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我看红楼梦研究机构微信号的普及和提高

已有 380 次阅读 2017-4-19 19:38 |个人分类:学术问题研究(10-11)|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我看红楼梦研究机构微信号的普及和提高

我看红楼梦研究机构微信号的普及和提高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7419发布

在我看来,学术网络重在学术的普及和提高。学术网络和传统纸媒需要相辅相成,各得其所,优势互补,而非两张皮,你死我活,零和游戏。用学术网络来完全取代传统纸媒,或者传统纸媒否定学术网络的优势,都是不可取的。学术网络和传统纸媒需要合作共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推动学术平台多样化、多元化、全球化的发展。

  我本人对于红学研究既是门外汉又是近距离的观察者,谈不上专业,却是另一种视野看红学专业机构该如何开展网络红学。仅供专家学者参考。

  作为专门的红学研究机构的网络红学,最重要是要尽快建设自主红学研究和红学文化正确导向的红学网站。没有自主的网站和正确的学术导向,对于一个学术机构来说是不可取的。在网站建设中包含了红学基础工程的建设、红学研究领域的深入、红学研究数据库的建设、红楼梦学刊的数据库建立、红楼文化的普及等等。如果丢弃了自主网站的建设,以为红学网络建设就是突出一个微信订阅号,那实在是一种误导和误解。

  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的微信订阅号而言,需要充分反映红楼梦学刊编委会和编辑部的意图,要有每期学刊发布的主要文章和内容。如果脱离了学刊内容本身而去反映另一些与红学相关内容,那就是刊中刊,而非学刊本身了。

 既是刊中刊,也该是学刊的刊中刊,而非某个人的私人领地和刊物外的刊中刊。需要在管理制度上有机制确保严防单位的订阅号变成了个人为所欲为的订阅号。

 作为红楼梦学刊的微信订阅号在普及和提高上,需要体现整个红楼梦研究所和学刊编委会的集体智慧和研究成果。

我们不妨以全国唯一一所红楼梦研究所为例,在学刊主办的微信订阅号中,谈红楼文化的普及不能离开红楼梦校注组三十多年来不断修正完善的人文版《红楼梦》,迄今已经发行数百万套。也不能脱离1990年第一版的《红楼梦大辞典》,不能离开老一代学者在红楼梦基础工程研究中的来之不易的成果。如果有意无意地避开这些为普及做出了奠基贡献的成果,不重视吸纳这些普及成果,而搞什么重开红楼文化,这文化普及能说是在原有基础上的普及吗?如果以为以冯其庸、李希凡等老一代红学研究者的奠基工程这一页已经翻过了,现在是宣扬新掌门人的普及工程了,恐怕是高估了自己。事实上有人既把红楼梦基础工程成果当作金矿来胡挖乱采,又是典型的“啃老族”和“咒老族”,以为一综合就会成创新,甚至把老一代红学家视为拦路虎,肆意贬低,那就与红学现状的实际大相径庭了,这绝不是一种健康的学术生态。笔者迄今还看不出以新掌门人自居者,这十年拿出了那些经得起学术界检验的基础工程学术成果。

  我们再来看看,红楼梦研究所的顶尖成果,或曰具有代表性的成果。客观地说,全国唯一的红学所的学术成果并不限于某一个人。这里有冯其庸、李希凡、陶建基、邓庆佑、顾平旦、杜景华、林冠夫、胡文彬、丁维忠、王湜华、吕启祥、张庆善、孙伟科、孙玉明、张云以及谭凤嬛、何卫国、王慧、李虹、胡晴、等人的研究成果。对于红学所所有成员的研究成果,我们需要一视同仁地对待,而不是选择性宣扬一两个人。搞排他性、宗派性的学术圈子,如果那样的集中指导,无疑是表扬和自我表扬,吹捧和相互吹捧了。这绝非值得推广的什么典型和样板。我们不能不怀疑集中宣传一两个人学术成果的微信订阅号受否走偏了导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49908.html

上一篇:积水潭医院湖水直观较差
下一篇:《翻越唐纳山口》纪录片首映

1 蒋永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9 0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