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冯其庸新著《人生散叶》提要

已有 943 次阅读 2017-4-20 17:33 |个人分类:书目提要评论(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冯其庸新著《人生散叶》提要

冯其庸新著《人生散叶》提要

黄安年辑   黄安年的博客/2017年4月20日发布

书名:       人生散叶

著者:      冯其庸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徐文凯

装帧设计:  刘静

责任印刷:  王景林

发行:      人民文学出版社

印刷:     三河市鑫金马印装有限公司

经销:     全国新华书店

字数:     203千字

开本:      890毫米X1290毫米  1/32

印张:       10.375

印数:       1-6000

版次:       20174月第一版

印次:       20174月第一次

定价:       48

ISBN:       978-7-02-012095-6

作者自序

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的。1937年,我小学五年级,十三岁,抗战爆发,学校关闭,我就在家种地。我从八九岁起就跟着大人下地了,所以我这时已差不多是一个全劳力了。

在整个抗战期间,我的三舅父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了,我与我母亲赶去救他,把他从树上放下来,但早已断气了。我的堂房姑妈为保护她的女儿,被日本鬼子砍成四块,还开膛破肚。我自己躲在一个大草堆里,躲得很深,鬼子用刺刀捅了两下,没有捅着,就走了,我总算躲过了一劫。到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我已二十一岁,在无锡孤儿院小学教书,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军队进入无锡城,举行接受日本人投降的受降式。那时我军军容壮盛,真觉得扬我国威。

我从抗战开始一直到日本投降以前,一直是在农村种地放羊,所以江南农村的活我全部能干,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抗战中,除种地放羊外,我主要是靠自学,也确实读了不少书,连作诗也是这时开始自学的。

1945年秋,我考入迁到无锡的苏州美专,但几个月后美专就迁回苏州沧浪亭了。我因无钱,只好失学。老师、同学都为我惋惜。

1946年春,无锡国专开始招生,我又去考试,一下就被录取了。这次经我大哥的努力,又经亲友的帮忙,我终于正式上了无锡国专本科,194812月毕业。1948年上半年,因躲国民党的抓捕,我是在上海分校读的,故教过我的老师更多,如校长唐文治、教务长王蘧常、钱仲联、冯振心、朱东润、童书业、俞钟彦、吴白匋、周贻白、顾佛影、陈小翠、张世禄、顾起潜等等,都是第一流的学者,当时钱穆先生也曾来讲演过。1954年,我调到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后,更认识了不少北京的学者,像谢无量、郭沫若、唐兰、游国恩、何其芳、吴恩裕、吴世昌、叶圣陶、张伯驹、俞平伯、王伯祥、赵朴初、张光年、冯牧、林默涵、周扬、王利器、吴晗、翦伯赞等等,都是到北京后认识的。以上这许多校内校外的先生,给予我的指点,是我毕生难忘的。

我在中国人民大学二十年,从1954年到1975年。我上的课,一直受到学生的欢迎。教研室开始派人听课,也给了较好的评价。但我发表了文章,却常常受到教研室主任的批评,说我是名利思想,而他自己却不讲课,也不会写文章,就是不喜欢看到别人写文章。所以当时我不大敢写文章,怕惹来麻烦。但我主编的《历代文选》出版(1962年),却得到毛主席在中央会议上的赞扬,因此,吴玉章校长特意召见了我,告诉了我此事,还签名送给我他的文集,这给我很大的鼓励。我写的长篇序言《中国古代散文的发展》,也得到北京出版社的单独成书发行。

我当时,是非常认真地向老一辈的学者、我的老师和学术界的前辈学习的,我觉得只有虚心学习,才能弥补自己的不足。所以我读书和备课,每天都到深夜两三点,数十年如一日,这样才使我能跟上当时学术界的队伍。

1975年,我五十岁,从中国人民大学被借调到国务院文化组,后来又正式调了过来,这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那时袁水拍是国务院文化组的副组长,他与我商量,他说应该做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我建议校订注释《红楼梦》。因为《红楼梦》自乾隆五十六年和五十七年的程伟元、高鹗排印本以来,从未有过认真的校注本。水拍同志就向国务院写了报告,很快就得到了批准。

