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urman 搞物理,80后,曾浪迹中科院两个所和丹麦一大学从事多年超冷原子实验和量子模拟

博文

《量子三部曲》之《狄拉克之旋》12,断点(结局)

已有 7733 次阅读 2014-6-16 04:59 |个人分类:狄拉克之旋|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狄拉克之旋》

第三章,反物质

 

12 断点

 

一桶凉水从头顶浇下,狄莫费力地睁开双眼,模糊地看到眼前一片狼藉。他被带回了反物质实验室。小林志雄坐在椅子上,嘴被胶带封着。大腿上中弹,鲜血直流……

狄莫想挣扎,却发现双手已经失去力气。

眼前哈桑正和另一个恐怖分子头目在争吵。恐怖分子举起手枪朝向他,但被哈桑拦了下来。然后这个头目很不情愿地将手枪递给了哈桑。

哈桑拖着狄莫已经站不稳的身体,一觉踢开了激光调试实验室的门。对,就是这个仅仅和反物质主实验室只隔一道门,狄莫每天都工作的房间。

狄莫稍稍站稳,就看见哈桑举起手枪对着自己。

……

“砰!”

枪响过后,狄莫感到左腹突然剧烈的疼痛,鲜血喷涌而出。子弹那一点点动量却带着他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向后倒下,他的后脑狠狠地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那个每天他都要走过的地方。

狄莫用左手去捂住伤口,但一股股的鲜血依然从他的指缝中向外流动——就像他无力控制的时间一般。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但他依旧能听到外面那剧烈的枪声,还有那些他听不懂的阿拉伯语叫喊声。

他吃力地将双眼睁开一条缝,隐隐约约地看见哈桑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他一眼,随后用手一甩重重地关上门。门外的枪声变得不那么刺耳,但依然可以听到。昏暗的室内,只有仪器的表盘上那些微弱的LED光芒。

渐渐地,门外的枪声也变得模糊,狄莫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双眼也已睁不开,他逐渐地昏迷过去……,好像身边的一切都变得与他无关,彻底无关……

……

……

这事件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大型科学实验室的恐怖袭击。就在MOT视频上传后的第三个小时,在CERN地面守候已久的GIGNGSG9两支特种部队,以及少量SAS成员收到了强攻的命令。随即炸开入口,功入CERN。整个行动不超过半个小时,恐怖分子被全歼。科学家2人死亡,5人受伤,其余全部获救。CNNBBC称在恐怖随身物品中发现沙特反对派旗帜伊朗什叶派领袖的画像。

……

……

中东,沙特阿拉伯政府宣布平息骚乱,解除戒严。同时向伊斯兰世界保证今年的麦加朝圣将如期举行。伊朗和沙特互相指责是各自境内骚乱和恐怖袭击的幕后黑手,两国剑拔弩张,向波斯湾以及伊拉克边境大量屯兵。世界陷入石油危机的边缘。

联合国出面调停,但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暗地里向双方兜售武器,以原油结算。

……

……

刺眼的灯光……零星的金属敲击声……全身毫无知觉。狄莫隐隐约约感觉到整个鼻子和最都被塑料的东西罩着……

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我还活着……”狄莫发现自己

过了几分钟,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护士掀开走了过来,让狄莫感受到了“天使”温暖。

Hi,你醒了。伤口愈合的不错。”

“请问我昏迷了多久?”

“手术是前天晚上做的。手术后大概已经40小时了。”

“谢谢,救了我一命。”

“隔壁的病人说是您的同事,看见您醒来就叫我告诉他,可以吗?”

“当然可以。”

……

不一会儿,小林志雄就坐着轮椅被护士推了进来。一条绑着厚厚的绷带。

“咱俩够走运,都还活着。”

“老板,你的腿绑的像木乃伊一样,哈。”

“别笑话我,你看你肚子,绑的更像木乃伊。”

护士离开。

“对了,正勇怎么样?”

小林志雄突然表情变得严肃,一言不发。

狄莫已经知道了结果……

“我当时以为你也死了”小林志雄长舒一口气,“我从中枪到被救,被送进医院,做手术,头脑一直是清醒的。手术后我特意拜托医生帮我查一下你们的信息。你被救过来了,枪伤没有中要害。正勇没你那么幸运,胸口中了三枪,枪枪致命。”

“我们当时抢了枪,然后去找你和其他人,太鲁莽了。”

“你们太傻了,当时应该躲起来,就那么几分钟,特警就到了。”

“正勇当过兵,枪法很好,我们一路上干掉了三个。”

“两个,你们漏了一个。你俩抢了枪逃走之后,哈桑他们几个人就把我带回了实验室,结果看见同伙躺在地上,全是血,但还活着,向他们指着你俩逃走的方向。那个大胡子准备一枪打死我,结果被哈桑按了一下打在我腿上。两人吵了几句,把我绑住,就去追你们。过了十分钟左右就把你一人拖了回来。我猜正勇已经中枪死了对吧?”

