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琼岛有幸来文曲----馮其庸先生的海南情緣

已有 292 次阅读 2018-4-16 07:48 |个人分类:学术问题研究(2017--)|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琼岛有幸来文曲

----馮其庸先生的海南情緣

 

受权发布吕启祥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8416日发布

 

   按:本文写于去年五月,发表在《文史知识》2018年第一期上(因一直没有收到刊物,昨晚从编辑部主任处获悉已发)。为让更多读者了解冯老的海南情缘,现受权在我的博文上发布,同时配以图片31张。

*************************

    

     一位创造了学术文化传奇的老人虽则已离我们而去,然而他所撰上千万字的著述、量多质优的书法绘画和摄影作品永运留存于世,他栉风沐雨、艰难跋涉的身影更时刻萦绕在人们心间。冯先生晚年秉持玄奘法师“虽万劫而不灭求学求真之心”,十赴西域,登昆仑之巅,历大漠之险,探居延之奇,寻黑城之谜,循丝路之踪迹,考察玄奘取经东归之路,在海拔4700的喀喇昆仑山巅明铁盖达阪山口,立碑为记。这是震撼了学术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当世无人企及,先生的夕阳壮丽,可与朝阳同辉。

   就在这十度西行的中间,冯先生曾有一次海南之行,时间虽短而意义深长。这是不应忘记不容忽略的,先生自己十分珍视并在其诗画中留下了浓重的笔触。“琼山有幸来文曲,沧海无心载雄笔”正是他在海南拜祭东坡所题诸多诗作中的句子。

 

 

二〇〇一年初,农历还是庚辰岁末,时在严冬,先生来电话告我将有海南之行,一为避寒,更为养病。那年北京很冷,雪多风寒,一月底我自己得了重感冒;心想冯先生已年近八旬,劳累病痛,他入冬易患呼吸道病,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南行,正可休养以恢复身心疲劳。他在琼不足一月,大约来过两次电话,一次在农历除夕,关心询问北师大发现的抄本,一次约在正月初五,诉说海南亦奇冷,气温降至10摄氏度左右,前所罕见,将北京所穿冬衣尽数上身,犹觉不支,只得困卧衾中,彷佛北方的严寒也随带南下了。二月十日,电话告知已归来,过了几天,邀我往访,谓有诗相赠。

大出我意料之外的是,十七日去通州芳草园冯宅,先生将已经打印装订成册的海南新赋诗作三十六首连同序跋题名《海南诗草》,送了我一册。原本以为先生去海南疗养、休息、放松,孰料他并不以自身病体为念,抓住一切机会,遍访东坡及前朝先贤谪贬遗迹,缅怀致祭,实地凭吊,追思遥想,写下了真诚感怀的如许诗作。先生真是一个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忘调查、写作、吟咏之人。

海南詩草收詩三十六首其序曰:“予以庚辰歲末應友人之邀來海南避寒因得遍游海南諸勝辛巳歲朝後二日予至儋州中和鎮昔東坡謫貶處也今尚存桄榔庵舊址東坡井載酒堂等為之低徊不止數日重游中和鎮得昌化軍古城尚存西北兩門昔東坡經行處也至北門江東坡汲江煎茶詩即作於此….凡予所经,皆纪之以诗,因曰海南诗草”。这一组诗,虽则是记实;其中贯注了先生对苏东坡和流放至此的古代先贤的崇仰向往和对海南热土的深厚眷念。它是先生晚年具有独特意义的作品,悉数收入2012年版《瓜饭楼丛稿》的冯其庸文集《瓜饭楼诗草》卷中。如果把诗作和相应的画作对看,更可见出先生对它的珍爱。就我个人而言,是先读到了诗;以之入画,更感到了一种意外的惊喜。

 

 

