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出名容易得诺贝尔奖很难 精选

已有 33509 次阅读 2015-10-15 11:22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

物理学史上有一桩举世震惊的枪击案,美国物理学会(APS)有记载,维基百科有记录,科学写手们(science writers)一直有讲述【1,2,3】。所以,枪击案的凶犯已名载史册。

那是1952年7月14日。一个黑发男人一边走出APS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办公室一边叫嚷:“我刚枪击了一个女孩,”并不忘“善意”提醒旁人,“叫辆救护车吧!”

之后,那个黑发男人从容走进一个电梯下了九层楼,然后登上了一列开往波士顿的火车。

大楼里,人们迅速聚集在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孩周围,五颗0.22口径的子弹还埋在女孩的身体里。女孩名叫Eileen Fahey,18岁,是APS的秘书。中枪后不久,女孩离开了人世。

警察试图揭开凶手的身份和动机,他们一如既往地首先猜测是情杀,且可能是三角恋(love triangles)。然而这起枪杀案与感情没有任何关系:它的起因是电子!是凶手关于电子的离奇理论!凶手认为电子根本不存在。

嫌疑人的画像很快就出现在报纸上,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熟悉的面孔。该教授于1946年在波士顿大学教过那家伙:他叫Bayard Peakes,一个退伍军人,因患有“早发性痴呆”(现在叫精神分裂症)而从空军退役。他没有完成在波士顿大学的学习便搬回了其在缅因州班戈的家里。在那里,他越来越坚守自我,但偶尔也会出现在Neona Towne的冰淇淋店里,不是因为女店主Towne迷人,而是因为Towne懂电子——而他恰好正在潜心发展自己的电子理论。说句题外话,老文不相信女店主懂当时看来有点前沿的科学,这定是生意之道,靠共同话题来吸引顾客、特别是钻牛角尖的“书呆子”顾客;老文发现自己就很容易上“懂科学”的女老板的当。

Towne回忆说:“他的东西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他并不完全在理,他也知道这点。”他经常摇头并告诉她说:“我这儿有毛病。”在老文看来,Peakes的东西超出Towne的理解是正常的,而Towne认为Peakes讲的并不完全在理说明要么Towne确实懂一点电子,要么Peakes的确在胡说八道科学,连普通非专业人士都可识别。

1948年,Peakes把他的“电子学”宏篇巨著——一篇33页的论文,投给了APS编辑部,希望发表。文章的开头很吊胃口:“你知道电子根本不存在吗?读完这本小册子你就茅塞顿开啦。”然而,回应Peakes的是当头一棒:稿件被拒,理由是毫无意义(pointless)。

呕心沥血数载,如此宏篇巨著居然被有眼不识泰山,这让Peakes情何以堪?Peakes不抛弃、不放弃,他花大价钱把自己的大作足足印刷了6500份,比今天的很多正规杂志和书籍的印刷量还多,分寄给了数千位APS会员,包括爱因斯坦。他相信,物理学界最终会认可他、接受他。的确,几年后,尽管APS拒绝了Peakes的论文,但终于允许他在APS会议上作报告,宣讲他的电子不存在理论。今天回过头去看,Peakes争取报告的努力推动了APS管理的进步。

1952年,APS秘书Darrow在审查当年会议的报告时,发现Peakes的报告题目是“电子不存在(The electron does not exist)”,他认为这可能又是一位声称推翻了爱因斯坦的狂人,于是把Peakes的报告列入了“奇谈怪论(eccentrics)”清单,而这份清单上的报告十之八九是要被委员会拒掉的。

Peakes的好运得益于贵人相助。那时,物理学家Luis Alvarez(196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提出恐龙灭绝是因为小行星或彗星撞击地球的理论)提出了一个动议:每个APS会员以及由某个会员介绍的其他任何人,应当有权作一个10分钟的报告而不遭拒绝。他坚称,APS不应该阻止Peakes演讲,也不应该阻止任何人演讲。