“对,我想起来了,他背后中的枪。”

“后来哈桑把你扔到激光室开了一枪,我以为你也死了。”

狄莫低头看了看伤口的位置,“看来,哈桑并不想杀我。这一枪射得很偏。”

“他跟我说过他不想杀任何人,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这些袭击者一个都没活下来。”

“啊?哈桑也死了?没有一个人投降?”

“那一幕我都看在眼里。就在你中枪不到一分钟,特种部队就冲了进来。哈桑已经举起了双手,但是大胡子在他后向特种部队们射击,结果可想而知,都被打成了筛子,连地上那个都没幸免。他真是幼稚,以为这些亡命徒只是做做样子。”

“他跟您讲了他的身份?”

“他说这些事情只告诉了咱们两人。因为我是这里的领导者,你是他朋友。他的计划是回实验室先把正勇放了,骗其它几个人说咱俩是最重要人物,然后带着咱们一起投降。但我那时就知道,咱们两个要跟他一起陪葬。

“就是说哈桑和你我最后都会被灭口?”

“对,幼稚的哈桑,他怎么能玩的过那些政客。王室让他当敢死队,显然是让他送死的。据说那帮雇来的恐怖分子还愚蠢地以为面对的是他们贩毒时候遇到的警察,还迎面射击火力压制,结果一个接一个被击毙,连投降的时间都没有。当然安插其中的敢死队目的就是不留活口,比如那个大胡子。”

“可是哈桑的一家老小都被王室控制着,他是迫不得已必须合作,毫无选择的余地。”

“这个我理解他。而且直到那时,一切还是沿着他的计划进行。但是两个偶然因素令他始料不及,一个就是没人会想到咱们这里有位服过兵役的朴正勇。换句话说,本来死的应该是咱们两个,正勇救了咱们。”

“也就是说正勇是替咱俩死的……”

“可以这么说。”

“另一个因素呢?”

“另一个……狄莫,我曾经跟你抱怨过多次激光器经常失锁的事对吧。”

“对,可是我嫌麻烦,换整个锁频系统会耽误时间。况且一般都是一两个小时才失锁,重新锁频就可以了,不碍事。”

“如果三个小时没人管呢?”

“三个小时……我靠,难道???MOT掉了?”

“当着全世界的面,互联网直播,一团用来吓人的‘反物质’突然消失!”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特种部队突然发起进攻了。没想到这破激光器关键时刻救了咱们一命。”

“不如说是你的懒惰救了咱们一命……”

MOT突然消失,哈桑就把你叫了出去要解决办法,随即外面一声巨响炸开入口。然后我和正勇抢了枪,从另一个门逃了出去。然后你们回来,打算恢复MOT,结果发现我俩跑了。然后你中枪,被绑起来,他们去追我俩。我也被抓了回来,中枪。特种部队攻了进来,救了咱俩。”

“就是这样,整个过程加起来不到15分钟

……

……

“狄莫,你现在也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小林志雄严肃地说,“就像哈桑一样,一边是推翻王室专制,寻求自由平等。一边为了家人的安全,选择跟王室合作。哈桑选择了后者。现在你也要面临同样的问题。一边是为了沙特的抗议民众而告诉世界真相,一边是为了哈桑家人安全而闭口不谈。你会怎么做?”

“我会告诉世界真相。首先,我们的职业就是在追求真相,自然的真相,不对么?其次,我不相信王室真的会保障哈桑家人的安全,也许他们已经死了。”

“如果你保守秘密,沙特王室会偷偷给你一大笔钱,让你一夜暴富,接下来的人生衣食无忧,别墅,豪车,抱得美人归。如果你对媒体说出真相,你将面临着被追杀,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即使回到中国,沙特王室也会通过政府间的合作毁掉你的生活,你怎么选?”

狄莫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抬起头:“老板,如果朴正勇不死,我非常有可能选择前者。

OK,我明白了。咱们一起承担。”

……

……

欧洲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了CERN恐怖袭击事件后,对当事科学家的采访。两位不愿透漏姓名的科学家指出恐怖袭击乃沙特王室一手策划,嫁祸于国内反对派。世界舆论一篇哗然,陷入争论。由于沙特方面限制入境,记者无法联系到恐怖分子头目,曾在CERN工作过的科学家哈桑阿里的家人,真相仍然扑朔迷离。

……

……

一位沙特前政府官员向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透漏此次恐怖袭击的策划始末,随后维基解密网站上出现相关资料。政府官员出面辟谣,沙特陷入新一轮抗议和骚乱。国际油价上涨。

……

……

“恢复的不太好,我这条腿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了。”

“放心,老板,没伤及脊髓神经,问题就不大。”

“我不再是你的老板了。你听说了吧,Hansen引咎辞职了,整个反物质组烟消云散。”

“听说了,根本不是他的错。只不过事情影响太大,舆论压力抗不住。”

“东京大学打算让我回去专心教书,完全离开这里。”

“噢……那你回去做麻辣教师GTO?还是神探伽利略?我仿佛看见了成群的卡哇伊学生妹。”

“哈,别开玩笑,就这腿,霍金还差不多。”

……

“我们没有机会再做反物质了,狄莫,你今后怎么打算?”