从那时起,我就与许多调到组里的朋友如李希凡、吕启祥、胡文彬、蔡义江、朱彤、张锦池、沈天佑、林冠夫、孙逊、应必诚、曾扬华、刘梦溪、陶建基、丁维忠、周雷等一起,专心致志地研究《红楼梦》,写了有关《红楼梦》的多种专著和学术论文,还发现了前人从未发现过的不少新史料,也发表了多篇(部)有突破性的学术论文和专著。

为了校订和研究《红楼梦》,我重视作历史调查,所以我们去南京、扬州、苏州、杭州等地调查多次。为了征求校订本的意见,也向全国各地调查,特别是南京、扬州、苏州,我各去了多次。我的多篇记游扬州的散文,就是这样产生的。

我从小就喜欢散文,古典散文和语体文的散文都喜欢,抗战失学后我在家里读了不少书,包括散文书,如朱自清的散文、叶圣陶的散文、冰心的散文等等,我都喜欢读。我还喜读古人的散文和诗词,如《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古诗源》《白香词谱》《宋词三百首》,还有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浮生六记》,我都特别喜欢。还有史震林的《西青散记》《西青笔记》《华阳散稿》等等,特别是张岱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更是常常手不释卷,差不多把它们都读熟了。

《红楼梦》校注完成后,我继续做《红楼梦》的研究工作。1986年我开始了中国大西部的研究,二十年内我连续去了新疆十次,三次上4900的红其拉甫和4700的明铁盖达坂山口,两次穿越“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次穿越了米兰、罗布泊,到了楼兰;再从楼兰出来,再穿罗布泊,东行到龙城、白龙堆、三陇沙入玉门关到达敦煌。二十年来,新疆我去的地方还有很多,如吐鲁番的交河古城、高昌古城,我都去过不下六七次。和田、库车等地,我也都去过不下六次。我还多次去甘肃的张掖、武威、敦煌等地,还上了祁连山的马蹄寺和金塔寺。我还到了古居延海、黑水城、肩水金关。也去了宁夏的贺兰山,参观了双塔寺等名胜。总之,我在研究《红楼梦》和其他历史问题的时候,遇到了重要的特殊的历史问题,首先就要作实地调查。可以说我的学术研究和散文写作都是调查的结果。

河北涞水县的五庆堂曹氏墓地和怡亲王墓地也是这样调查出来的。因此我除写了不少历史调查文章外,也写了一些游记式的散文。

特别是关于项羽之死,我二十年间,前后去九里山、鸿沟、垓下、定远、东城、乌江等地调查了多次,写出《项羽不死于乌江考》。1964年借“四清”之机,我还调查了陕西西安地区的大批汉唐历史遗迹。两次上华山,一次上终南山,还找到了杜甫当年所居之地。

但调查只是一个方面,调查的结果,首先是要与古文献记载相对证。我的方法是文献记载、实地调查,加上地下的考古发掘,这三者的结合,才能证实一个历史问题,这样你做出的结论就有较大的可靠性了。

我对吴梅村墓的调查、曹子建东阿鱼山墓的调查,还有《浮生六记》作者的妻子陈芸的墓(在扬州)的调查也都是如此。

所以我的不少散文,实际上都是调查的结果。当然,并不是所有散文都要这样写,我不过是说我自己的一些文章的实际情况而已,而且就是我自己也不是每篇散文都是如此写的。这不过是写散文的一种方式而已。

散文可以记事,可以抒情,也可以长,也可以短,可以说散文是最不拘一格的形式。所以,前人说:散文者,散也。这就是说散文没有定式,各有各的写法,这才能显示出文章的多彩多姿来。我自己也有其他各种写法的散文,甚至还有用散文诗的形式写的散文,还有题记式的散文。因为篇幅所限,这里只是杯水之勺而已。

2015年4月18日宽堂九十又三于六梅书屋

本书在编辑过程中不幸冯其庸先生122离世。今年四月,新书出版,从而也是冯其庸先生逝世后的第一本新出版的自选著作。今天上午,吕启祥和我按约去人民文学出版社见外宣部的刘乔,遇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的徐文凯责编,蒙赠冯其庸先生新著。她现在也是《红楼梦》人文本的责任编辑。

