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我在美国遇到典型的“民科”

已有 6418 次阅读 2011-6-10 00:02 |个人分类:走南闯北|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民科,美国| 美国, 民科

我在美国遇到典型的“民科”

(王德华)

 

【说明:本文写于2009年。看到最近关于民科的讨论,找到了以前的这些文字。】

 

以前不知道“官科”和“民科”这种区别,知道学习陈景润时代,许多对数学疯狂热爱的业余研究者。前些年也时常见到有人执着要制造永动机的故事。科学网上一些争论,算是明白了这两类科学家的区别:吃官饭的,业余的;受过专业训练的,纯粹是个人爱好的;循规蹈矩按照科班的,独创一套“奇思妙想”的;靠发表学术论文进行交流的,靠个人著作和个人宣传交流的… …

 

也很敬佩这些人的执着和独创精神。没有想到自己在美国亲身经历了民科。我的房东,Mike,按照现在的划分,应该属于典型的民科。

 

刚到第一天,他问我从事什么职业,我说生物学。他就忙着询问生物能量转换问题,动物的能量代谢问题,神经信号传递问题,大自然的进化问题…… 哇,自己心情还没有静下来,就被他一连串的问题搅得晕乎乎的。

 

Mike,已经退休多年了。本科学历,曾在航空部门干过技术设计,后在其他部门任工程师。4个月前开始学习物理学,半年前对环境问题感兴趣。给我的名片上是本地区的社区设计负责人。

 

最近终于明白了他的规划。他提出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大意是物理世界和生物世界,能量是相通的,大自然的造化不仅作用于生物世界,也作用于物理世界,道理是一样的。因此,生物世界的规律,可以反映在物理世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鉴于这个思想,他提出了一种设想,设计一个系统,利用自然界中的废弃的含能量高的物资(如松树的针叶等等),自动聚集和产生能量,来净化这个地区的湖水,就是这里的松树湖 (Pine Lake)了。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向你讲他的设想,让我给他判断。每次,我也都是说,听起来有道理,不过生物系统的代谢规律很复杂,跟物理世界是不一样的。可以相通,但是机理不同。他坚信是相同的。

 

他不是凭空想象,他很谦虚,很好学。他几乎天天坐在计算机前查阅资料(主要工具是维基百科),他了解线粒体的工作原理,知道神经通路的调控信号,知道分子生物学,知道基因组学,还了解跳动基因。他几乎无所不知,说起模型预测,他会给你讲马尔科夫链;说起运动,他给你讲人体力学;说起养生,他给你讲食疗营养;他对生物多样性感兴趣,对鸟类起源感兴趣,对达尔文感兴趣。

 

他在自己家里将罐头瓶子里放入油,拍摄录像,观察分子运动和能量转化;将椅子斜放着,观察力与能量;将鸡蛋壳放在塑料盒里,观察变化;将喝剩的茶叶放在瓶子里,观察变化;将一种含淀粉高的植物根,捣碎了,放在盒子里,观察能量变化… …每天都在忙活,每天都有新的想法,每天都有许多许多的问题。我说你应该是个很优秀的科学家,他说他从去年开始想换换脑子。

 

前些日子我在忙着写基金申请书,他也忙着准备基金材料。说是社区里有一个项目,几百万美元,现在接受申请,第一轮筛选出50项左右,进入第二轮。他那段日子电话不停,咨询,找关系,推销他的想法。他想造福于当地的事情,又是新的创意,是应该得到资助的。

 

他下载了大量的文献,阅读了许多的资料,看了线粒体的结构,找到线粒体膜的成分。他最后将着眼点放在了生物膜上。他说他就是要将生物的一些结构人工设计出来,让它们具有生物体内的功能如可以聚集能量,产生能量,自我调节。我们聊天的时候,他经常征求我的意见,总觉着我这个在他眼里的生物学教授,给他肯定是他很大的幸福。他说他的朋友们,有的说有道理,有的说他疯了。尤其是他的一位在大学工作的朋友,坚决不相信他的想法。他到社区办公室,跟有关官员讲他的想法时,开始也是得到想法不现实的评论,只是在他的一再努力下,总算同意他参加申请。

 

在一次讨论的时候,他很严肃地征求我对他项目的看法。我想也不能太随便了,老是鼓励也不行啊。我们坐下来,喝着中国茶。我给他讲,我是学习生理学的,不懂物理学,对分子生物学和化学等不是很熟悉。生理学是讲究功能的,功能是由系统执行的,如我们消化系统是由口、胃、大肠、小肠、盲肠、直肠等等构成的;神经系统也是这样的,生殖系统也是这样的,等等。这些系统是由神经系统统一调控的,很协调,很细致。出错了,就生病了。一个生物器官离体后如何执行其体内的生物功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人工合成一个生命器官可不简单。你要制造一个大的生物膜,让它能将自然界中的能量按照生物学规律来传递和转化,困难很大。最最重要的,有设想可以,我们生物学最讲究数据的,你最好有实验。有了实验结果,或者前期的研究,你去跟社区负责项目的官员讲,他们就容易接受了。他说他知道实验很重要,他家里这些实验不是正在进行吗?我说这样的实验肯定不容易被接受,你可以联系大学或者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跟他们合作试试。他说不可能,人家不会理他。但他就是坚信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值得赞赏的是,他喜欢看书,喜欢钻研。前些日子,媒体报道美国一个机构人工合成了一个生命结构,我将信息转给他,他马上查阅了大量相关的资料阅读。又一次我说刚报道了女性为什么比男性容易发胖,是激素导致的能量代谢效率不同造成的。他让我给他在大学里下载全文,他认真阅读,又产生了很多想法。

 

这个房东让我的生活很充实。他确实是个喜欢动脑思考的人。他的内弟神经系统患病,行动失调。他查阅资料后,跟我说,他判断不是神经系统出了问题,是支持性的结缔组织出了问题,他问我有没有能够帮助生长这种结缔组织的药物,他说只要长出来了,保护住神经系统,问题就解决了。他说他要查阅资料,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Mile的故事很多,是个喜欢学习喜欢思考,并且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老人。尽管我总觉着他的想法有点悬,我曾建议他试试生物反应器原理不就得了,成功的例子不少了。他说奥巴马上台后,能源问题是个大问题,是个好时机。还说,华人朱棣文担任美国能源部部长了,很支持这种研究的。

 

到今天还没有接到社区关于他的基金项目的消息。

这就是我经历的一位典型的美国“民科”的故事。

 

(王德华 2009.3.27



谈谈科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453455.html

上一篇:【征文】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
下一篇:最难过的是做不好应该做好的事情

16 刘庆丰 刘全慧 杨秀海 蔣勁松 杨正瓴 刘钢 齐霁 陈国文 李毅伟 李学宽 李志俊 宁磊 iwesun sunxiaofei techne zgg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8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