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景嵩文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wen

博文

退休之乐(5):亮出了批判IPCC错误论断的旗帜

已有 5262 次阅读 2012-8-25 08:20 |个人分类:温景嵩文库|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批判, IPCC, 退休之乐, 错误论断

退休之乐(5

 

亮出批判IPCC错误论断的旗帜

 

温景嵩

201282125日写于南开园)

 

      现在谈我退休后出的第三本书:《气候变化2010——评IPCC二氧化碳变暖说,2010,北京:冶金工业出版社》。这本书比上一本书出版时间大大缩短了。第二本书出版时间距第一本竟然长达四年,而这本书距第二本的出版时间却仅仅时隔一年。其原因是有老天爷在帮忙。老天爷站在我们这些全球变暖的非主流派一边,虽然我们是少数。

事情是这样的:

      自头一年夏天我的第二本书:《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出版后,对其中全球变暖问题的研究发展得很快,而且争论得很激烈。先是联合国根据IPCC的论断,在头一年的年底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了“节能减排抗击变暖”的全球峰会,以向全世界部署并推行IPCC的这一套。然而很不幸,大会之后,老天爷立刻就给联合国来了个下马威。它不但没有按照IPCC的论断持续不断地变暖下去;恰恰相反,在哥本哈根大会之后,它反而立刻就变冷了,而且冷得出奇。据当时世界各国媒体的报道,这是一场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席卷北半球的严寒。于是,一场混乱就发生了。世界各国原来按照联合国的部署所安排的抗击变暖,立刻就被迫变成了抗击变冷。同时,这场横扫世界的空前严寒,也立刻激发出国内外气候界本来就存在的气候变化的大辩论。特别是国际上的气候科学界,本来就有人对IPCC的论断持有不同意见。现在就纷纷站出来批评起IPCC的错误论断,并提出自己与之不同的新理论,以和他们相抗衡。按照当时国际媒体的报道,这场争论非常激烈,双方都坐不下来,冷静不下去。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自然也不会沉默。自2007年我不由自主地卷入这场争论以来,就一直对IPCC的这一套有看法。根据我们对气候周期性变化的理解,我们当时就认为这次全球变暖不可能是人类活动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作用的结果,而且就不可能持续不断地变暖一百年几百年。根据我们对气候周期性变化的认识,我们曾坚持地指出,至多三四十年,事情就会起变化,气候就会再度自行变冷。在气候这种冷暖交替的作用下,IPCC所发出的那种世界末日的警报,实际上不可能发生。于是在此时期,我就又先后写成以下五篇文章:

(1)           换一个角度看全球变暖——迎接联合国哥本哈根世界峰会;

(2)           究竟是要抗击变暖,还是要抗击变冷?——喜见全球变暖少数派正在壮大;

(3)           把全球变冷变暖之争引导到正常的学术讨论轨道上来——给联合国的一项建议;

(4)           IPCC问题的政治方面;

(5)           气候变化的周期性,不确定性和气候预报。

至此,我们可以比较简要地总结一下我们和IPCC之间对这次全球变暖问题所存在的分歧,主要可归结为以下四点:

(1)           全球变暖的原因:

IPCC认为此次变暖是由于人类活动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剧增的结果;而我们却确认为主要是由于大自然本身的气候冷暖交替周期性的自然增温过程。大自然的气候变化具有多尺度的周期性变化性质,这已有极为大量的研究工作,所无可辩驳地一再证明。其中有:朱珍华1957,竺可桢1973,李爱贞,李群1998,丁一汇等人2007,新疆研究人员2007,钱维宏2010,罗勇2010等。

(2)           全球变暖的持续时间:

IPCC认为此次变暖将持续不断地增温一百年甚至几百年;而我们却认为至多再过三四十年,气候就会再度自行冷却下来,从而进入一个新的气候变冷时期。这也是大自然气候变化的周期性所致。不管人类向大气排放出多少二氧化碳,也无法阻止这个新的气候变冷时期的到来。

(3)           全球变暖的后果:

