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赵耀贵著作的历史贡献和未解之谜

已有 795 次阅读 2018-6-6 07:25 |个人分类:纪念沉默道钉|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赵耀贵著作的历史贡献和未解之谜

--就《沉默的道钉》系列答台山台专访之十二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8606发布

5月20日上午在近180分钟内,专程来京的台山广播电视台吴世民、刘蓬勃先生就北美铁路华工问题对我进行采访,我逐一回答了他们提出的16个问题及其后的补充提问。在记者提问中提到:“华工后代赵耀贵写出了《横贯大陆铁路的无名建设者》一书,以严谨的数据分析还原了华人先驱者的历史贡献,为加州铁路史和华人移民史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请你介绍一些你了解的赵耀贵和他的事迹。

   下面是我答复的文字整理稿。

我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认识铁路华工后裔赵耀贵先生的,2007年4月11日我的博文:介绍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后裔赵耀贵出版的《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已经作了详细说明(请见附文)。文中专门谈到了赵耀贵先生贡献的一段话: 赵耀贵(William F. Chew)的祖父赵荣贵1870年来美,担任筑路工人。现年74岁的赵耀贵是美国太空总署的退休工程师。他花了几年时间在加州萨克拉门托铁路博物馆地下室旧纸堆中发现了铁路公司当年付给华工的薪水纪录,他查阅了1864年至1867年的铁路工人原始工资单,找出约1500个华工姓名,扣除部分重复的名字,约有900个姓名是单独的,这些加州华人先驱者的姓名,都收录在他的书中。经过计算他发现薪水较高的是铁匠,每天1.34美元,劳工合约商,每天1.15美元,工头每天1美元,铁路司机、伐木工人都是一元,厨师每天0.66美元;侍者最少,每天0.60美元。扣掉一些成本花费,平均每名工人一个月薪水30美元,还要偿还来美的借款、利息、旅费、食物和草药、人头费之后,每月只剩12美元了。他研究了当时工人因筑路受伤和死亡的情形,发现伤亡率远高于其它工程。铁道工程在凿山洞时,每天有2030人伤亡。在中央太平洋铁路承担的690英里工程中平均每3.2公里死亡3名工人。赵耀贵说,最保守的估计,华工至少死亡1000人,与1882年建巴拿马运河死亡8人,1904年建纽约地下铁死亡50人相比,死亡率远远偏高。他还从1870年的萨克拉门托的报刊上发现了约2万磅人骨的消息,据测算是1200位铁路工人的尸骨,可以确定,当年在铁路修筑过程中,已有大量华工丧命。前不久,他出版了《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一书,为加州铁路史和华人移民史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资产。(参见黄安年编著:《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第90页,五洲传播出版社,200610) 

 

   20159月我和李炬合著的《沉默道钉的足迹》一书C7华工著作中第一部说到的就是他的《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称他著作“推动了美国铁路华工史的深入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他通过山东齐鲁电视台以他的名字在新浪网上开微博,却因健康原因未能坚持下来。他过早地离开了本可在铁路华工研究上更上一层楼的研究。”(第172页)

   借此机会,我要说说美国出版社为笔者单印一本WilliamF. Chew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的故事,(请见黄安年的博客/2015115发布)美国铁路华工后裔、航天工程师William F. Chew2004年著的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是我一直要购得和寻找的书。但是很遗憾通过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中国人民大学图书,以及在美国的袁清教授等,都一直没有找到这本书,后来网友张渐国先生帮我在纽约公共图书馆找到了这本书,并复印了封面等。20155月下旬,我来到美国Chappaqua, NY小住,抽空查找赵耀贵的专著,发现该书出版时印量极少,市面上已经买不到,出版社已经不再出版。后经商议,出版社同意专门为我购买此书打印一本并用快递送达我住的Chappaqua, NY,105正式订购此书,中间经过一些周折终于在1016下午(我17日晨离开美国去加拿大)送达我家中。一个出版社,能够专门考虑读者的特殊需求,专门打印一部已经绝版的书,这还是我所见的第一次。该书版权页写明2004年版,20151010再版,这再版就是唯一的一本。赵耀贵的专著16开本128页,连同附录25页,总共143页,其中原始资料丰富,不可多得。唯其深入研究且已绝版,更需广泛弘扬,资源共享。

我们如何从赵耀贵的著作得出实事求是的科学结论,在学术界的看法并不一致。这突出表现在大批华工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设是1864年还是1865年?这涉及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领导层认识到需要起用华工在18631864?还是1865年?

