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三)————劳动

已有 1832 次阅读 2020-6-12 15:01 |个人分类:往事回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劳动

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三)————劳动


    就如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说的,“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只有劳动才能磨平生活中的痛苦。”小的时候家里虽然比《平凡的世界》里描述的黑面膜果腹要好了很多,基本上想吃馒头和米饭都有,但是缺的是肉。那时候,我父亲在外地打工,一年能回来一两次,家里主要是母亲靠养猪和鸡年底卖点钱留作补贴家用,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还要留作我们的学费(小时候,学费是一学期交一次)。因此,基本上家里能一个月吃到一次肉就阿弥陀佛了。由于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家,地里的农活不能耽误,家里家畜还要照看,因此我和我弟就承担起了家里的农活任务。劳动很神奇,虽然干农活很累也很苦,我们因为农活分工不均我们打过架,被镰刀割破过手,也被炉子砸过脚,但农活让我们弟俩早早地就明白了生活的不易;懂得了挣钱不易,花钱更难;也领悟了农村地里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永远没有出路。

(一)做饭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帮妈妈做晚饭那是我们兄弟俩放学后首先要做的事情。当然,做饭之前还是需要精神粮食下肚的——必须要把奥特曼动画片看完。如果哪天运气不好,全村孩子都在开电视看奥特曼,村里老化的电路支撑不来,停电了。那也我们也就只能懊恼的烧锅做饭去了。那时候的饭很简单,夏天的晚饭主要是稀饭(玉米糊糊)和饼,所谓的菜就是地里长什么吃什么而已,就是没有肉。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烧稀饭:先往锅里加两水舀的井水,开始烧草锅,一个人烧锅,一个搅拌玉米糊糊(玉米面+水);等水开了之后放入搅拌好的玉米糊糊再烧开,稀饭就做好了。我们兄弟俩都对烧锅痛恨不已,都不想烧锅,只想去做别的事,如切红薯藤(喂猪用)、扫地、喂猪、喂鸡和喂羊等等。为了让老弟安心烧锅,一般我分配任务的时候都会将烧锅作为一个单独的任务,而将其他杂事放在一起,让我弟选。无奈之下,我弟一般会选择烧锅。但我也有失手的时候!冬天的晚饭还是以稀饭为主,只不过不用做饼了,主要是煮红薯。这时候需要两个草锅一起烧:大锅里放上带皮的红薯和水,蒙上纱布(保温);小锅里放上两舀水继续烧稀饭,大锅里的红薯很难熟,因此要烧很长的时间。这时我弟一般不选择烧锅!!有时我们会挑两个大小适中的红薯放火里烤,又香又甜,这也是烧锅难得的乐趣。大锅的红薯主要是用来喂猪,因为冬天没有什么其他的青草料,红薯产量又高,又极不值钱(一箩筐能卖个一块钱),是冬天喂猪的主要材料。因此,我长大之后对街上吃烤红薯的人很纳闷,那不是小时候喂猪用的么?有这么好吃?直到今年之前我也没买过街上的烤红薯吃。

(二)喂猪

    农村人一年养两头猪,这两头猪就是家里人情来往和孩子上学学费的主要来源。因此,这两头猪就成了全家的宝贝。猪每天一般两餐,早晚各喂一次,中午多是给一些青草料(野草之类的),相当于英国人吃的上午茶和下午茶,猪就从上午茶时间一直吃到下午茶时间,累了就睡。早上一般是妈妈喂。因为我们弟俩要上学,时间来不及。而下午放学后的那顿晚饭我们是要喂猪的。趁着弟弟烧饭,我就开始将妈妈拉回来的红薯藤和叶子理好,然后找来一个大塑料桶,里面放上砧板(猪砧板和人用的不是一个),拿上破刀(厨房用废了的刀,主要都是刀把手破了不好使了)开始切,切成一厘米长左右的碎块状,一直要切半桶左右,然后和米糠(或者小麦麸)、熟红薯(煮熟了捣碎)搅拌在一起,有两水桶那么多。然后和我弟一起抬到猪圈里,倒在猪食槽里。有时候我们也在旁边看着猪吃,帮忙驱赶猪身上的蚊虫,让猪吃的舒服一点。有的年份家里还养了羊。这时候,也会找点青草和藤条什么的给羊吃,吃完后将羊从前场(前屋门前的树林地)拉到院子的羊圈里。同时,还要清点鸡有没有都归圈。因为,小时候我们老家在村的最西头第一家,黄鼠狼和贼都很多,一不注意鸡就没了,在我记忆中,家里的鸡至少被偷过三次,被黄鼠狼偷吃那就数都数不清了。