    照片18张是新书的照相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人生散叶》:记录岁月的雪泥鸿爪

2017-03-0514:02:42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0人参与




油画《冯其庸·流沙梦》宋惠民绘冯其庸童年时期读过的书□本报记者 徐敏
  今年1月22日,著名文化学者、红学家冯其庸先生逝世。饱受苦难的冯其庸凭借着“虽万劫而不灭求学求真之心”的顽强意志,终于成为一代学术、艺术大家。他的成长奋斗、求学治学之路,充满艰辛与坎坷,镌刻着时代印记,富于人生价值与众多启迪。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人生散叶》是记录冯其庸人生及读书著书生涯的散文集,分“人生如梦”“西域纪行”“屐痕处处”“剪烛情深”几个部分。冯其庸用朴实、淡雅的笔调,叙述了他人生中走过的那些路、遇到的那些人。
苦难的童年和尝尽辛酸的母亲
  冯其庸的成长奋斗、求学治学之路,充满艰辛与坎坷。
  在这本书的自序中,他回忆了自己青少年时期经历的苦难。“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的。1937年,我小学五年级,十三岁,抗战爆发,学校关闭,我就在家种地。我从八九岁起就跟着大人下地了,所以我这时已差不多是一个全劳力了。”实际上,从抗战开始一直到日本投降以前,他一直是在农村种地放羊,他在文中称自己“农村的活我全部能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冯其庸的老家在江苏无锡太湖畔,是水草丰美的鱼米之乡,在抗战期间遭受了无尽的劫难。《我的母亲》一文中,冯其庸沉痛地回忆,抗战期间,他的三舅父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了,他和母亲赶去营救时,三舅父早已断气;堂房姑妈为保护她的女儿免遭日军凌辱,被日本鬼子砍成四块,还开膛破肚。而他自己曾躲在一个大草堆里,躲得很深,鬼子用刺刀捅了两下,没有捅着就走了,总算躲过一劫。1945年日本投降,二十一岁的冯其庸在无锡孤儿院小学教书,亲眼看到了中国军队进入无锡城,举行接受日本人投降的受降式。那时,他才感受到了我军军容壮盛,觉得扬我国威。
  在很多人的回忆中,母亲的形象都是勤恳、深沉、无私和历尽苦难的,冯其庸笔下的母亲也是如此。“我小时,跟母亲一起睡。常常是半夜里被母亲的啜泣声惊醒。”冯其庸写道,有时候母亲竟是终夜啜泣!因为家里经常断粮,或者是讨债者上门无法应对,父亲又不管家事,母亲只能独自垂泪。断粮时,母亲就张罗着用麸皮、青菜一起煮一锅,每人只能吃个半饱。即便如此,母亲总是先不吃,等孩子们吃过了她再吃。这样的日子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每到秋来经常如此。有时候会用南瓜加几把米一起煮,这就是最好的饭了。因为这个南瓜的情缘,冯其庸后来把书房命名为“瓜饭楼”。
  “母亲太苦了,太没有人疼惜她了。”字里行间,浸润着母亲苦难生活的血泪。从《三国演义》开始的读书生涯
  冯其庸回忆童年时的家庭时写道,自己家是一个贫穷的家,但和其他的贫困户还不一样——他的曾祖父是有功名的,不知道是秀才还是举人。老屋的大厅柱子上贴满了纸条,是用官方的模子印的,老人说这都是报录,是考中功名的报单。老屋的大厅上还有两块匾额,其中一块是“馨德堂”,另一块是当时的无锡知县裴大中写的,是“谊笃桑梓”四个字。所以,冯其庸小时候经常听堂叔在酒后说: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堂上的匾是谁家也没有的!
  即便如此,“不一样的贫困户”家的孩子在战乱纷飞、物资缺乏的年代也是无法享受到良好教育的。冯其庸五年级那年抗战爆发,他背着书包上学时见到了头顶上日本飞机撒下来的大批传单,上面印着“暴蒋握政权,行将没落”。走到学校里,学校却早已关门了,老师一个也不见了,他只得转身回家。巧的是,冯其庸的书包里还装着一本《三国演义》,是学校图书馆的,也无法还了,这就成了他失学后的一本最佳读物。“从此这本书伴随了我好多年,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因为无书可读,只好反复读这本书,到后来有许多段落的文字,许多人物对答的精彩语言,许多回目,我都能背得出来。”冯其庸说,一部《三国演义》,培养了他阅读古典小说、古典文学的兴趣。失学后务农的日子里,他又千方百计借到了《水浒传》、《西厢记》等,除了干农活外便沉浸在读书中。