笔者注意到赵耀贵所依据的文献资料并非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全部,而是其中一小部分的工资档案。确认一个经得起检验的学术结论,不能仅仅依据孤证,还需要有其他实证资料作佐证。举例来说,中央太平洋铁路兴建于1863年,目前我们没有看到1863年有华工参与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实物证据,但是1863年时在旧金山和加州等矿区已经有许多华工、华人存在,无法否认其中可能有华工应招受聘于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兴建。赵耀贵查到了1964年一二月的工资单,但大批参与的是1865年以后的名录。从目前文献档案资料和公司和内政部报告看,大批招聘华工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是1985年的事情,1864年有华工参与是个案,无足轻重,1863年虽尚无发现,但不能完全排除。铁路公司领导层认识到需要雇用大批华工来扭转公司困境是1865年的事情,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合情合理的判断,大批华工参与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是1865年。学术界无需纠缠在最早参加在1884还是1863年目前难以厘清的问题上,因为最早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领导层认识到起用华工的必要是那一年,是18631864,还是1865?在我看来,重要的是惟有大批雇用华工参加才有可能根本改变公司的困境。

我在《从赵耀贵“第一位华裔铁路工人的雇佣日期”说起》博文黄安年的博客/2014年12月16日发布)中有如下一段表述:

“华工何时开始参加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这是一个在铁路华工史研究上有争议的问题。这个问题涉及150周年算在2014年还是2015年。目前确认这一问题的最重要依据是当年照片能否证明,这是因为当年照片从技术上说是难以作伪的,至于照相师是否选择华工拍摄就难以考证了,除非有照相师的记录,与此同时需要有文献记载,而铁路华工后裔赵耀贵的著作提供了“记录最早铁路华工雇佣日期的,是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第26和第34号工资单,时间分别是1864年一月和二月。这份资料显示,AT是这群华工的领班,而HW则带领一队由23位无名华工组成的小队,他后来成为最大的劳工中介人,并成立了HW公司。据可靠推测,HW是少数坚持到大陆铁路最终完工的华工之一。”有人从而得出结论“上述两张工资单,确凿无疑地证明了华工早在18641月就开始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的修筑了,而不是先前被广泛认为的从1865年春天才开始。”

问题是,中央太平洋铁路于186318就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两条街道的相交处破土动工。然而,其后从西部往东的路段,一开始便是最艰难的工程。赵耀贵发现并据此研究得出结论的资料是18641-2月工资单,他并没有发现1863年的工资单,因而不能排除还在1863年就有在美国的华工受雇于中央太平洋铁路工地。

更为重要的是1863或者1864年间究竟有多少华工受雇于中央太平洋铁路工地,目前没有充分的资料,反到有足以令人信服的资料说明铁路公司和官方认可大批雇佣铁路华工的时间在1865年。这样一来,我们不妨将最早开始和大批参加的时间分开来叙述。

笔者在《最初50位铁路华工是怎样被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雇用的?》(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4107发布)博文中写道:

我们可以得出这样几个印象来:

1,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劳力问题是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当时联合太平洋铁路和中央太平洋铁路各从相反方向推进,前者速度远超过后者,中央太平洋铁路陷于81的困境。

2,中央太平洋铁路领导层曾试图启用在押犯、自由黑人、墨西哥雇工、内战中的南方俘虏、白人劳工等,效果均不佳。

3,公司领导层对起用华工看法分歧怀疑论者居多,在几乎面临绝境的争执中不得已采纳四巨头之一克劳克的建议雇佣50名华工试试(18652月),结果效果奇佳,50华人的出色刻苦的基础性劳动完成任务,逐步征服了公司领导层。后继续雇用并扩大华工人数。

