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一个模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xun 本博将以数学杂文为主,科技杂文为辅,其它杂文为补。

博文

[转载]怀念恩师王世强先生

已有 1422 次阅读 2018-2-12 00:14 |个人分类:谈数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王世强, 罗立波 |文章来源:转载

作者:罗里波

罗里波、王世强、杨乐合影

我1952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二年级开始我们有幸得到王先生教我们的高等代数课。原来王先生是 1948年毕业,由他出色的研究工作,清华和北大都表示要聘用他 ,北大还开出条件,要聘他当讲师。这时师大系主任傅种孙说,我们让他当实习讲师,北大只好作罢。虽然职称是讲师,在我们入校之前 他还没有开始教课。他是由严重的肺结核而病休的。后来他和我们说,他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做研究,那时校址还是在和平门外,按规定学生宿舍晚上11点以后统一熄了灯 ,他就在走廊的3度电灯下看书,还在床上摸黑躺著歪歪扭扭地写研究结果。第二天一早再整理晚上写的东西。这样过分地透支使他的病情越来越重,最严重的时候,他曾经写了遗嘱,压在褥子底下。我们52届是他的第一批学生,他给我们讲课期间还要经常去医院在腹腔内打气,使肺部得到休息。

王先生讲课非常认真,板书留下来就可以直接出版。他还循循善诱,增加了有兴趣的内容,我们全班同学特别爱听他的课。是他在我们班成立了代数研究小组。后来王家銮,陈慕容和王先生还合写了文章。由他和我们班的关系密切,每到新年,他都要到我们班联欢。他说他要养精蓄锐,做了准备,在会上他引亢高歌“黄河颂”,由肺气很足,歌声特别洪亮。

我们合作的前两篇文章“集合与一一对应”和“用牛顿法求实根界限的精确性”,发表在数学通报,主要是王先生的贡献,真正合写的第一篇文章是“有限结合系与有限群(I)”,前半部分是他写的,后半部分是我写的。由当时国内的数学论文不多,这篇文章被推荐到第一届全国数学论文宣读会(1956)的数论与代数小组会上报告。小组会由华罗庚先生主持,陈景润,严士健先生也在会上宣读了论文。在大会上我还见到了陈建功,吴文俊以及当时国内几乎全部的有名数学家。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数学进展杂志上。

王先生的研究工作是自己闯出来的,在他之前国内没有人发表过数理逻辑研究前沿的论文。他从G. Birkhoff的“格论”书所附的未解决问题中找到了研究的问题,一下子就进入了世界科研的前沿。这本格论书是由龙门出版社影印的。王先生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补充了所有书中省略了的证明,贴在相应的部位,使原书厚度由2厘米增长到4厘米。还在书的边空密密麻麻地写上了注解。一次,我认为他的一个注解图是错的,我在它旁边画了我认为是正确的图,他经过了仔细的研究,发现我的图反而是错的。是他在我的图旁边注上“罗画”二字,这个过程使我悟到了做学问的严肃性,是我终生难忘的教训。我在这本书里也找到了一个问题进行研究,并且和王先生合写了一篇文章,后来由出版社的原因改由王先生一人署名,我的结果用注解方式说明,得以发表。二十年后我才将这篇文章补写完整,正式发表。

往事如烟,在那以后我在北京郊区劳动了三年,又去内蒙古十七年。在北京郊区的三年中,一次我利用休息日回到师大(原)数学楼,在一楼和二楼中间平台的墙上看到一张大字报,其中王先生因为我而受到了牵连,使我很是不安。我在内蒙古期间多次路过北京,每次我都要去看望王先生,有一次还见到了刘绍学先生。

1978年国家重新招收研究生,我由文革后期发表过数学论文,王先生以此为由点名要招收我为他的研究生。我的最大困难是年龄超限,几乎是没有录取的可能。王先生为此东奔西走,还写了两封信给两位省部级官员,最后我才得以录取。回来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做出好的成绩,以不辜负王先生的期望。没有恩师王先生的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当时国内三位数理逻辑带头人商议决定,由科学院计算所胡世华组织研究递归论,南京大学莫绍揆组织研究集合论,北京师大王世强组织研究模型论。我参加了模型论讨论班,在两年的时间内完成了硕士论文。王先生请了国内逻辑方面有名的专家来组成论文答辩会,主任委员是胡世华,委员有:当时北京大学数学系主任丁石孙(后来任北大校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南京大学教授莫绍揆,中科院研究员杨东屏,我的导师王世强,和中科院教授高恒珊。我在会上聆听了胡世华院士的教诲。

当时国内还没有博士程序,后来我出国留学,在密西根大学R. C. Lyndon门下做博士生。1982年王先生访问美国,顺便访问了密西根大学,我作为学生和导游,和他一起拜访了Lyndon教授和Hinman教授,游览了大学校园,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我曾经在原工15楼(现励耘5楼)王先生宿舍内住过半年,后来又在原工25楼(现丽泽9楼)的王先生宿舍内住过半年。在这些时间里我能够朝夕聆听王先生的教诲,收获良多。王先生的学术精神,人生态度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上图是杨乐院士拜访王先生时留下的照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0554-1099493.html

上一篇:用抽签决定生死,文革中公安部的一个荒唐判案
下一篇:我读《数学都知道》

1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15: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