(三)下地

    每年秋收夏种的时候,一家老小四口人那都得齐上阵都地理忙活去。我们家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三亩地,但是舍不得请机器来收割,都是手工收割和种植的。记得最累的时候就是夏天的收麦种稻时节。那时候父亲也会赶回家和母亲一起一镰一镰地手工收割,早上他们早早的吃完早饭就到地里收割小麦,我们兄弟俩一般都还没醒。我们醒了之后吃点早饭也都会跑到地里帮爸妈收割。一般爸妈不让我们割麦子,因为用镰刀一不小心就会割伤自己的手和腿,因此,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割好的麦子堆成大的一捆,留给父亲放到小车上运回家。小的捆我们一般也会自己往车上抱。那时候将小麦(秸秆+麦穗)从地里运到大场(打粮食的谷场)的运输工具一般都是独轮小车,几乎每家都有。好一点的人家会打一个平车(平车就是有两个轮子。中间放长板的车子,前面可以套驴和骡子运输)。我们家只有独轮小车,推独轮车需要很大的力气和平衡感,力气小的人一般很难推的起来。如果车子上的小麦很多,还需要倒着推(就是人在前,车在后),这个更难。我到现在还推不好独轮车,更谈不上倒着推了。父亲一般在地里捆好小麦后,一般倒着推独轮车。烈日下火辣的太阳晒在嘿呦的皮肤上(夏天收获时节很热,男人一般只穿一件破旧的长袖衣,主要是为了防止晒伤和防止麦穗划伤,但破衣服一般都会漏出一点皮肤),汗珠顺着高高的脊梁骨两侧顺流而下,早已湿透了裤腰。父亲脖子晒得通红,肩头挂着毛巾,头上顶着草帽,艰难地抬起小独轮车的车把,一般很难有多余的力气拖动这沉甸甸的一车小麦,更不要说要在土质柔软且布满麦梗(割小麦后留在地上约5-10cm长的秸秆)的庄稼地里行车。因此,我们一般会在后面帮忙推车,有时需要一直推到谷场。遇到下坡路是最难走的,一车的小麦秸秆很重又没有刹车(小独轮车没有刹车装置),我们三人必须慢悠悠的撑着车子慢慢往下走,一不留神就会翻车,需要小心翼翼。

    等收完小麦,就开始打谷子。有几年我们一般会将小麦秸秆运到家附近的县道上(以前的石子路不行,后来铺上柏油就可以打粮食了)借助来往的汽车帮我们压(可以脱粒)。一方面可以节省脱粒费用(就是请脱粒机器脱粒,将小麦从麦穗中分离出来);另一方面也省了找打谷场的精力。记得那时候小学还会放麦假(就是小麦收获时候学校会放一个星期的假期,让学生回家帮忙收麦子),那一个星期我们弟俩主要就是玩着帮忙,有时也会去捡麦子(主要是到人家已经收获完毕的地里,拣一些掉落的麦穗,那时候粮食多珍贵!!!!)。路上打出来的粮食基本还需要晒才能入仓,所以晚上为了防止人偷粮食,父亲会带着我们俩人到路边睡觉看粮食。我们那时候只觉得换个地方睡觉很新鲜好玩,都争着去。到路边用芦苇帘(也叫芦苇席,主要是农村用作晒粮食用的),打个简易的棚子,里面放上被褥,呼啦呼啦睡到天亮。其实,粮食被偷完了估计我也不知道!有时遇上夜里下雨,那就遭殃了,外面下大雨,棚子下小雨,顾不得穿衣服赶紧往家里跑,光着屁股第一个跑回家也是光荣。农家人将剩下的小麦秸秆堆成草垛,就是农村下半年烧火做饭的主要薪柴来源,如果没有这些,那只能等着秋天捡树叶烧了。

    打完了谷子还要插秧种水稻,在我记忆当中,水稻秧苗育好后,先薅秧,将水稻秧苗捆成大腿粗左右,放到水里可以保留很长时间。等父亲请人将小麦地重新放上水犁好后,我们就开始插秧。为了防止插秧插偏了还需要先拉一条线,我们就顺着线插秧。农忙必须赶时节,所以,这段时间父亲母亲都是从早到晚的忙活在地里,我们有时也去帮忙插秧。但是大多时候,爸妈都不要我们去插秧,因为我们手臂力量较小,秧苗经常插的浅,放水后,秧苗就离地飘起来死掉,在那时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所以,这时候就成了我捕鱼捉蟹的好时候,经常扛着铁锹,拿着盆到处逛悠悠。

劳动是苦的,也是快乐的,是锻炼毅力,增长见识,认识自然,理解生活的法宝。正如《平凡的世界里》里所说,“和所有贫苦老家的孩子一样,孙兰香从小就特别的懂事,从小就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给家里增加负担。”和孙兰香一样,参与劳动,让我早早地懂了生活的不易,也比人更能理解生活的意义,让我更加珍惜生活、更加理解父母的不易和兄弟的重要性!


    未完待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237597.html

上一篇: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二)————玩水与放火
下一篇: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四)————上学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1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