4,四巨头之一斯坦福18651010向约翰逊总统的报告,打算以最优厚的条件,再增加华工人数,因为没有他们西段工程不可能在要求期限内完成。

5,到1869年西段雇佣华工近万人,在整个工程中,4/5以上是华工。

6,由此,我们对于大批华工开始参与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的时间起于18631864,还是1865年就清晰了。虽然18631864年也有少数华工参与,但人数不多,也非公司领导层的集体决策,大批华工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一般认定1865年开始较为合适。

7,我们有理认定,2015年是大批华工参与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的150周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33682.html

    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由于某些著作过于强调1864年而非1865年,如生某《美国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华工》博士论文(2007)突出强调“从1864年开始,华工加入了铁路建设”,“根据目前中央太平洋铁路华工课题中最关键、最权威的材料原始工资单,重新确立了中央太平洋铁路首次招募华工的时间。2010,中西书局版)《金色道钉—筑建中美和平发展之路》(2015年8月中西书局,实际上9月才印出少量样书),时任中国侨联主席为该书写序并主持首发式(9月17日)在署名林军的序中称“从1864年起”,而非学界通常所称的“1865年”;沈博士著《金钉—寻找中国人的广东记忆》(广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1月)写道:“学术界普遍认为,1865年,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雇佣首批华工。然而赵耀贵先生在获取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档案后研究发现,首批华工的雇佣时间为1864年。这为我们重新认识和深入研究美国铁路华工历史打开了新路经”

2017年4月24日我在《再谈大批华工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是1865年还是1864年?》博文中谈到有人“以赵耀贵分析的工资单来推断1864年前不存在华工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可能,但是赵耀贵没有发现的,并不能排除1863年开始修建时就有个别华工参与的可能性。或者说这种推测具有不确定的风险。赵耀贵的工资统计清楚说明从1864年起,为何没有1863年不清楚。有意思的如果仔细研读的话,赵著的华工附表中有一处写“Kung Co. May 1863”(依据笔者本人2015年10月中在美国直接联系美国出版社购得的原著)这里的1863是否错印不得而知,这是唯一一处写着1863年的,需要查对原件存厘清。

“我们肯定1865年是大批华工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建设的一年,但是并不能确定是1863年还是1864年才有华工参与建设,哪怕1863年只有一二人参加,不能说开始于1864年。从科学的研究态度出发,最先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建设的华工很大可能性是来自美国的淘金工或者其他华工,单推测毕竟不是事实本身,需要论证。武断1864年是开始年需要经得起究竟1863年是否有华工参与的严格的科学论证,有足够的证据说明1863年不可能有华工参与,哪怕一二位华工?没有严密的科学论证,那么所谓“第一人”之类的说法就存在漏洞了。”“笔者一直主张大批华工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以1865年为宜。《道钉,不再沉默》増订版前言(2014年8月)写道:“2015年是华工建设天平洋铁路的150周年”。《沉默道钉的足迹》序(2015年6月)写道“2015年是大批华工参加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的150周年。”在我为《中学历史教学参考》所撰写《找回兴建中央太平洋铁路华工历史印记》(20153月)中,笔者写道:“最早参与铁路建设的华工并不是从中国招聘过去的,而是已经在美国的华工。他们的名字早已无法考证,但这些人很可能是最早去美国的华工----有的是淘金工,有的是开矿工,有的在加利福利亚的种植园进行种植。从各行各业涌入铁路建设的华工,报酬虽然低于白人铁路工人,但比其原来的工钱要高不少。186510月,斯坦福给约翰逊总统的报告中表示,如果没有华工的参与,这条铁路不可能完成。学者普遍认为,虽然1864年已有少量华工参加,1865年是大批华工开始参与太平洋铁路建设并被公司领导层认可的年代。2015819,笔者在博文《从1865, 1945, 2015三个年代说起》中写道:“1865, 1945, 2015三个年代对于美中关系来说,很重要。1865年是在美国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年代,这一年美国南北战争即美国内战以北方自由州战胜南方奴隶州的胜利而维护了美国的联邦统一,开始了战后美国崛起的新时期,这是家喻户晓的历史事件,迄今已经整整150年了,如果没有北方的胜利,美国南北分裂了,今日美国是啥样,就不好说了。

