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亲历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

已有 609 次阅读 2020-5-28 17:06 |个人分类:个人藏书书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亲历1949527上海解放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20528发布(第24898篇)

 

   1941,我随父母由长江中游的孤岛江苏扬中西来桥,迁居上海,先住虹口区乍浦路,抗战胜利前夕迁居沪西长宁区大西路1号,解放大上海前夕又搬至虹口区嘉兴路桥附近的嘉兴路45-47号。这里是商住两用的两门三层连片楼房,前门临街,后门向弄堂。我的父母、我们三兄弟、二姐夫二姐一家住在一起。四川路桥等跨越苏州河桥梁是激战争夺地,跨域苏州河支流横滨河的嘉兴路桥也是上海战役的必争之地,每晚这里都能清晰地听到隆隆炮声。当时的心情一则以喜,我们明白离上海完全解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另外也有忧虑,不知道我们的住地会否家中毁于战火。那时我们将所有的窗户的玻璃全部用旧报纸撕成的长条贴上米字型,生怕枪炮走火打碎或者震坏玻璃。我当时在附近前进初级中学读初一,学校董事长是爱国反蒋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时,学校早已停课。平日我们躲在家中,盼望上海早日解放,国民党军队尽早撤出上海,免得上海的居民在交战中蒙受惨重损失。我们集中住在屋子里较为安全的地方,重要的细软物品放在稳妥的地方,以防国民党逃兵冷不防进屋抢劫骚扰。夜间则点着昏暗的煤油灯守夜,不让外面看到里面有灯光和动静。连续几天搞得大家心神不定,不过26日这一夜睡得格外的好,清晨醒来外面很安静,没有动静,似乎枪炮声也有些疏远。我从住的三楼窗户缝看到马路对面的屋檐下有一排解放军战士齐刷持枪靠地休息。我立马疾步下到一楼,从一楼门缝里看门外,也有不少解放军整齐持枪靠地半躺在屋檐下。是啊,在战乱之际,也听说解放军颁布了严明纪律的告示。解放军战士带枪靠地在屋檐下休息这一幕,在527清晨这一幕,也是我对上海全面解放时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一夜之间,上海换了人间,也换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军队。尽管国民党的媒体对于共产党和解放军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不过对我并无什么影响,在我所在家乡扬中西来桥已经有了亲身的体验。这里曽是新四军的根据地,新四军纪律严明,绝不扰民是有名的,我们家也有不止一位近亲参加了新四军,还是职位不低的共产党人、而同时活跃在西来桥的“国军”(国民党部队)、“和平军”(伪军)的军纪极其糟糕,知晓战争中最要防的国民党这些残兵败将。真没想到上海解放那么快,解放军的严明纪律,保护了老百姓不受国民党抢掠,得到老百姓拥护绝不是偶然的。28日,上海居民在地下党和进步人士的组织下走上了街头游行欢庆上海解放,拥护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游行队伍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吆,呀呼嗨嗨伊个呀嗨!我也参加了游行队伍,跟着哼起来,从嘉兴路一直走到吴淞路口消防大队附近的《前线日报社》,这是一家蒋介石嫡系部队汤恩伯控制的报纸,隐约发现这里似乎有过激烈的交战痕迹。又过了两天,我还壮着胆子进入尚无人看守的《前线日报》里,看到散满一地铅字,好像已经没什么完好的设备。又过几天我还跑到战上海的要地四川路桥,在这里看到有着更为激烈战斗痕迹。

在上海我总共住了13年,读小学和中学,1954年复兴中学毕业考入北师大历史学系,此后一直在北师大任教至退休并常居北京,前几年我回到上海,外甥驾车专门经过嘉兴路桥,附近楼房、明河与桥均已不见,真是旧貌变新颜,当然我所居老宅也已荡然无存,嘉兴路沿街前些年为市容改建扩建需要已经全部拆除,想在原住地体验当年情景已经不再。最为遗憾的是当年没有留下可供回忆任何老照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235379.html

上一篇:钱乘旦著《第一个工业化国家》【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8年】
下一篇:有感于疫情以来第一次进北师大教学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2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