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教我念白字的老师对我最好

已有 5682 次阅读 2015-5-26 09:42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师,学生| 学生, 老师

“快给钱!我又得了100分!”狗伢子像奇兵一般,杀进一堆站在院子中央东乱拉西闲扯的人群中,一手拽着狗爹的衣角,一手举着摊开的作业本,红红的“100”紧贴着狗爹的双眼扫过来又扫过去。据说这是狗伢子向狗爹要钱的惯招。不过,只要作业得“100”就奖励1元零花钱,这也是狗爹以前许诺狗伢子的。

“狗伢子”本来是狗爹曾经的小名,狗爹在四十来岁时一下子有了三个儿子后,村里的后辈就开始喊他“狗爹”了,而“狗伢子”则被他亲自生的那个小儿子继承。狗爹的另外两个儿子是他媳妇做他的媳妇时带过来的,用乡亲们的话说,生他们时狗爹没有出过力,所以叫人家“狗伢子”就不合适。

几位乡亲夸赞狗爹亲自生了个好崽,真会读书,经常得百分,“我们想给小孩子奖赏还给不出去呢!”

狗爹拜托几位乡亲就不要取笑了,“不是我生了个好崽,而是我崽投了个好老师,老师好了,我崽也好了,他们都好了,我多掏钱就是应该的了!”

乡亲们当然明白狗爹的意思,因为狗爹从狗伢子上学以来就不时埋怨现在的老师都对学生太好了:不管学生多调皮捣蛋、多一落千丈,老师都是不打不骂还经常夸,不关不罚还赏红花;老师布置作业时连同答案一并布置,学生只要把答案抄在作业本上就可轻松完成作业,只要不粗心,次次得“100”;在老师看来“表现好”的学生,甚至可以专职当班干部,就像校长不必教书,班干部可以免交作业。

狗伢子平时靠“100”获得的奖赏不算少,遗憾的是,他与狗爹一样,真刀真枪的学业成绩一直是学校有名的“拖水鸭”(总落在队伍后面的鸭)。狗爹当年把村里小学“读倒”后便回家种地了,后来成了村里少数几个纯粹靠卖苦力的所谓“做死事的人”之一。狗伢子的出息究竟如何,狗爹自认为早已了然于胸。

狗爹“读倒”了学校,但自认为也读懂了老师。他说:“老师光对你好,不解决你的不好,这种好有什么用呢?就像镇上的李郎中给人瞧病,他不仅瞧病,还像家人一般对病人问寒问暖、端茶送水、体贴入微,可以说一切都好,但就是治不好病。你要是看重李郎中的好,在他手上呆的时间越长,花费便越多,最后死得也越快。”他继续用瞧病打比方:“城里大医院的有些医生,牛逼哄哄的,对病人没有好脸色、好话语,但人家能做到药到病除呀!医生对你的好有多种,你到底想要哪一种呢?”

有人插一句:“狗爹去年大病一场,到省里医院逗了一回,大长见识了嘛!”狗爹谦虚:“见识谈不上,算是看清了一些东西。人家对你什么都好当然最好,但怎么可能呢?反过来想想,自己也很难做到。八斗对耳食和颜悦色,就像镇长跟我把酒言欢,可能吗?哪一天镇长真要跟我把酒言欢了,定是不是想征我的地就是要拆我的房了。老师的好就像医生的好,如果不让学生的不好变好,那样的好不仅不顶用,不是害人的不好就万幸了。”

几位乡亲被狗爹绕晕了。他们故意戳狗爹的痛处:“你当年读书把学校读倒了都没读出名堂来,难道是因为老师对你太好了的缘故?”

狗爹坦承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但他也提醒几位乡亲:“你们说我们读小学时是不是张老师对学生最好呢?那时候每一位家长一碰到老师就会慎重其事地叮嘱老师‘我的小孩不听话就给我打呢’,而老师又有谁没打过或骂过学生呢?只有张老师是个例外。张老师脾气暴躁,经常打老婆和孩子,为什么唯独对学生好得出奇呢?”

狗爹提起的张老师,乡亲们自然是无人不晓。张老师是顶父亲的职进入教师队伍的,先在乡中学喂了几年猪,后调入村小学当老师。张老师虽识字,但识的不多;虽会算术,但只会加减法。村里现今四五十岁的乡亲白字先生不少,据说都是张老师教的。迄今,村里要是有人念了白字,乡亲们就会不由自主地说:“你是张老师的学生吧!”当年撤校并点,镇里有个“钉子”村嫌村里孩子上学太远,不愿撤,镇里领导很高明,把张老师调到了该村小,该村乡亲立马纷纷主动要求“赶紧撤吧!”

狗爹做张老师的学生做得最久,一方面,狗爹是村里同辈人中唯一把村小学“读倒”的人,他读小学时基本上是进两级退一级,直读到后来村小学被撤并,教室变成了牛棚,他才光荣辍学;另一方面,狗爹基本上每次退一级都退到了张老师手上。狗爹的同辈都知道,狗爹当时在学校被斥、被骂、被掀(耳光)、被扫(腿脚)最多,无论是来自老师的还是来自同学的。狗爹曾多次赖在家里不愿上学了,在他爹好说歹说之下,他每次只肯勉强读张老师那一班。

狗爹上过一回四年级,碰上了被公认为村小学水平最高的何老师,但很快他便又降到了张老师班上。狗爹至今一谈到何老师便爱恨交织。他说他后来终于明白了,要想在村小学读书读出名堂来,就必须过何老师那一关,“因为何老师不会教人念白字,还会乘法和除法,如果像我那样一想到何老师那双毫不留情的扫堂腿便打退堂鼓,那就冲不出村小学。”狗爹还把读书比做习武,学出套路来就必须有人让自己难受,如果一切由着自己的性子,没有人用扫堂腿规范自己乱蹦乱踢的腿,学得再多充其量耍出花拳绣腿。

几位乡亲劝狗爹:“你既然懂得这么多深奥的道理,何不好好教教自己的狗伢子!”狗爹说他有自知之明:“我是教不了狗伢子的,因为打铁还须自身硬,敢于对别人不好,首先自己必须好。你要是能治好人家的病,对人家再凶再狠人家可能也愿接受,否则,人家至少要图一头好呀!”

“正如老师只能用分数对狗伢子好一样,我这辈子只能用钱对狗伢子好了!”狗爹边感叹边无奈地掏出1元钱,打发走一直拽着他衣角的狗伢子,顺便给狗伢子算了一卦:“狗伢子这辈子跟我一样出息了,因为他跟我一样,迷上了最好的老师。”

 

好老师与好学生:

[1] 中国的研究生导师世上最好

[2] 好老师都是不想进步的老师

[3] 好导师必然是好学生

[4] 大学里肯定也是不上课的老师最牛B

[5] 另类优秀导师:得天下蠢材而教好之

[6] 导师和学生:对彼此的信心很重要

[7] 博士牛不牛vs导师牛不牛

[8] 研究生做研究越做越苦?

[9] 研究生基础扎实不如作风扎实

[10] 博士生培养:大儿子不养爹,小儿子要爹养

[11] 为什么考研来劲读研没劲

[12] 好学生都是学出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893169.html

上一篇:科学家爱找茬,给酒喝达共识
下一篇:做科学,要睡美人还是要甜妞?

15 吴飞鹏 魏东平 左宋林 姬扬 曹聪 赵美娣 高义 彭真明 李森森 李志俊 蒋刚彪 陈列尊 张云 金义光 fighting1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3: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