1865年对于美中关系来说,也是一个重要年代,就是大批华工远渡重洋或从美国其他地方来到加州,参与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没有他们的参与就不可能在1869年提前建成横贯北美的第一条太平洋铁路,这是美国崛起为美洲大国的标志性事件。美中共建的1865年值得记住,遗憾的是很多人对于沉默道钉的事迹知之甚少。可以这样说,从美国内战一结束,华工就大批参与建设太平洋铁路了,或者说和平建设一开始就有华工的参与。”(以上均见黄安年编著《进入公众视野的道钉从沉默的道钉到沉默道钉的足迹》(20172月华艺出版社)”

    

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在赵耀贵著的William F. Chew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2004)中的附录Appendix B Alphabetized  List of Chinese Workers for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continued  的第三行

写有  Worker(Familiar)           Date        Job

Kung Co.           May 1863        Gang Bose 

请注意 这里就有一位华工的名字 统计于19835月的花名册中

   如果没有印错,如果赵耀贵没有抄错,如果原始文献也如此,如此,那么赵耀贵书中就有1863年的华工名字怎么能说184年是首次招募呢?怎么能够在博士论文、专著中无视或者回避赵耀贵附录中的华工名字1863就有了呢?

 

   关于1865年之说,我们注意到习近平2015923《在西雅图出席侨界举行的欢迎招待会时的讲话》说过的话:“长期以来,广大旅美侨胞秉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顽强拼搏、艰苦创业,在实现人生梦想的同时,也为美国发展繁荣作出了贡献,赢得了美国人民尊重。”“今年是美国太平洋铁路修建150周年。150年前,数以万计的华工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参与建设这条横跨美国东西部的铁路。他们拿着简陋的工具,在崇山峻岭和绝壁深谷中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以血肉之躯铺就了通往美国西部的战略大通道,创造了当时的工程奇迹,带动了美国西部大开发,成为旅美侨胞奋斗、进取、奉献精神的一座丰碑。”习近平主席本人并不专门研究铁路华工问题,他的讲话对于大批华工参加修建太平洋铁路的年代的见解,显然反映了学术界普遍认同的观点。

1,

1 DSCN9508.jpg

2,

2 DSCN9509.jpg

3,

3 DSCN9510.jpg

4

4 DSCN9511.jpg

5

5 DSCN9512.jpg

6

6 DSCN9513.jpg

7

7 DSCN9514.jpg

8

8 DSCN9515.jpg


*****************


介绍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后裔赵耀贵出版的《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

已有 5017 次阅读 2007-4-11 07:38 |

 

介绍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后裔赵耀贵出版的《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

 

黄安年文  2007411

 

去年在美国编著《沉默的道钉》大型历史画册时,我曾多次试图与赵耀贵先生取得联系,但是由于阴差阳错,没有能够联系上。去年6月,我在和出版社编辑通信时提到:要与赵耀贵先生取得联系争取获得工资单照片,如难以做到则用竖在犹他准州奥格登地区的普罗蒙特里丘陵处接轨的纪念碑照片。我们需要尽可能地联系到他本人(billchew@verizon.net),得到他的支持,取得掌握的工资单某些资料的照片。这幅图片资料在我们的画册中是新的内容,而且是筑路工人之孙的新发现。编辑回信说:实在联系不上,不出他的图像,用文字内容。我们已经出版的《沉默的道钉》用的就是文字,而没有图像,这是一个遗憾。

 

多亏齐鲁电视台孙宁主管等的努力,终于取得了联系,并且转高我的联系地址,她说:我们在跟赵耀贵联系时,已把您的大概情况和您的个人博客链接给了他,他对您应该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他的中文水平不好,您需要跟他用英文去沟通。还有什么能帮到您的,您尽管说!我们将不遗余力!” 47,我高兴地收到了赵耀贵先生的电子邮件:

Dear Prof. Huangannian,

I am the author of "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 I wasrefered to you by Roget, editor of Qilu television station PRC.  You may preview my book from Trafford.com website using the advance search by typing my name William F. Chew and book title. Also manny debates about the history maybe found on the CPRR.org website.