就在海南归来之后数日,先生即以此行题材创作巨幅山水,最引人注目的一幅题为青山一是中原”,画高180cm,97 cm,巨大的画面中八成是茫茫大海,只顶端可辨一脉山峦陆地,右下角则为两株椰树数楹茅屋置于海岛一隅(见照片)。观此画立即想起东坡的北归诗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是中原”;渡海九死南荒吾不恨茲遊奇絕冠平生”。冯先生在题识中言明是写东坡诗意,并将自己所作亦题于右下侧“东坡与我两庚辰,公去我来九百春。公到儋州遭贬谪,我来中和吊灵均。至今黎民怀故德,堂上犹奉先生神。先生去今一千载,四海长拜老逐臣。人生在德不在力,力有尽时德无垠。寄意天下滔滔者,来拜儋州一真人。意犹未尽,又在左下侧连题数首:“投荒萬死一詩翁欲死先生海獄中誰識先生心博大天為穹室海為盅南荒蠻俗為吾化詰屈方音讓我通千載黎民常奉祀五峯山與大蘇公”“誰識天南笠屐翁詞名早播大江東瓊山有幸來文曲滄海無心載筆雄萬死豈遂魑魅意此生自有吉神通乾坤留得詩仙在拔地參天第一功一別東坡九百春大名依舊貫寰瀛當年奪屋熏天者糞土幾經入穢塵。”“太白雄才五柳身此生只合是孤臣光風霽月巖巖南海歸來筆更神。”此图共钤先生朱白印章十六枚,足见其观玩题咏再三。冯先生兼诗书画三绝于一身,故观其画必同时识其题诗印章方得其意,此乃文人之画、学者之画。

同时还有一幅较上举略小(68 X 68cm)题名为東坡桄榔庵的山水畫桄榔为常绿乔木,果实呈倒圆锥形,花汁可以制糖,叶和果可入药,人们也叫它砂糖椰子,是海南特有的植物。苏东坡被流放至万里南荒的海岛一隅,将所居陋室命名为‘桄榔庵’。此画同样有题诗,左上为:“地北天南萬冰天雪地到南垠心香一瓣無他意來拜桄榔庵裏人。”“天南萬拜蘇仙短碣猶題學士泉牛糞西頭尋舊路桄榔庵在古泉邊。”詩後標明辛巳正月寬堂方自海南儋州訪東坡遺跡歸來因作此圖”。画的右下方更有数首题诗和访古忆往的记叙跋语。相较而言,前一幅更多想象寓意,构图奇特;后者空灵中有写实,画面右下半有椰林屋舍草树,上部远山城墙清晰可见。这些画作,曾经在中国美术馆先生的书画展中展出,并收入文物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大型《冯其庸书画集》中。

先生在海南过了旧历年,前后不足一个月,2001年1月12日到海口,2月9日返京。时间虽然不长,却意义深长。大约在十年之后的2012年129,当无锡冯其庸学术馆开馆之日,受邀参加庆典活动嘉宾获赠的纪念品,是一个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瓷盘(见照片),磁盘上烧制的正是上举《东坡桄榔庵》,诗画均为冯老先生手笔,题诗亦同。“地北天南萬里塵 冰天雪地到南垠 心香一瓣無他意 來拜桄榔庵裏人 天南萬里拜蘇仙  短碣猶題學士泉  牛糞西頭尋舊路  桄榔庵在古泉邊”。辛己正月寬堂方自海南儋州歸來因作此图 左下方写有: 嚴寒隨我到天涯  欲訪儋州學士家  載酒堂前花滿樹   桄榔庵裏盡豆瓜  中和古集今猶昔  昌化軍城一角遮  最是殘年東坡老  千難萬險意猶賒”。寬堂馮其庸再題。名家诗画烧制于磁盘,值得珍藏。我们得到这件纪念品,颇感惊喜意外,发人深思。冯先生是江苏无锡前洲人,为回报故乡造福桑梓,捐赠了全部展品给学术馆,使之成为当地特别是青年的文化活动场所,而学术馆开馆的纪念品不画前洲锦绣园、不画无锡惠山或江南风光,却画万里之外的东坡桄榔庵。足见先生心胸博大,他不仅属于故乡,属于无锡,也属于天南海北的中华大地。钟情大西部已广为人知,而以此盘作为学术馆的纪念,也足见东坡海南遗迹在冯先生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先生心繫海南,是出于崇仰苏东坡以及历代谪贬来此的诸多古代先贤,在《海南诗草》的跋语中有极其鲜明深刻的表述。当他来到儋州、昌化等东坡居留行经之地,不胜仰止畴昔之思,“以為萬古靈氣聚於此矣”到古崖州城,凭吊往昔唐、宋、元、明等诸前贤流放地,“碧海無盡中原一髮人生死生已付蒼蒼而諸賢以浩然之懷俯仰天地襟期照日月肝膽獨輪困此中華之正氣而萬古不磨之月星辰也”默诵前贤之绝命壮别长歌,先生留连不忍离去,发出了由衷的赞叹:“故海南者中華聖地也”。

