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x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xy

博文

说说的我的几位导师 精选

已有 3630 次阅读 2020-3-3 02: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能够上学是幸福的,能够继续研究生生活是幸运的,而如果能够完成博士生活,则痛并幸福着。

我理解中的导师有两种,一种是人生导师,另外一种则是学业导师。当然,如果运气足够好,可能你遇到的老板也刚好也是你的人生导师。而遇见什么样的导师,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能够影响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可能属于后之后觉,过了很久,才慢慢体会到。从体会到人生导师这一幸事开始,大概研究生生活已快结束,而越来越强烈感受到这种对你人生或者生活上的指引,大概起始于博士生阶段,至今。

所以,我总说,人要学会感恩,特别要感谢那些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雪中送炭的人。

因为,于我来说,没有那些朋友和老师,我大学不可能顺利毕业,也不可能完成研究生生活,不会有现在的心态,更不会有现在的我。

L老师,我曾不止一次在课堂上与学生们说起的老师,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严格上来说,她并不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师,因为她不曾讲过一节课,但如果没有这位老师,我的人生大概会是另外一种轨迹吧。她当时是我们学校某个考研辅导班的负责人之一。而那年需要准备考研的暑假,我回家了(还好回了家,不然,可能将会是一生的遗憾)。因为到九月份开学才回学校,所以就很纠结要不要考。考研也无非是免得将来有遗憾。这种断断续续的纠结情绪一直持续到九月底,直到偶然的机会遇到L老师。记不清如何缘起,但这场缘分持续至今。L老师了解我的情况之后,就说:没事,还是考一下吧,你来我们辅导班听课,免费,资料也免费。不记得当时是什么情况,但是我一直记得这句话。节省了一千多块钱,当时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记得在考试的前一天,L老师跟我说:不要有心里压力,要相信自己,不要想着要考多少分,考到最后一场出来就胜利了一半。那年的数学据说是近十年最难。第一天数学考完,很多人红了眼圈,一部分就放弃了。而我,一直记得L老师那句考到最后一门的话,真的就坚持到了最后。然后,算半只脚踏进了研究生生活。而在我研究生即将结束的时候,L老师还在跟我说:要是想考公务员跟我说,我把资料寄给你。

直到现在,面对每一届学生,我都会把L老师跟我说过的那句话告诉他们。尽力,便无悔。

K老师是我研究生生活遇到的叫着姐姐的老师,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之一。是她,影响了我整个心态。

都说相由心生,你有怎样的心态,必然能够焕发出什么样的状态。在遇到K老师之前,心态处于不温不火,而火可能大于温。心里的洪水无法找到出泄口,无人可诉,无人可理解,而自己只能是问题终点。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K后,随着逐渐深入了解,才开启了我人生另一个窗口。有时候,与K一聊就好几个小时,还意犹未尽。她会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你问,我也不会跟你说,你的秘密我也不会问。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任何交流。K的阅历比我丰富,所以很容易产生同理心。所以,对于当时我这样的状态,大概更容易理解。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说什么,与K聊天总能让我心情愉悦,再大的事也不是事,再凌乱的心也会安静下来。与工科思维不不同,学管理的她思维很活跃,话题有时候很跳跃,却透露些欢快与喜欢,又不缺乏理智。那段时间,人生突然开始变得有意思了。再不是一个人,因为你知道,任何时候,终于有个可以懂你的人了,你再也不是垃圾终点站,因为,后面还有一个人。毕业留念的时候,她特意着了件鲜红色的小西装,等毕业典礼结束后,迎着火热的太阳,等我,像家人一样。感激,温暖。

毕业走的前几天,K邀请我去她刚买的房子,还没装修好,28楼,我说:我们还真的很有缘呢。28,仿佛冥冥中早知道我们会相识。现在仍然记得,K请我吃牛排的样子,正对店门的座位,她要了一份意面,给我点了份T骨牛排。我第一次吃牛排,不会切。但她并没有点破。坐在对面的她,微笑,弯着腰,身子半向前倾斜,左手叉,右手刀,一小块,一小块,先帮我切好一半。那个画面,我想我会记得一辈子。走的那天,她发消息说:你走了,我还是会多想你的,就不送了,一路顺风,到了说一声。