I have search "Google" to find your writing with out sucess. Have you an English version of your wirk/ Please send specific web information. I am a second generation descendent of a Chinese rail worker as my Grandfather Chew-Wing -Qui, 1870 USA. Regreatably I do not read, write and

know a little Cantonize dialect, Sam Yup.

I am honor to contact you and share information by e-mail, hopefully in English.

 

我已经及时回信给赵先生,感谢他亲自写信,加强我们之间关于华工建设美国西部铁路历史贡献的研究。

 

  赵耀贵(William F. Chew)的祖父赵荣贵1870年来美,担任筑路工人。现年74岁的赵耀贵是美国太空总署的退休工程师。他花了几年时间在加州萨克拉门托铁路博物馆地下室旧纸堆中发现了铁路公司当年付给华工的薪水纪录,他查阅了1864年至1867年的铁路工人原始工资单,找出约1500个华工姓名,扣除部分重复的名字,约有900个姓名是单独的,这些加州华人先驱者的姓名,都收录在他的书中。经过计算他发现薪水较高的是铁匠,每天1.34美元,劳工合约商,每天1.15美元,工头每天1美元,铁路司机、伐木工人都是一元,厨师每天0.66美元;侍者最少,每天0.60美元。扣掉一些成本花费,平均每名工人一个月薪水30美元,还要偿还来美的借款、利息、旅费、食物和草药、人头费之后,每月只剩12美元了。他研究了当时工人因筑路受伤和死亡的情形,发现伤亡率远高于其它工程。铁道工程在凿山洞时,每天有2030人伤亡。在中央太平洋铁路承担的690英里工程中平均每3.2公里死亡3名工人。赵耀贵说,最保守的估计,华工至少死亡1000人,与1882年建巴拿马运河死亡8人,1904年建纽约地下铁死亡50人相比,死亡率远远偏高。他还从1870年的萨克拉门托的报刊上发现了约2万磅人骨的消息,据测算是1200位铁路工人的尸骨,可以确定,当年在铁路修筑过程中,已有大量华工丧命。前不久,他出版了《美西大陆铁路的无名建筑者》一书,为加州铁路史和华人移民史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资产。(参见黄安年编著:《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第90页,五洲传播出版社,200610)

 

下面是有关赵耀贵先生的部分网上资料:2018-06-06按: 只列题目,内容请见原博文)

(一)

华工贡献美西铁路新发现

 

东方网文 发表:东方网/20051021;学术交流网/美加华人华侨/2006321转发

 

编辑:澹台明  来源:美国《世界日报》

学术交流网(www.annian.net/美加华人华侨/2006321转发 

(二)

赵耀贵新书为美铁路华工留名

http://www.people.com.cn/GB/42309/42314/3081676.html 

(三)9位华裔科学家登榜华美荣誉画像

2003-12-24 10:46:03

来源:华声报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3-12/24/content_1246058.htm

(四)

By the summer of 1868, 4,000 workers, two thirds of which were Chinese, had built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 over the Sierras and into the interior plains. On May 10, 1869, the two railroads were to meet at Promontory, Utah in front of a cheering crowd and a band. A Chinese [and Irish] crew was chosen to lay the final ten miles of track, and it was completed in only twelve hours.

Without the efforts of the Chinese workers in the building of America's railroads, our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as a nation would have been delayed by years. Their toil in severe weather, cruel working conditions and for meager wages cannot be under appreciated. My sentiments and thanks go out to the entire Chinese-American community for its ancestors' contribution to the building of this great Nation.

Image of Chinese Worker at CPRR Tunnel No. 8, above, is a detail of Hart stereoview #204, from the Steve Heselton Collection

"China Labour C. P. R. R. PAY ROLL, NO. 102, for month of March 1865, Received from C. CROCKER, Contractor,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Company, the Sums set opposite our respective names, for services performed, during the month of March 1865"

Early Payroll showing Chinese Workers on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Note the signature in Chinese. Courtesy G.J. "Chris" Graves.