IPCC认为此次变暖将是超长期的,因此就将导致高山冰川和两极冰盖消融殆尽,海平面将因此而大幅上升,全球各大陆的沿海繁荣地带将被海水淹没,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而我们却认为气候变暖是好事不是坏事,只有气候变冷才是坏事,这已有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所一再证明。由于气候的冷暖交替,两极冰盖和高山冰川就不可能被消融殆尽,而是有消有涨,有退有进,从而维持一个动态的平衡,全球各大陆的沿海繁荣地带就可长期存在不可能被海水淹没。IPCC所谓的“世界末日”根本不可能发生。它只是杞人忧天,颠倒黑白,蛊惑人心的胡言乱语而已。

(4)           全球变暖的政治责任

IPCC认为这主要应由世界上二氧化碳排放大国来负,实际上他们认为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排放二氧化碳最大的国家,所以这个世界末日的责任主要应由我国来负。从而可以达到他们遏制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并进而可达到遏制我国迅速崛起的目的。对此我们已经予以坚决反对,并有力地揭露了他们这种图谋。我们指出,这种把大自然的变化,归结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后果上来,是一种反科学,反历史的可笑而且可耻的阴谋,是不可能得逞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同时指出由于我国确确实实存在着能源危机,所以我们也坚决支持在我国要大力开展节能减排的工作,但这与IPCC所谓的要抗击气候变暖危机的胡说无关。因此我国就应该在不受外力的干扰和压迫下,自主地开展节能减排这项极为重要的工作,以为我国子孙后代的万年生活造福。

现在来谈这一时期我在这一问题上进行研究的另一动力。有一天我的邮箱突然接到一位我从来不认识的青年朋友发来的email,来信还附上一篇他自己写的长文,说是要向我请教。这位青年朋友就是小黄——黄伟夫同志。原来他对IPCC的二氧化碳变暖说做了相当全面,相当系统又相当透彻的研究,因而在他的长文里对IPCC的错误论断做了相当彻底的批判。他的这篇长文一共涉及到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

(1)                                  二氧化碳究竟是不是主要的温室气体,它在气候变暖中究竟能起多大作用?

(2)                                  这次全球变暖究竟会不会持续一百年,甚至几百年?

(3)                                  气候变暖究竟会不会导致世界末日的来临?

(4)                                  IPCC所倡议的碳减排,碳交易之实质究竟是什么?

对小黄提出的这几个问题,有些是和我完全一致的,有些事情却是我并不很了解,尤其是第一个问题。我原来对IPCC讲的二氧化碳并没有异议,比较自然地就接受了他们的说法。然而小黄却认为有问题,而且认为问题很大。他认为二氧化碳根本就不能算作是大气中主要的温室气体,他认为水汽才是。对此我开始还有点不大相信小黄。说实话在这一点上,我对IPCC仍然是有点迷信。我之所以相信他们的这一说法,是以为这完全是个ABC的问题,IPCC的这些大专家们在这样的基本问题上不应该出现错误。然而后来小黄向我介绍了由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盛裴轩等教授合著的,2003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气物理学》。那上面载有水汽和二氧化碳吸收光谱的比较。这幅图像清清楚楚地显示出水汽对红外光谱的吸收能力,要远比二氧化碳为强,其在大气中的含量也远比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含量为大。结论很明显,水汽才是大气中真正的主要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所能起的作用倒很小。很不幸,这个基本事实却为IPCC的大专家们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然而这就使他们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也就是说他们在这个全球变暖问题的大前提上就错了。这样,IPCC就真是错到家了。应该说,他们这个错误确确实实误导了全球各国政府和人民,可真应该算是件极大的憾事!

我原来以为黄伟夫同志是位气象学界后起之秀,很可能是一位新毕业的气象学的博士,所以我很想知道他的导师是谁。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学农的,是山东农业大学刚毕业的大学生,气象并不是他的本行。真是后生可畏!看来这位年轻朋友才华出众,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大有可为!正在此时,国际气候界的主流派向我们非主流派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措辞严厉的反攻。于是我就建议黄伟夫同志把他的长文分解成四篇相对短一些的文章,以回击主流派对我们非主流派的反攻。四篇文章写好后,我把它们发给了我的一二百位email朋友。反馈回来的信息很令人鼓舞,还有好多朋友建议我们把这些文章整理一下,争取把它们正式发表,以扩大影响。于是我就邀请小黄把他的文章,和我们已经发表的这方面的文字,合在一起正式出书。他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并且建议新书书名可采用IPCC自己的系列报告标题,从而可以命名为:《气候变化2010》。不过要加一个副标题即:《评IPCC二氧化碳变暖说》。这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于是就这样,我们第一次正式地在广大读者面前,亮出了我们批判IPCC错误论断的旗帜。