Alvarez力荐Peakes演讲,但不等于Alvarez认可Peakes的电子不存在理论。不可否认的是,正是Peakes的电子不存在理论和他的执着,导致了APS的“演讲自由”(free speech)政策,并延续至今仍然有效——只要有APS会员卡或邀请函,任何人都可以在APS年会上作10分钟演讲,可讲任何物理思想。但是,“演讲自由”并非绝对自由,诸如Peakes这样的演讲通常被安排在一个专门的分会场(special session),在那里,永动机、冷聚变和推翻爱因斯坦等等,是老生常谈。

然而,对Peakes来说,仅有接受是不够的,被安排在一个特殊的分会场作演讲更是小看人。他需要受到高度重视(He wanted to be taken seriously),比如被邀请作大会主题报告之类的。他越想越气愤,于是去班戈买了把枪。然后,他就去寻找他的当权派敌人(establishment enemies),他想一枪一个全崩了他们。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到APS办公室,结果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的敌人。可怜的女秘书Fahey,正值豆蔻年华,成了他所谓的当权派的替死鬼。

1952年7月17日,也就是在Peakes枪击Fahey后第3天,当他莺歌燕舞后离开一个舞厅时,警方逮捕了他。他立马供认不讳:“是的,我就是那个淘气的男孩(naughty boy)。”

在忏悔中,他讲述了他与Fahey的简短交流。

“他们拒绝了我的电子理论吗?”他问她。

“我一无所知,”她回答说。

他不想听她再说什么,把枪口对准她,连开了数枪。

他告诉警察:“我只想杀人,任何人我都想一枪崩了他。这是我的书。他们不看我的书。他们甚至瞄都不想瞄它一眼。”

是的,他想受到高度重视;他想要成名;他想要一个诺贝尔奖。(He wanted to be taken seriously. He wanted fame. He wanted a Nobel Prize.)他怎么才能心想事成呢?

Peakes盘算过:开枪杀人会让你出现在报纸上,如果开枪杀死拒绝你的理论的物理学家,则你的理论会出现在报纸上。

Peakes的盘算部分是对的:在他被抓后,每个人都听说了他的伪科学思想,每个人都知道了他论文的名字。他出名了,当然更受到了“高度重视”。在一张报纸的图片中,他手里拿着之前发行的另一份在头版头条报道他的罪行的报纸,笑容满面,可见,为了出名,他死不足惜。

但Peakes想要一个诺贝尔奖的梦想随着他在2000年去世而彻底破灭了,因为诺贝尔奖只奖活人不奖逝者。当然,只要诺贝尔奖评委会的脑子不像Peakes那样怪异,即使Peakes能再活万万岁,也不可能得到诺贝尔奖,因为,他永远不可能活过电子,电子一直活着,将永远活着,丝毫不受他的电子不存在理论的影响。

 

也想拿个诺贝尔奖……

[1]诺贝尔奖是“麻将里的大胡子”

[2]我们中国人咋尽给诺贝尔奖评委出难题

[3]莫言得诺奖,狐狸精帮大忙

[4]想拿诺贝尔奖应该做什么样的物理

[5]不一定得诺奖,但一定要饶毅

[6]咱中国人还消受不起诺贝尔奖

[7]重要的”比“更重要的”更重要

[8]谁有慧眼识得诺奖“潜力股”

[9]鱼龙混杂,中国难出诺贝尔奖

[10]想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移民吧!




2015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928286.html

上一篇:想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移民吧!
下一篇:太有文化可能会被认为没能力没水平

51 许培扬 郭向云 孙学军 曾泳春 戴德昌 元凯军 黄仁勇 文克玲 王涛 檀成龙 白龙亮 汤茂林 李土荣 沈律 王金良 姬扬 田云川 黄永义 王洪吉 徐耀 陶凯 曹须 吴宝俊 曾新林 马志超 武夷山 蒋永华 李学宽 金义光 李志俊 赵凤光 晏成和 蒋敏强 王春艳 鲍海飞 侯成亚 施郁 梁进 林涛 李颖业 薛宇 biofans wuzhenyuhn qzw mpywang lrx scottfan gxs2012 ybybyb3929 ymytm icgwang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