 

William F. Chew, grandson of Chew Wing Qui, a worker of the CPRR and whose maternal grandfather, Woo Sing Jung, was a worker on the Southern Pacific Railroad, has studied the CPRR payroll records at the California State Railroad Museum dating from 1864 to 1867 and written a book, 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 reporting his discovery that one thousand Chinese workers are named and their wages and occupations listed. He discovered Payroll Sheets No. 26 and No. 34 dated January and February 1864, recording the first Chinese CPRR workers, headman Hung Wah and foreman Ah Toy (who supervised a crew of 23).

(中央太平洋铁路历史摄影博物馆G.J. "Chris" Graves 

(五)

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

by William F. Chew

157 pages; quality trade paperback (softcover); catalogue #03-1130; ISBN 1-4120-0762-3; US18.88,C 18.88,C 24.88, EUR15.88, ?10.88

Newly discovered historical facts about the Chinese workers of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About the Author

William F. Chew is a retired aerospace engineer and a descendant of Chinese railroad workers, paternal and maternal grandfathers, Chew Wing Qui, and Woo Sing Jung.

During his forty-five year career as an aerospace engineer, Chew designed and developed critical components for spacecraft travel. From the physical to the cerebral, grandfathers and grandson unwittingly contributed to the transportation industry within the wide range of their positions.

However, Chew's objective in writing this book, is to increase the public's awareness of this pivotal Chinese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America.

Table of Contents or Excerpts

附图:

118653月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中国劳工工资发放单(黄安年转自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摄影博物馆)

218653月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中国劳工工资发放单(黄安年编著《沉默的道钉》第90页,五洲传播出版社,200610月)

3.竖在犹他州波莫托里峰上的纪念碑(转自美国《世界日报》)

4Trafford Publishing 网站关于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

by William F. Chew

5Trafford Publishing 网站关于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一书的介绍

6Trafford Publishing 网站关于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一书作者的介绍

7Trafford Publishing 网站关于Nameless Builders of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一书的目录

8.赵耀贵肖像(http://whoiswho.bm/photos/mulder_william_f_p.jpg

9.赵耀贵肖像(SCV Historical Society

10.赵耀贵肖像(SCV Historical Society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黄安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311.html

附录 相关博文目录:

*介紹華工建設太平洋鐵路後裔趙耀貴出版的美西大陸鐵路的無名建築者》,8

黄安年文,黃安年的博客, 2007411发布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1311

*為鐵路華工後裔自豪的趙耀貴揭開了美國鐵路華工人數之謎

黃安年文 ,黃安年的博客/2014518發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795445.html)

*從鐵路華工後裔趙耀貴發現鐵路公司的華工工資單說起

黃安年文 ,黃安年的博客/2014518發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795471.html)

*小議大批華工參與建設中央太平洋鐵路開始於18658

黃安年文  黃安年的博客/2014619日發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04571.html

*从赵耀贵谈《华工贡献美西铁路新发现》想到的,图2

黄安年文黄安年的博客/2014年12月15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51284.html

*从赵耀贵“第一位华裔铁路工人的雇佣日期”说起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4年12月16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51369.html

*美国出版社为笔者单印一本WilliamF.ChewNameless Builders ofthe Transcontinental ,图26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15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33494.html

*大批华工参与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时间究竟是1865年还是1864年?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226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5935.html

*再谈1865年还是1864年?图5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226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366.html

*赵耀贵“Nameless Builders ofthe Transcontinental”的附录,图3

:Databasefor the Chinese Workers ofthe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Continued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17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33971.html

*赵耀贵“Nameless Builders ofthe Transcontinental”的附录二:17

Alphabetized List ofChinese Workers for the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18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34141.html

*赵耀贵“Nameless Builders ofthe Transcontinental”的附录三:5

Chinese Descendantsand Workersof  theCentral Pacific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18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34142.html

*大批华工参与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时间究竟是1865年还是1864年?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226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5935.html

*再谈1865年还是1864年?图5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226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366.html

*再谈大批华工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是1865年还是1864年?图20

黄安年文黄安年的博客/2017年4月24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50781.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17613.html

上一篇:高温天室内温度实录(2018-06-05 14;30-15:00)
下一篇:重提大批华工参加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是1865年还是1864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03: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