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二)————玩水与放火

已有 2156 次阅读 2020-6-4 10:56 |个人分类:往事回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游泳, 捉鱼

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二)————玩水与放火

 

    人对于水与火的恐惧大部分来自于成年后新闻的报道与老师的教诲。其实,人对于水与火有着天然的亲近感,特别是在小的时候。小的时候,我就是放火玩水的高手。放火是我们农村孩子很喜欢玩的一个东东,当然烧了草堆(草垛),甚至烧了庄稼和房子也时有发生。比起这些,我还算是个乖孩子。我放火有我的原则,只在边远的沟渠中放火,其他地方不放,这么说起来我的危害性还是比较低的。每到秋冬季节,基本上我们上学的时候就会偷偷把家里的烧锅点火(草锅做饭)的火柴藏进书包。等到一放学,伙同一两个好朋友(都是同生产队的同龄人)沿着灌溉水渠放火,这个时节我一般不走大路了,都是走沟渠一路放火回家的。小时候的农村水田沟渠纵横,秋季又是水稻收获的季节,水渠没有水,枯黄的野草密密的覆盖在沟渠坝上,就像草原上的草甸一样,很柔软。如果遇到连续几天晴天,脚踩上去都会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不点把火,实在是心里痒的难受,犹如黄鼠狼进鸡笼,猫见鱼肉一般。顺着沟渠一路点火,你点火,我薅草添柴,配合的天衣无缝。但是,说来也奇怪,我喜欢放火,但是特不喜欢坐在厨房后面烧草锅,估计是没有放野火的那么自由吧。一眼望去,那才是真正的烽火连天路,一路烧到家门口。有时遇到地里有废弃的秸秆,我们就会选择一个开阔点地方把秸秆堆到一起放一把大火,顺便从周边地里搞点红薯花生什么的,放火里烤,这算是最原始的烧烤了吧,不管烤成什么样,美美一顿是肯定的。

    夏天是我们洗澡的好时候。我现在还习惯说去泳池说成去洗澡。小的时候是个池塘只要有水就是我们洗澡的地方。洗澡不挑地,不分时间,不管会不会游泳,不分男女,估计你们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吧!!上学路上洗一把,放学回来还要洗一把,会不会游泳不要紧,会游的到塘中心,不会的塘边上;男的下去游的多,但是也架不住姐姐陪弟弟,甚至站在路边被我们打水弄湿的。我一开始是不会游泳的,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呆在塘边上,在脚能探到底的地方玩玩。别说,在池塘里还能逮到小龙虾甚至鱼。

    但是也有大意放松的时候,我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一帮表兄弟拉去后村的一个大鱼塘洗澡,他们都说那里的水不深,说多了我也就深信不疑。到了大鱼塘边,大家都把衣服裤子一脱直接爬上塘边的一棵歪倒在河里的大柳树上直接往水里跳。他们跳下去后径直向着塘对面游去,我看好像水确实不深,最后一个爬上柳树往下跳。跳下去我才发现,这个水很深,早已莫过了我的头顶。一时间身体一沉,加之紧张迅速沉了下去,自己想喊人救命,但是那时候才知道真被淹的时候嘴里都是呛水,根本喊不出来,扑腾了几下就下去了。心想这下完了,这次小命是真的玩完了。等过了一小时后我飘在水面上,多丢人啊,光着屁股!我妈从家里赶过来看到我淹死了得多伤心啊!!不管了,再见了我还没有玩够了的世界,再见了朋友们。也就几秒的功夫,我已经沉到了水底。别说,等自己想明白了,不紧张了,沉到了水底睁开眼一看,水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脚底有个长长的大树根,灵机一动,摸着大柳树根,愣是淡定的、脚踏实地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了鱼塘、走到了大柳树上。人都说出水芙蓉,我那时估计跟出水泥鳅一般,惊魂未定,四处张望,一脸彷徨。等缓过劲来之后,也顾不得跟游回来的小伙伴告别,穿上衣服赶紧往家跑。一股劲跑到家,老老实实往屋里一待,睡觉!晚饭都不吃了!真是不敢告诉爸妈,即便自己害怕到了极点。但是理智告诉我,我要是说了,还得多挨顿揍,忍字头上一顿打,我还是忍了吧。这一忍就是好多年,直到我上大学才跟父母提起,但那时候我妈以为我就是说个笑话,大家也就一笑了之。后来,在我父亲的鼓励下我才学会了游泳(其实就是狗刨)。我父亲对于孩子洗澡比较开明,让我们游,为了让我们游的安全,还给我们买了个游泳圈,在那时候这玩意在农村还真是可以炫耀一下的奢侈品,我也对得起这个游泳圈了,最终也学会了游泳,也还救过人,这都是后话了。

    那时候塘里的鱼和虾确实很多,我特别喜欢捕鱼捉蟹,虽然技术确实一般般。每天放学的主要任务就是考察村里和周边的池塘水渠的水位情况,只要达到我的标准,立马开始回家拿上老三样,铁锹(用于打水坝)、提篮子(装猪草的大竹篮子,用于过滤小鱼小虾)和脸盆(用于排水)。先打坝,要打两道坝,一道放提篮子把小鱼小虾都要挡住,外面再打一道坝用于挡水,人就站在两道坝的中间一盆一盆的把水舀出去,一般大约半小时后,水就差不多没有了,就开始捉鱼抓蟹。那时候一般都是小的鲫鱼(我们叫曹鱼)、黑鱼(我们叫黑鱼管子)、小龙虾、还有肉头萝卜(这种鱼我已经看不到了,也不知道他的学名叫什么)、趴壁虎(灰色的大头鱼,也不知道名字了)和昂针鱼和虎头叉(就是现在的昂刺鱼)。有一次抓鱼,还被昂针鱼扎了一下,整个手都肿的像熊掌一样,特别疼,但是过了一会就好了,我才知道昂刺鱼的针还带有一点的毒性,极具攻击性,现在我看到这种鱼都不敢用手去水池里抹,真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的捕鱼技术很菜,只会竭泽而渔的方法,有的小伙伴不用排水,直接用手摸鱼就能摸到很多,我的技术要差很多,现在也没什么进步。

    那时候,龙虾也很多,有一次我们小伙伴一起到后村的一家鱼塘,往人家的鱼塘里扔了两小瓶敌杀死(一种杀灭青菜害虫用的轻度杀虫剂),不一会儿小龙虾们就都出来了(小龙虾这种生物对环境比较敏感,只要感觉有毒的物质出现,他们就会立马迁徙),我们几个人就在河边不停的拣,不一会儿就拣了一大桶。鱼塘东家知道后把我们赶走,他们自己拣,后来听说,他们拣了更多。我们几个人抬着一桶的龙虾到一个同学家里,放上去先把龙虾汰一汰(方言,其实就是放上清水,让龙虾先把体内的有毒物质先排出来),然后在锅里放上水和盐,直接煮着吃,好不快意。

    可惜,童年时的快意玩伴现在都不知道去哪了?一起放火的邻居、一起洗澡的哥们、一起抓龙虾的基友,我吃零食你摸奖的兄弟,还有一起骑车到运河边捡贝壳的那个人,你们都去哪了,我好想你们!


    未完待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236382.html

上一篇: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一)————写在六一儿童节后
下一篇:生活中还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苟且(三)————劳动

2 郑永军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1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