 

说到海南,在我心中其实也藏着一份少为人知的情缘。冯先生作为名家,将近八十岁时来到海南感悟人生;在我,则不满十八岁去了海南初涉人生。两者不可比拟。当年为适应国家经济建设,急需中学数理化教师。我刚读完中学即服从广东省统一分配来到海南中学,执教三年。那时,我不具备主客观各种条件认识海南,然而在半个多世纪里却始终牵挂,特别是有一位故友王业隆在接续这个缘分。业隆念旧,始终记得是我六十多年前班上一个学生,但他的学识、见闻,业绩早已远超于我这个平凡之人。他是海南籍,与我在海南相识,曾为海南建省奔走呼号,特别是他长期以来在香港创办和支撑了一份高品位的报告文学刊物《华夏纪实》。于是,冯先生和《华夏纪实》也就有了缘分。2010年(总第27期)《华夏纪实》刊载了冯老的海南诗草和照片。

就近年而言,在20142月出刊的《华夏纪实》第15期上,载有一篇对冯老的采访,作者王铁是该刊的核心作家,其文简约,却勾勒出了老人的形神,并有一幅与冯老的合影,弥足珍贵。这张照片似乎是往昔的,显得年轻,那就更难得了。紧接着在201510月《华夏纪实》第60期上载有一篇由冯其庸口述对王铁的评价,其中心意思是要人们记住,王铁有非凡的才华,能驾驭各种文体的创作而尤擅长诗赋,思路宏阔,文笔典丽; 所倡导的一种新型教学法具有独创性。此文虽为笔录,但真实记下了他对王铁的厚望和对刊物的支持。

《华夏纪实》主编王业隆对冯老“海南者,中华之圣地”的赞语铭记于心。这是冯老的心声,道出了海南儿女也是中华儿女的文化自信和浩然正气。

 

                       写于二〇一七年五月

*********************

《文史知识》2018年第1期目录

特别关注:纪念蔡元培诞辰150周年

诗文欣赏

人物春秋

文化史知识

小说丛谈

走进历史现场

经典释文

书画欣赏

学林漫话

115 琼山有幸来文曲 吕启祥

——冯其庸先生的海南情缘

文物与考古


 

 照片  30张附后:

1-6 (含1.1, 2005年《冯其庸书画集》

1.1

 1.1 DSCN6128.jpg

1.

1 DSCN6128.JPG

2,

 2 DSCN6132.JPG

3,

 3 DSCN8293.jpg

4,

 4 DSCN8290.jpg

5,

 5 DSCN8291.jpg

6,

 6 DSCN8294.jpg

7-18 2001年2月17日冯其庸赠《海南诗草》打印册,

 7 064.JPG

8,

 8 065.JPG

9,

 9 9 066.JPG

10,

 10 9 067.JPG

11,

 11 9068.JPG

12,

 12 069.JPG

13,

 13 070.JPG

14,

 14 071.JPG

15,

 15 072.JPG

16,

 16 073.JPG

17,

 17 074.JPG

18,

18 075.JPG 

19-26, 2012年《冯其庸文集》中的《海南诗抄》

19 DSCN8295.jpg 

20,

20 8296.jpg 

21,

21 DSCN8297.jpg 

22,

22 DSCN8298.jpg 

23,

23 DSCN8299.jpg 

24,

24 DSCN8300.jpg 

25,

25 DSCN8301.jpg 

26,

26 DSCN8302.jpg 

27-29,2012年冯其庸学术馆开幕式纪念品

28, 

29, 

 30 《文史知识》2018年第一期部分目录

 30.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09221.html

上一篇:在反化武袭击和反恐怖袭击的名义下,中东两大集团势力渐趋明朗
下一篇:再谈《开平县志与美国铁路华工》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3 08: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