  读中学时,一个叫丁约斋的国文老师对冯其庸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丁约斋老师说:“读书要早,著书要晚。”话虽简单,却引发了一个十七岁的农村孩子对读书的思考。冯其庸理解的是,早读书,可以多读书,早开启智力;晚著书是让自己的思想更成熟,见解更可靠,不致贻误后人。直到晚年有了许多著作之后,冯其庸始终没忘记当年这个农村国文老师对读书态度的质朴解读。刚开始学着写作文时,丁老师的要求是“写好的文章,自己必须读三遍到五遍,方可交卷,自己没有反复读过的文章,不准交卷”。受其影响,直到晚年冯其庸写文章后总要自己反复读上五到十遍,认为这是“非常有益的习惯”。
  可惜的是,这名对冯其庸读书和写作都有启发的丁老师,只教了他一年后便辞去,后来再也没见过。半个世纪以后,冯其庸撰文回忆了丁约斋老师。
热爱祖国西部写成多篇游记散文
  在《人生散叶》中有很多游记性质的散文,除了对街景的喜爱,自然风光,人文历史都令他欢喜,与人谈“红楼”更让他高兴。除此之外,冯其庸非常热爱祖国的西部,并特别在书中辑录了“西域纪行”一个章节。在书中,他是这样说的:“我向往祖国的大西部,可说由来已久。最早是抗战时失学,在家种地,读到了李颀、高适、岑参等描写西域风光的诗,使我大为惊异。从此在我的心里就一直存着一个西域。那时我十四岁。”去西部之前,“玄奘的身影会又蓦上我的心头”。
  1986年冯其庸开始了中国大西部的研究,二十年内他连续去了新疆十次,三次上4900米的红其拉甫和4700米的明铁盖达坂山口,两次穿越“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次穿越了米兰、罗布泊,到了楼兰;再从楼兰出来,再穿罗布泊,东行到龙城、白龙堆、三陇沙入玉门关到达敦煌。二十年来,冯其庸去的新疆的地方还有很多,如吐鲁番的交河古城、高昌古城,都去过不下六七次。总之,冯其庸在研究《红楼梦》和其他历史问题的时候,遇到了重要的特殊的历史问题,首先就要作实地调查。可以说他的学术研究和散文写作都是调查的结果。“河北涞水县的五庆堂曹氏墓地和怡亲王墓地也是这样调查出来的。因此我除写了不少历史调查文章外,也写了一些游记式的散文。”这是书中部分游记散文的来历。
  登上4900米的红其拉甫高峰时,冯其庸已经七十多岁高龄。他这样记录惊心动魄的深入罗布泊:“我们进入了罗布泊,实际上就是进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早已干涸了的大海,我们是在没有水的海底行走,那干涸的海底,形态各异,色彩斑驳,有的地方如龟裂,有的地方远望如大海的波浪,有的地方又如鱼鳞,有的地方被落日的余晖渲染后发出火焰似的红色,远望好像是地火在燃烧。”大漠孤烟,给了他神奇的发现和对历史考古的最高赏赐。
  收录在《人生散叶》中的文章,都是在特殊岁月以后写的。本书自序中他写道,“虽然还能记忆到过的这些地方,但毕竟丢失的太多了,只能记忆这些了。那么,就让这些记忆补充到这本书里,作为一丝梦痕,以存这段特殊岁月的雪泥鸿爪吧。”

(原标题:《人生散叶》:记录岁月的雪泥鸿爪)

本文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http://news.163.com/17/0305/14/CEP5CJRJ00014Q4P_mobile.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50102.html

上一篇:看望94岁高龄的邓蜀生先生
下一篇:301公交车安定门总站午间发车间隔40分钟以上引起乘客不满
收藏 分享 举报

2 罗小青 xy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1 07: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