“我想先回国陪陪父母。然后再想想今后做什么,也许做跟自旋角动量相关的实验。说实话,中弹的时候,我真的很怕死,我想到了生命中很多值得珍惜的东西。你知道,手术之后,我电话打回家的那一刻,不只是我妈,连我当了多年兵的老爸都哭的不成样子……唉。”

“唉,我的妻子和女儿也是……活着真好。也许我们也应该去韩国看看正勇的父母。知道吗,真田英为此特意学了几句韩语,已经代表我们拜访过他家一次了。”

“恩,这必须要去。”

……

……

“这次事件,是我们的人生一个断点。突如其来,改变了一切。就像量子叠加态被测量了一样,让我回到了自己的本征态。断点过后,我还要勇敢地走下去。如果我是个狄拉克方程描述电子,那么这次的测量结果就是spin down,回归自我”——狄莫。

 

《狄拉克之旋》完

 

 

 

等等,有了spin down,怎能少了spin up?如果您期待一个更悲伤的结局,上面的就是,您可以到此为止,这个就是结局。但如果您期待一个更梦幻一点的结局,请继续:

……

……

“你小子居然经历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唉,我这大半辈子活的都远远不如你的这两年精彩。”李武越非常感慨。

“事实难料,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出去这一趟。”

“吃过枪子,真行。伤口完全愈合了吧?”

“没事了。可能以后激烈运动的注意点,踢球或者游泳应该无大碍。”

“好吧。你这次回来的真是时候,刚好赶上咱们春游,一起去吧,散散心。”

“不会又是以前那个什么古镇吧?”

“哈哈,还能是哪儿?年年都去,我也烦。”

“让我再体验一回江南水乡也不错。”

……

在宾馆用笔记本打开许久不用的QQ,狄莫无意中看到了赵婷婷QQ空间的更新,一个刚出生的小宝宝。于是狄莫好奇地点开她之前的照片。两年不见,发现她和那个官二代复合了,去年结了婚,今年刚生了小孩。

……

两天后。

“狄莫,往这儿走,右拐,有个石桥,上面有人等你。”李武越在整个实验室游玩的队伍中突然拦下狄莫,指着一个路口。

“啥?有人等我?真的假的?”

“没错,赶紧去。我们大部队就先坐车回去了,你自由活动。”

“晕……到底谁啊?把我扔这儿。”

“你过去就知道了,走喽,bye……”

狄莫一头雾水,但还是按照李武越的指引走了过去。

……

这条小河畔游客比较少。狄莫看见一个倚靠在石桥栏杆上的背影,一把张开的纸伞挡住了身体的绝大部分。

“不会是沙特王室查到我身份,派特工来做掉我吧。”狄莫想想,自己都觉得好笑。

越走越近,狄莫越来越诧异。伞的背后究竟是谁?我认不认识?李老师卖的什么关子?

……

狄莫看见这个身影穿着长裙,身材婀娜,心想不会是李老师变向给他安排相亲呢吧?他确实提过这事,说大龄青年了,该成家立业了。问题是这也太唐突了吧?不过这到符合李老师这个老顽童的风格。

……

“您好,请问是您在这里等我吗?”

持伞的女孩缓缓地转过身,狄莫顿时惊呆。

……

“吓傻了你?心里乐开花了吧?”

“居……居然是你!Oh My God!”狄莫已经乐的合不上嘴。

“哎呀,你轻点抱,勒死我了……”

……

“天哪……让我平静一下。你居然能找到我老板,设计这一出。”

“你以前跟我提过的李老师的,忘了?”

“哈,对。你是不是想我了,找不到我,然后问的我老板?”

“想得美啦。我是看新闻,那个欧核中心被劫持了。然后查到李老师电话,想问问你死了没有。”

“哈哈,那么盼我死啊?说真的就差一点。”

“逞英雄,不要命。让我看看你的伤。”

“这儿呢……啊!轻点按,疼……”

“你以后让我生气我就按这里。”

……

“这真是个大惊喜,你在这儿等多久了,小弦?”

“还可以,李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快到了,我才从酒店出来的。”

“那咱们往回走?”

“先陪我逛逛嘛。”

“好,没问题!”

……

“小丫头,还是那么漂亮。”

“你去了次欧洲,更会甜言蜜语了。”

“我以前这样吗?”

“当然啦。”

“其实吧,我在那边是天天想你,彻夜难眠,整天YY咱们重逢的场景。”

“骗人!”

……

 

《狄拉克之旋》完(这次真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127-803686.html

上一篇:《量子三部曲》之《狄拉克之旋》10,囚禁
下一篇:从“Feynman事件”看娱乐炒作对科学传播的损害

3 罗永铮 文克玲 linhongy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05: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