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报新闻中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科学时报新闻中心

博文

中国矿业:“凌寒独自开”

已有 1805 次阅读 2008-11-17 15:40 |个人分类:名记大作

 
  记者:李晓明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寒流中,国际矿产品价格下降正预示着新一轮矿业衰退的可能,然而,记者日前在北京召开的第九届全国矿床会议上看到,中国似乎是这一全球矿业发展趋势中的一个例外。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矿业发展如火如荼,激励了学术界的热情。与此同时,产业界也亟须得到学术界的理论指导与科技支撑。因此,与会交流的矿床学术界、矿业产业界的600多位代表热情高涨,对未来中国矿业的发展依然保有乐观的预期。
 
中国矿业发展潜力初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矿业的发展潜力正是近两年开始充分显现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告诉《科学时报》,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地质工作和矿产勘察工作,国土资源部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地方政府及社会企业都加大了矿产调查、勘察工作的投入,矿业发展形势十分喜人。
 
陈毓川说,由于过去工作程度较低,我国西部广大地区地表矿找矿仍然有巨大潜力。近年来,西部地区在巨大的勘察投入拉动下,已经显示出新的矿产接替基地雏形。“最近,西藏冈底斯成矿带发现11个大型矿床,预计蕴藏铜资源超过2000万吨,其中包括驱龙这样铜资源储量达707万吨的超大型矿床。”
 
除此之外,数得上的还包括甲马超大型铜及多金属矿床,另一条资源潜力巨大的班公湖—怒江成矿带已经初现端倪。
 
在巨大的勘察投入下,我国中东部一些一度出现资源接替危机的老矿山重现活力。200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开展危机矿山接替资源勘察工作,中央财政投入20亿元,地方及矿山企业匹配资金20亿元进行危机矿山深部及外围找矿。
 
“到目前为止,已进行了200多个危机矿山找矿工作,成功率在80%以上。有的找矿效果很好,例如大冶铁矿,又在800米以下找到2000多万吨富铁矿资源;辽宁红旗岭镍矿又在深部找到厚达100多米的新矿体;鞍山弓长岭深部找到了5000万吨铁矿。可以说,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取得了很大进展,成绩斐然。”陈毓川介绍说。
 
“中东部未来将以找深部矿体为主,已有成矿带的深部是重要的突破方向,近两年的勘察实践表明,500米以下深部找矿前景很好。”陈毓川对胶东地区1000米以下、秦岭深部以及南岭深部的矿产资源依然十分看好。
 
科研支撑不可或缺
 
记者了解到,全国矿床会议已经走过第30个年头,发展成为国内矿产资源领域科技交流的重要平台。2006年在南昌召开的第八届全国矿床会议决定,适应矿业快速发展的形势,将会期从4年一次改为2年一次。而本次会议则首次向国际矿业界打开交流大门。
 
并且,这一过去主打学术交流的平台逐渐显示出与产业界日益紧密和频繁的联系。近年来,来自产业界的代表人数显著增多,大量的矿床理论新知、技术创新以及重要矿产勘察实践需要交流。
 
在矿床会议人气鼎盛的背后,是矿业快速发展过程中释放出来的对科研支撑的巨大需求。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寄望参加本次会议的代表在成矿理论研究方面取得突破。他说,国家部署的16个重点成矿区带大多位于工作程度较低的西部,迫切需要加强成矿学的研究,推动理论创新。同时,拓展深部资源是我国未来矿产勘察的战略方向,进行深部成矿理论研究是我国成矿理论研究的新任务、新挑战。
 
汪民强调,成矿理论研究要突破传统方法,加强多学科综合与集成,同时要突出加强勘察新技术、新方法的研发和应用,尽快建立适应我国复杂地质条件和特殊地貌景观的“立体”勘察技术体系。
 
金融危机对中国矿业影响有限
 
陈毓川对国内矿业发展前景依然十分乐观:“我国矿业发展的大好势头主要是由国内需求决定的。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对我国矿业的影响是有限和暂时的。”
 
“两个因素决定了国内矿业发展的基本态势。一是我国工业化尚未完成,二是城镇化刚刚开始,这两点决定了对矿产资源需求仍然十分巨大。”陈毓川表示。
 
在陈毓川看来,国际金融危机对国内矿业发展势头影响有限,“一些管理不善的小型矿业企业可能遭到淘汰”。但在长期需求变化不大的背景下,矿产品价格有望重拾升势,并逐渐趋于稳定。
 
他同时表示,短暂的金融危机的影响,还能给在近年急速扩张的中国矿业带来一次调整的机遇。“借此机会加强管理,推动矿业整合,能够促进矿业健康、稳定发展。另外,国内矿业企业也可以借此机遇到国外进行勘察工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17-47138.html

上一篇:打通虚实融合的隧道还要走多远
下一篇:马丁努思·韦尔特曼:粒子物理研究遭遇能源危机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4 0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