离别,总是伤感的;回忆,总是温暖的。

那时候的生活很窘迫,偶有一丝甜,便觉得幸福至极,铭记于心。而自相识,K送过我的礼物比我过去好多年都要多,她却从未向我提及过任何需求。因为要考博士,K送了我人生第一块手表,去年出国以为不小心弄丢了,所幸后来复得;那年暑假,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坐四十多个小时火车去天津实习,K送我一个钱包,说年轻就要到处看看,吃点苦没什么,以后好好挣钱;毕业那年,生日的前一天,我说明天中午请你吃饭吧,她说好,其实我并未告诉她是我生日,可中午见她的时候,她手上拿了一个信封,我还傻傻的问装的啥,她说,生日礼物啊。。好尴尬,心好暖,是一个绿色玛瑙手链,我一直保存至今,那天中午吃的韩国砂锅;刚读博士的那年冬天,K送了件紫色羽绒服,说要让你看起来像个茄子;后来博士去上海,她说:不管你做什么,只要是对的,我都支持你。那年的中秋,她还从网上买了云南鲜花饼寄给我;毕业的时候,她又送了个香槟色的手拿钱包,嗯,我是该赚钱了;工作第二年的冬天,天好冷,她买手套的时候顺便寄了双暗粉的羊毛手套我;临近出国的时候,她说,长途飞机很累的,一定买个靠枕,然后,没几天,我就收到一个无印良品的头枕。

这几年,K总记得我的生日,而我有时候就忘记了,身不由己的我们虽然联系没了以前频繁,但总记得彼此,问候彼此家人,没有丝毫陌生感。今年是与K相识第十一个年头,去年说好的十年之约终未成形,希望今年能够如愿。

C老师,是我人生的榜样。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还有才华。感谢当年的自己,在那一瞬间改变了主意,所以才能有后面的师生一场。老师业务能力强,待人极好。那些年,老师总是变着法子的贴补我的生活,比如在学校做一些兼职。C总是用他特有的人格魅力感染我们,教我们如何做人、做事,而于我来说,除此之外,收获更多的则是一种面对生活的态度。

曾在毕业的时候,和老师聊天,说起那几年最大收获。彼时,此时,现在,答案依旧:收获最多的是一种心态,一种思维方式,还有在这边的那么一帮人。正因为所有这些人的存在,才让我对那个地方如此的留恋与不舍。很久很久都想说点关于老师的什么,可一直感觉无从下笔,总怕写出来的东西太拙劣,表达不出心万分之一。好多年没回去了,争取今年。

L老师,在我最失意、最低谷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也是唯一一个,毕业后能电话两三个小时的老师。当我还在徘徊是否要退学还是休学的时候,与L老师相识于网上。从最开始的不熟悉,到后来彼此了解后,我们做同一个方向,L老师果断说,你来我这边吧,换个地方,也换个心情,我刚好也有项目,你也能早点毕业。

就这样,在第二年的四月一日,我从武汉转车,到了上海。那天,太阳很大,天空很蓝,路面很干净。L老师到车站接我,穿了件黑色条纹西装外套,黝黑的脸,宽宽的额头。到学校后,才知道,老师已办好了一切手续,包括与研究生院协调宿舍,办理校园卡等,而工作后的我,才知道,这里面其实需要与好几个部门沟通,手续其实不简单。

许是老乡,再加上年纪相差没那么大,所以除了课题,我们之间还有很多话题。L老师从不直接问我的状态,但总会从侧面关心我,比如家人是否安好,没事叫我一起出去吃饭,聊聊家常。有时候,课题郁闷的时候,我们也会一起骑车去海边吹吹风。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一起吐个槽。

直至现在,虽然毕业好几年了,我们依然互相关心家人,只要需要,也总会互相帮忙。L老师也总会无条件的帮助我们。

而很多次,我们一致感慨: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善良。对学生好点。在该努力的时候一定要努力,踩好节奏,给未来的自己更多选择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遇到L老师,如果没有去上海,我想我的人生不会如此。

生命的路还长,岁月在流逝,过客越来越多,在乎的人越来越少。真诚待人,不负初心。

遇见,是最美的开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996-1221475.html

上一篇:博士多读的三五年
下一篇:中北大学18级学生因考试作弊被抓,最终跳楼,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13 郑永军 王德华 杜学领 徐耀 黄永义 刘良桂 张士宏 王汉森 武夷山 胡文兵 吕泰省 杨金波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05: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