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标本不在,范本不再,神仙也难写出好文章 精选

已有 9407 次阅读 2016-4-4 09:38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作文,标本,范本| 作文, 标本, 范本

最近几年每次回农村老家,常常听乡亲们说某某大伯或大叔也睡到山里去了——山里,是父老乡亲最终的归宿。前不久回乡省亲,听乡亲们说秦老汉秦大伯前不久也永远睡到山里去了。听到这个消息,老文心里就像永远失去了一位指引航向的舵手。

秦老汉是村里少数八十岁的长寿老人之一。他有太多趣事,说过太多“名言”。他儿女成军,有近在身边不时跟他干仗的,有远在美国不时送他问候的。在乡下人看来,秦老汉就是一部生活宝典、一盏指路明灯。从他身上,既可总结经验,也可吸取教训;既可盘算当前,更可料想未来。

秦老汉曾经是生产队的生产能手——既是生产粮食的能手,也是生产儿女的能手。他生产的粮食没法估算,但生产的儿女都历历在目,具体数字旁人也许一时说不出,少说也有七八个吧!因此在靠工分吃饭的年代,他家是生产队最严重的“超支户”,在队里蹲点的工作组干部没少奚落过秦老汉:“有能力生,没能力养,就不能少生点吗?”

话说那年月,除了生产就是睡觉,睡在床上的时间多了,虽不饱暖也思淫欲,用秦老汉的话说:“白天战天斗地,晚上夜长梦多,我只想圆梦,不想生,但有啥子办法嘛?堵不住呀!”秦老汉生崽,直到计划生育工作组进驻生产大队,他陪着媳妇主动求结扎,才堵住。

秦老汉生儿来劲,养儿无力,但管理儿女绝对是里手,这从他给儿女取名可见一斑。他管儿子都叫“炮”,非常形象。“大炮”、“二炮”、“三炮”这么叫下来,整个一个“炮兵连”,威震八方,看谁敢欺负他秦老汉!他管女儿都叫“兰”,平时呼唤都叫“篮子”。他认为生女儿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大篮、二篮、三篮,一个“篮子军”也敌不过一门“高射炮”。

秦老汉斗大的字儿不识几个,但不知咋的,读书的基因出奇地好。他的儿女要么不念书,念书必在各自班上顶呱呱。这可难坏了秦老汉,一个接一个地不断从小学、初中、高中往上念,他秦老汉就是舍了老命也供不上呀!秦老汉于是立下规矩:“篮子”反正是泼出去的水,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就趁早收兵搭把手;“炮兵”尽量念,念到考不上学为止,用秦老汉的话说,有炮尽量放,打不中是自己的事,休怪他秦老汉。

秦老汉就是一头老水牛,只管勤勤恳恳地干活,寡言少语,但有言必有流传、成为经典。他脾气甚至比老水牛还好,很难见到他有畏难、痛苦、生气的表情。也许正是因为秦老汉优良的劳动人民本色,那时大队小学的学生,只要写过作文,很难找到没有写过秦老汉的。他可以说是小学生作文的活标本。“一个好人”、“一个有趣的人”、“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等等,凡是写人的作文,每一个小学生,只要一想起秦老汉,就下笔如有神。当然,大凡有点脑子的学生,写诸如“一件好事”、“一件趣事”、“一件难忘的事”等记事作文,也是懂得如何从秦老汉身上变通的。

秦老汉的儿女们自然也免不了要写秦老汉。他的大儿子“大炮”在《我的爸爸》中,用尽了课文中描写地主如何压迫、折磨和剥削农民的词句,描写秦老汉在旧社会是如何给地主当牛做马、打长工、做短工的,让人读后恨不得对地主拳打脚踢往死里整,然后笔锋一转,到了新社会,秦老汉翻身得解放,做了主人,过上幸福生活,成了生产能手。从秦老汉身上,“大炮”领悟到了新旧社会两重天的道理,也感受到了自己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无比幸福。

这篇作文经老师当范文在课堂上一念一评,每个学生都开了窍,作文不过如此耳!自从有了“大炮”创立的作文模版,连续多届小学生凡是写《我的爸爸》或《我的妈妈》之类的作文,人人有话说,个个说得好,清一色的忆苦思甜、新旧社会鲜明对比。据老师说,“大炮”的作文模版直到后来小学生的爸妈们都生在了新社会才被废弃。