此书出版以后,反映很好。看过这本书的朋友们都说,我们这本书上面所讲的道理,比起IPCC讲的那一套更有说服力,更能令人信服。

最令人鼓舞的是,就在我们这本书出版后不久,我收到了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的钱维宏教授赠送给我的,他在20111月出版的又一部挑战IPCC谬论的新书:那就是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天问:谁驱使了气候变化?》。钱教授是我国新一代著名的气象学家,该书最后一部分收录了全国各大媒体对他采访的报道记录。这里边包括有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栏目,中央电视台《气象疑云》栏目,凤凰电视台《世纪大讲堂》栏目;报刊则有《中国日报》,《科学时报》,《科技日报》,《羊城晚报》等。我很高兴,我们并不是在单兵作战。就在和我们同一个战壕里,非常幸运的是还有钱教授这样的杰出人物在和我们并肩作战。很好,虽然我们的作战风格各有不同,这丛我们各自使用的书名就可以看出。我们的书名是正面的批判IPCC,而他的书名则是用质问方式标出,而且充满了诗意。他是以我国古代著名诗人屈原质问老天爷的方式写出他的书名;然后他又以同样的质问方式,在他的书名副题中列出了四个具体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打中要害,即:全球变暖是人类活动造成的吗?看来,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钱教授是一位真正的专家,我只不过是客串,而且是一位退休老人的客串。从掌握实际数据方面看,他不仅掌握了国内的气候变化数据,而且也掌握了国外方面的数据;另一方面,他不仅掌握了气温变化的数据,而且极为重要的是:他还掌握了人类活动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碳的数据(这个二氧化碳的实际含量一般并不在气象部门正规观测的范围之内,虽然现在它已成为解决当前气候大辩论问题很关键的一个要素)。这样,钱教授就得到了在这场气候大辩论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结果。那就是:在年际和年代际的气温实际变化和人类活动排放出的二氧化碳的实际变化呈现出一种反相关的关系。亦即:当气温升高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反而随即降低;反之,当气温降低时,二氧化碳排放量却因之而升高。钱教授在这里接着就郑重指出:事实证明,正是气候变化驱动了人类活动排放出二氧化碳的变化,而不是相反。也就是说,人类活动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并没有驱动了气候变化(前不久在今年6月份,钱教授在他又由科学出版社出的一本最新著作:《中期-延伸期天气预报原理》之中的第二章《认识气候》里,他再次重申了这个在气候大辩论中极为重要的结论)。就这样,IPCC的二氧化碳变暖说现在铁的事实面前彻底破产了。

在此以后,我感到人们对IPCC的认识和评价,有明显的改观。一位朋友告诉我,现在相信IPCC那一套的人越来越少,而相信我们关于气候变暖是大自然周期性增温的一种表现,这样的人却越来越多。而我国各大媒体也就不再那么卖力气地宣传IPCC的谬论了。这当然,主要的功劳应该归功于钱教授的努力。另一方面,我认为我的努力也是其中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因为,我曾经把冶金工业出版社赠送给我的200本书,绝大部分都送给了我的亲友。鉴于此问题的重要性,我还给中央九常委每人赠送一本(实际上从上一本书《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开始,我就给他们每人送书),以供他们在决策时参考。此外还送给实际负责处理全球变暖问题的,国务院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先生,以及国务院应对气候变化司的司长苏伟先生每人一本。对这个司的集体还加送了五本,以供他们在处理此问题和世界各国打交道时参考。有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谢振华先生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参加一次应对全球变暖国际会议时对与会者说:二氧化碳变暖说并不是已为科技界所公认的科学定论,事实上就还有不少科学家认为此次全球变暖只不过是大自然周期性增温的一个表现而已。显然,我感到他是收到了我送给他的书,而且已经看过,现在就把它拿来对付国际上的IPCC谬论的支持者来了。我们的努力并没有付诸东流。对此,我感到十分的欣慰。很好,这是我退休以来的又一次大收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85-605777.html

上一篇:退休之乐(2)——事情要从头讲起
下一篇:退休之乐(8):简短的结束语——要怎样才会有退休之乐?

11 黎夏 武夷山 周少祥 张学文 赵大良 杨正瓴 赵建民 郑融 杨斌 杨学祥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6 1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