力。 青城山的余沧海,塞北明驼木高峰,君子剑岳不群,嵩山左冷禅,他们都没有这个啊,机会、毅力、条件通过这条路径获得他们想要的名和利。于是他们想获得一个可以获得绝世武功的秘籍,这个秘籍并不需要名师指导,似乎也不需要刻苦练习,只需要获得这个秘籍就可以获得成功,他们都走上了追求武功秘籍的道路,放弃了勤勤恳恳而获得成功的途径。

那么,什么是挥刀自宫呢? 江湖中每一个人都有武功门派,也都有师傅指导,只要通过自己艰苦努力,或多或少总会进步,也有机会获得更大的成功,也可能成为一代大侠,比如天资并不聪明,江南七怪的徒弟郭靖。但是这样的过程,需要艰苦的努力,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还要赌上一些运气。并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愿意走这一趟充满不确定性的艰苦道路。 对成功的渴望,与现实的焦虑压迫着每一个江湖中的人。于是有的年轻人——甚至是门派掌门,就开始思考用其他更简便易行、离经叛道的方式来获得他们的名利。他们首先相信一点要获得成功,首先要获得《葵花宝典》或者《辟邪剑谱》这样的绝世武功典籍。他们相信,获得《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是传说中的人物成功的基本条件。于是他们千方百计要首先获得剑谱。 于是江湖中有很多人都拿到了《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比如百年前华山派、魔教、任我行都拿到了《葵花宝典》,但是魔教、华山派、任我行都没有真正修炼这部剑谱,为什么?那是因为《葵花宝典》的开篇第一句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为什么会拒绝挥刀自宫呢?因为挥刀自宫就意味着要放弃自己,要放弃作为人所最基本的那些东西;放弃了自己对自己的认同,也放弃了自己底线的底线。在金庸笔下,一个人若能够若敢于挥刀自宫,那么人世间一切的亲情、恩情、正义都不存在都不重要。只要你敢挥刀自宫那你就放弃了,除了名利之外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东西。

那么现实中,谁是那个挥刀自宫的人呢? 在学术界那些剽窃、抄袭、篡改数据、篡改结果的人,不就是挥刀自宫的人吗?选择舞弊的人,首先放弃了通过艰苦卓绝努力而获得学术进步和影响力,而选择那种最轻易,却不道德的方式,来获得他所想要的名利。当一个做学术的人,愿意抄袭的时候,也就放弃了作为学术工作者的底线。

在学术界那些剽窃、抄袭、篡改数据、篡改结果的人,不就是挥刀自宫的人吗?放弃了一个学术人为学术人的最基本底线,当然,这样的挥刀自宫,可以获得成功可以发表很多文章,可以发表重要文章,一段时间成为一代学术上的武功高手。 但是和那些真的拿起刀子自宫的人一样。这样在学术上挥刀自宫的人,同样不会再有后代——他如何去教他的学生,他的门徒重复和他一样的实验,发一样的论文? 当有一天,那些挥刀自宫的学术工作者发现竟然没有底线,那他就丢尽了脸面,人人都知道他是没有底线的败类。那未来他在学术的江湖中,人人都会躲着他,唯恐与他有任何瓜葛,他在学术界将无立锥之地,他将会被人唾骂,遗臭万年。 现实中想成为学术大侠和江湖中的武功大侠一样,需要艰苦卓绝的努力才可获得。但时常艰苦的努力,并不能让你心想事成,但是挥刀自宫却可以让你轻易获得那份忐忐忑忑的荣耀。

《葵花宝典》放在你面前,你愿意挥刀自宫吗?

我知道这世界上有人愿意,比如他们:

case1.png

case2.png


case3.jpe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76-1209117.html

上一篇:评论《Nature》报道“中国西北的绿化可能加剧干旱”

1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15: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