“大炮”凭实力考上公社中学,初中毕业又考上了一所在乡亲们看来是培养农民的普通高中。秦老汉当机立断终止了“大炮”的学业,一方面是权衡了“大炮”念那样的高中,念了也是当农民,另一方面是接上来的“二炮”,读书是公认的“封得王”(意即称王称霸),隔一年肯定可上出大学生的县重点高中,在秦老汉的能力范围内,只能有所为有所不为了。

统筹兼顾来看,秦老汉的决策不无道理,照说“大炮”也应该想得通。但恰恰是秦老汉乱了自己定的规矩,为“大炮”留下了口实。“大炮”在从学生转变成农民的第一天就放出狠话:“今生不养爹!”事后证明,“大炮”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他说到做到了。

“炮兵连”和“篮子军”早就散了伙,各自组建了自己的部队,秦老汉的身子骨也散了架,日渐呈苟延残喘之势。话说在农村,“炮兵”和“篮子”本身就都是泥菩萨过河,这赡养和伺候秦老汉的事儿能推就推,更何况有“大炮”经常挂在嘴边的十足理由和模范带头效应,这让兄弟姐妹们个个都感觉心安理得。

幸好,“二炮”念书念到了美国,后来又留在美国工作,搭回来的票子全村子的人都不认得,这既令秦老汉略感欣慰,也在相当程度上增加了秦老汉在十里八村的名气。在“大炮”看来,秦老汉早就应该随“二炮”到美国去,见见世面,享享洋味。

直到秦老汉跟大伙说再见,不时有人拿“大炮”的作文《我的爸爸》逗乐秦老汉,揶揄他的父子关系。秦老汉总是“开心”过后“盖棺定论”:“我这辈子在旧社会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苦,到新社会后还没尝过什么是甜。在旧社会我还来不及当牛做马,到新社会后我一直比牛马不如!牛马不牛马,翻身不翻身,小兔崽子懂个屁!牛鞅没套上颈,马鞍没架上背,如何晓得什么是当牛做马、什么是翻身解放喽!”

秦老汉从“炮兵连”和“篮子军”身上,早就领悟出了生儿育女的道理,可惜他不像“大炮”那样有文化,否则,估计他若写《我的儿子》,肯定比“大炮”写的《我的爸爸》更流芳百世、泽被后世,因为他还总结出了一条生儿育女的普遍规律:“大儿子不养爹,小儿子要爹养”。

今天突然想起了秦老汉,并想写写他,老实说,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些无沾亲带故的乡亲们,唯独秦老汉还偶尔出现在老文的脑海中。这可能是因为老文小时候在作文中也写秦老汉毫不夸张地说,老文写作文就是靠秦老汉入门和拿分的,有了秦老汉这个活标本和他的“大炮”儿子的作文范本,老文在上学阶段从不惧怕写作文。一位老汉,陪伴老文征战一次又一次考场,助老文取得节节胜利,老文的记忆里注定不可能抹去他的。

最近常有人问老文为什么博客很少更新了。没了以前的兴致和激情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中,秦老汉跟老文拜拜了,永远离老文而去了,难怪乎最近老文总感文思枯竭,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儿来。标本不在,范本不再,神仙也难写出好文章呀!

(2015年清明于家乡雅苑)

 

乡亲们说……

[1] 教授是给别人看“八字”的人

[2] 大学里肯定也是不上课的老师最牛B

[3] 院士怎么可能比院长还大了

[4] 戒烟

[5] 教我念白字的老师对我最好

[6] 同样是忽悠人,教书的搞不过算命的

[7] “全民皆偷”并非“人人可偷”

[8] 体制也是一种基因

[9] 父母会养猪,孩子会念书

[10] 好老师都是不想进步的老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967716.html

上一篇:千里眼顺风耳怎么知道悟空诞生的事
下一篇:学什么专业饭碗丢得快

46 曾泳春 陈楷翰 檀成龙 曹周阳 周健 谢平 吕洪波 武夷山 蒋永华 刘艳红 黄仁勇 王毅翔 梁洪泽 左宋林 张晓良 杨正瓴 刘钢 曾荣昌 孔梅 田云川 黄永义 褚昭明 姚伯元 邹桂萍 汪晓军 徐晓 曹俊兴 陈永金 郭向云 应行仁 赵美娣 翟自洋 董焱章 李颖业 张云 韩健 李俊 xlianggg GANSULANZHOU scottfan fumingxu xiyouxiyou yazhouqin anran123 peosim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6: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