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一个模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xun 本博将以数学杂文为主,科技杂文为辅,其它杂文为补。

博文

这初恋感觉够数学的

已有 3881 次阅读 2010-12-8 09:52 |个人分类:够数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数学,够数学,诗词,微积分| 诗词, 数学, 够数学, 微积分

作者:蒋迅

这是在陈飞老师那里看到的“一首微积分的诗”,标题是按照陈飞老师的提议起的。谢谢陈老师!

拉格朗日,
傅立叶旁,
我凝视你凹函数般的脸庞。

微分了忧伤,
积分了希望,
我要和你追逐黎曼最初的梦想。

感情已发散,
收敛难挡,
没有你的极限,
柯西抓狂,
我的心已成自变量,
函数因你波起波荡。
低阶的有限阶的,
一致的不一致的,
是我想你的皮亚诺余项。
 
狄利克雷,
勒贝格杨
一同仰望莱布尼茨的肖像,
拉贝、泰勒,无穷小量,
是长廊里麦克劳林的吟唱。
 
打破了确界,
你来我身旁,
温柔抹去我,
阿贝尔的伤,
我的心已成自变量,
函数因你波起波荡。
低阶的有限阶的,
一致的不一致的,
是我想你的皮亚诺余项。

Google了一下这首诗,没能找到它的原作者,却发现了一首跟进的诗,开始有点不像话了:

高斯在吟唱
伯努利在发慌
到底是谁解开了矩阵的衣裳
你说那个极大线性无关组就是秩么?
可为什么康托儿思考集合论却要找精神病院来帮忙?
阿基米得螺线是谁的开场?
以致于伯努利的墓志铭要以它来收场?
啊,来让我解一道二阶线性常系数非齐次微分方程来颂扬,
操你大爷的到底是谁闲的发慌
研究这些让我们这些后人整天把做傅立叶三角变换当成开胃的酸汤
其实我只想当流氓,其实我只想当流氓

还有一个:

,我亲爱的姑娘
记得我还是一个标准正太的时候
我们联合分布在那座小城的高中
我一直坚信爱情是连续而随机的
只要两人相爱没有离差,感情就不会彷徨

但是后来我们二项分布的上大学
一切都不相关了
切比雪夫对你关怀备至
贝叶斯对你寻短问长
面对我的抱怨,你告诉我不要慌张
你说爱情需要置信区间
你说我永远是你的中心极限
你说深情的对我说,我永远是你的甜蜜统计量

后来你对我说,你的生活要独立
再后来你对我说,我们离散吧
我哭著问你,你忘了我们最大似然的快乐时光?
你狠心的说,那只是个没有价值的估计量
我终於明白了
就不应该对女人有期望
於是我抛弃了直男的大数定律
走向了重口味的大路上

还有一个说的是天文物理的:

地中海边,清风摇荡
日心说与地心说早已剑拔弩张
为了解释行星的逆行
多少位英雄血战沙场
欧多克斯摆弄著层级模型
亚里斯多德把地球置于中央
阿里斯塔克偏要让太阳在中心闪亮
所有的混乱一团
柏拉图宝剑一挥
看谁可以“拯救现象”
托勒密一统江山
本轮与均论解释地稳稳当当
千年的黑暗一片沉寂
哥白尼要把天文学改弦易张
不就是互换下位置
内行星的随日自然应当
再不要那N多的圈圈
内外行星的逆行视觉上正常
汶岛上的第谷剑走偏锋
带著金鼻子也要搜刮肚肠
折中的体系也派上了地方
1609年的双子星座
让一切平庸暗淡无光
开普勒抛弃了圆形轨道
让阿波罗乌尼斯的圆锥曲线派上了用场
行星的轨道是椭圆
结束了往日的纷纷攘攘
伽利略透过他的望远镜
看到了不一般的月球模样
哪里有什么完美无缺
与地球一样凹凸不常
还有金星的相位
以及木星的四颗卫星
终於把托勒密的死穴点上
天文学界凯歌奏响
乌尔索普的遗腹子就要风光
站在两位巨人的肩上
把近代科学的巨著献上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把魑魅魍魉一扫而光
上帝说
让牛顿来
於是一切光明大放!

能人不少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0554-391465.html

上一篇:白浪请我们看排球
下一篇:从文 革藏品博物馆到国家文 革博物馆

24 强涛 武夷山 黎在珣 章成志 赫英 蒋永华 赵明 罗帆 陈国文 刘艳红 吉宗祥 刘颖彪 金小伟 李学宽 鲍海飞 李泳 唐常杰 齐霁 田灿荣 丛远新 黄锦芳 small03 yinglu stoneblue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1 16: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