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zhizh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zhizhuo

博文

程蝶衣,西门吹雪,老科学家(再聊科研精神)

已有 4985 次阅读 2017-1-4 08: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依我浅见,国产电影中排名第一的,绝对应该是《霸王别姬》。一般来说,很少有电影能及得上原著,但是,《霸王别姬》电影版的精神境界却远远不是小说版所能企及。


   这电影,依我浅见,有一条主线,有一条辅线。辅线在这里不提了,提了可能就会被删。


   主线就是一个字--“痴”。 程蝶衣对京戏艺术的“。也就是段小楼嘴里的:“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可惜大多数影评都只注意同性恋了,真是买椟还珠。


   程蝶衣在段小楼和菊仙的新婚之夜发飚,观众的解读是其对段小楼的同性恋情结。


   大错特错。程蝶衣的意思是,专心唱戏,不要因为女色而耽误了艺术。在段小楼与菊仙交往之初,程蝶衣告诫他说唱戏是一辈子的事儿,“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都不行。” 在文革中被批斗时,程蝶衣呐喊 “自打你跟了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全完了。你当今天是小人作乱,祸从天降? 不是,不对! 使我们自个儿一步一步,走到这个田地的。你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那这京戏它能不亡吗,能不亡吗? ”


   程蝶衣对京剧的疯狂痴情贯穿着整部电影,在他心中,任何事情,甚至包括国家仇民族恨,都不能与京剧相提并论。


   段小楼硬气,瞧不起大戏霸袁翰青袁四爷。而在程蝶衣眼中,没有什么流氓君子的概念。对他来说,袁翰青的身份很简单--懂戏的知己。


   段小楼硬气,宁愿坐牢也不给日本人唱戏。程蝶衣兴冲冲的告诉段小楼:“青木是懂戏的,是懂戏的”,却被段小楼啐了一脸。抗战胜利后,程蝶衣被以汉奸罪告上法庭。在法庭上,他心心念念的还是:“青木要是没有死,京戏就传到日本国去了。” 令旁听者大哗。


   (当然,我可不是为汉奸张目。借用程蝶衣在法庭上的一句话:“我也恨日本侵略者。。。” 我这儿只是想说说什么是狂热的痴情。)


   段小楼的硬气也贯穿全剧。他不怕天桥痞子,不怕青楼流氓,不怕梨园恶霸,不怕后清太监,不怕国民党伤兵,不怕日本鬼子。可他的硬气是凡世间的硬气。在比那些人更狠的红卫兵小将面前,楚霸王不但下跪求饶,而且揭发师弟,甚至当众辱骂挚爱他的妻子,并与其划清界限。


   程蝶衣柔弱,但是支持他走过恶霸伤兵侵略者的是他超凡脱俗的“对艺术的狂热的痴情”。所以,为了艺术的纯洁,在“现而今,这台底下坐的可都是劳动人民,唱不唱您自己掂量着办”的情况下,拒绝与新贵合作。为了京戏的衰亡,在万马齐喑的红卫兵批斗会上,长歌当哭,愤然痛斥众非。


   这”疯狂的痴情“,我还在另一个人身上见过。他就是。。。。剑神 西门吹雪


   古龙说: “能够被人称为剑神的人,除了他的剑术已经出神入化之外,还要有一些必要的条件。

  那就是他的人格和人品。

  因为剑在武器中的地位是独特而超然的,是不同于凡俗的。所以,一个人如果能被人称为剑神,那么他的人品和人格也一定要高出大多数人很多。

  能够达到这种条件的人就当然不会多了,每隔三五百年,也不过只有三五人而已。我总觉得要作为一位剑神,这股傲气是绝对不可缺少的,就凭着这股傲气,他们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生命视如草芥。

  因为他们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他们所热爱的道。

  他们的道就是剑。

  他们既不求仙也不求佛,人世间的成败名利,更不值他们一顾,更不值他们一笑。

  他们要的只是他们那一剑挥出时的尊荣与荣耀,在他们来说那一瞬间就已是永恒

  为了达到这一瞬间的巅峰,他们甚至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这不就是做科研所需要的精神吗?


   陆小凤曾经评论: (成为剑神) “得要有一种别人无法了解的狂热与爱好。无论什么事都一样,你要求的若是完美,就得先对它有一种狂热的爱好。就像西门吹雪对剑的热爱一样。 对这种感情,没有人比西门吹雪了解得更清楚。他少年时,甚至在洗澡、睡觉的时候,手里都在抱着他的剑。“


   西方有很多科学家,老科学家,我亲眼见过一些,已经功成名就,弟子满天下。如果不努力工作,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如果努力工作,他们也不可能更上一层楼,也不可能得诺奖,也不可能评院士。可是这些人还是和年轻时一样,学生都困的睡眼惺忪了,老头子还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仪器。


   大名鼎鼎的金融大鳄索罗斯有一次有意向给我们所捐款。 我博士后的老板,以所长的身份会见了大鳄。会谈当然有很多人了,我老板谈着谈着就走神了,想起了头一天我们讨论的问题。忽然灵光一现,有了一个idea。这老头,以所长之尊,居然抛下金融大鳄,借口有事,跑到办公室,锁起门来,演算了半个多小时的公式,然后回去继续会谈。第二天,很得意地给我看他黑板上的公式。


   港台有个词:”打拼“。这个词儿就是”黄金屋,千钟粟“的产物----努力工作为的是物质生活。这些七老八十的科学家还有什么好”打拼“的? 不为功名,那为的是什么? 西门吹雪,程蝶衣。


   中国人做事很少有”疯狂的热情“。有,但是少。


   中国人的形象是苏东坡,令狐冲。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金庸自己说的:”无可无不可“。苏东坡呢? ”胜固欣然败亦喜“。


   中国历史上的文人形象,说得好听点就是 潇洒,随缘,说得不好听就是 慵懒。


   其实,我自己的性格是典型的中国式的,无可无不可。苏东坡,令狐冲,和陆小凤那都是我从小的role model。


   但是我又很佩服程蝶衣,西门吹雪(虽然我自己做不到。)


   这两种性格都有利有弊。利弊都显而易见。(弊端,比如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西门吹雪把生命不当一回事儿。那个谁谁谁为了做实验,把妻子儿女撇在一边。。。。。)


   嗟夫,吾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哦,不对,背错了。


   我是说,


   嗟夫,吾尝求古圣贤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 既不狂热,也不慵懒。  圣人落于因果,但不昧于因果。就我的理解就是: 做而不求。 要干咱就好好的干,一心一意的干,但是不执著于结果,不执著于回报


   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又及:《霸王别姬》我看了无数遍,但是最后一遍是十年前看的,有些台词可能记得不准确了。但是意思肯定没有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4978-1025271.html

上一篇:知,识,读书,读专业书(另附碎碎念五则)
下一篇: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爆笑之余)

33 曾泳春 杨正瓴 范运年 黄仁勇 牛登科 吉宗祥 黄彬彬 蔡宁 王春艳 张忆文 李竞 侯成亚 朱豫才 宁利中 邵鹏 白图格吉扎布 李红雨 郭景涛 岳雷 徐晓 岳东晓 陈日祥 孟庆仁 文克玲 陈楷翰 王大岗 杨金波 wangqinling anran123 sc2000sw rongyime2016 qzw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4 20: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