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大学里最终将只剩最会写论文的人 精选

已有 54347 次阅读 2015-4-2 09:11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论文,高校,研究生| 研究生, 论文, 高校

近日有报道称,出自中国各大医院的40余篇论文因为出现“伪造”同行评议问题而遭塌方式撤销。看到此报道,不由自主想起了两个笑谈。

笑谈之一是某高校高度重视科研,全民皆兵搞经费、发论文。新校长最善抓牛鼻子,深知生命科学是时下拿基金和出论文的大户,所以对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压的担子最重。他一改过去的考核晋升制度,要求每个医生必须“两写”——写本子和写论文,不交基金本子的扣年终奖金,聘期内没发表N篇论文的就解聘。这招够狠的,那些平时以看病为主的临床医生,包括最擅长拔牙的、开刀的、打针的等等,无不叫苦连天。医院有位长江学者,校网站不时宣传他又揭示了某疾病的机理,突破性进展又在某高大上刊物发表了,他因此被奉为典范。有次校长身体不适,点名要看一位公认的名医,但遭该名医拒绝:“校长您别找我看病,您应该比谁都清楚,长江学者最会看病!”

笑谈之二是某高校校医院一位护士报了好几年职称,但都栽在了论文上。护士在高人指点下绞尽脑汁好不容易凑了篇论文,信心满满地投给了该校自己办的学报,但很快就被毙掉了,最令人心服口服的理由自然是没有创新。一次学报主编到校医院打屁股针,那护士读过雷锋日记,对待敌人自然也知道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她满腔怒火,故意恶狠狠地猛压注射器,那针打得直让主编胀痛得嗷嗷求饶:“姑奶奶,求您温柔一点,行么!”护士凶巴巴地训斥:“我们护士的工作都是有严格标准和规范的,你不是喜欢创新么,我给你点创新瞧瞧!”完了她顺便丢下一句:“下次校长来打针,我要用猪针给他打!我的本职是护理人,他却偏要看我给猪打针打得怎么样。”

如果说最会写论文的也最会看病尚不足为信,那么最会写论文的也最会教书却是被广泛认同的。不争的事实是,论文不仅是高校老师获得位子和帽子的最重砝码,更是获得威力和信心的最猛“壮阳药”,所以身处中国高校,有目共睹的是,嗓门高的,任性的,颐指气使的,无一不是发表过自认为是好论文的人。

一位高校老教师说,有时听年轻老师讲课,明明发现年轻人对基本概念的讲解完全是胡说八道,但一想起年轻人发表过“好”论文,便反而怀疑是自己搞错了,不敢指出来,诚恐贻笑大方。老教师还说他曾经拜读一位年轻老师的“好”文章,文章是纯数值模拟,画的图非常漂亮,但用的参数显然完全不切实际,相当于牛栏关猫。老教师像小学生一样向年轻人虚心讨教,年轻人训起“学生”来毫不留情:“你懂什么!鸡鸭能同笼,牛猫就不能同栏?”老教师感叹:没有论文,你即使掌握真理,也只好忍气吞声。

前几天作为委员参加一博士学位论文答辩会,答辩博士生博士读了6年,但发表的论文比人家读3-4年的还要难看得多。博士生感到既惭愧又委屈,惭愧的是发表论文太难看,让各位委员为难;委屈的是自己做的是“国家急需”,做得很辛苦,但不好出文章,本身也不以出文章为目的。博士生的体会是,研究生做“国家急需”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在学期间很难拿到奖学金,毕业之后很难找到好工作,因为这一切都要靠论文说话的。博士生的导师很无奈:“我最近几年已招不到学生了,学生都奔容易出论文的方向和导师而去了,所以我也不得不转型去写论文了。国家急需的,学校不需,学生更不需,老师以培养学生为天职,应该首先满足学生的需要。”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从前,楚灵王喜欢读书人有纤细的腰身,朝中的大臣惟恐自己腰肥体胖,失去宠信,因而每天节食束身,一个个饿得头昏眼花、面黄肌瘦、扶墙而立,一幅全民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做学问景象。如今,校长好论文,大学多饿死。只是,饿死的不是那些只为或只会论文者,恰恰是那些不为或不会论文者。长此以往,可以想象,大学里最终将只剩最会写论文的人。

 (被登于《湖南大学报》20154131362P2版:大学里最终将只剩最会写论文的人


论文、论文……

[1] 什么是好论文?境界和眼光决定人才培养高度

[2]多收了三五斗

[3]如何才能每年发10篇左右nature和science?

[4]牛刊投稿有“玄机”——越热越易中

[5]废除SCI评价体系就能办好国内科技期刊?

[6]博客又不被SCI收录,写它干吗?

[7] 左手基金,右手论文,一身轻松

[8] 科研论文一抓就灵

[9] 一篇牛文:投PRL被拒,改投nature中了

[10]nature和science论文是一幅有创意的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879185.html

上一篇:考研学物理的女生已“人满为患”
下一篇:人们为何对爱因斯坦的大脑如此着迷

192 陈楷翰 王振亭 杨正瓴 吴飞鹏 王春艳 孟佳 庄世宇 李东风 郭文阁 胡伟 许方杰 李建国 沈律 苏光松 马舒坦 吴世凯 蒋永华 刘建彬 赵美娣 杨立泉 蒋敏强 王伟 李志俊 常顺利 刘洋 韦玉程 雷杰 潘启轩 张岗岗 张鹏 王洪吉 王乐旬 叶建军 冯雨晴 徐耀 张文军 刘锋 毛培宏 姜咏江 孙步宽 周金元 刘庆彬 吕洪波 张鹏举 李世春 蒋重明 张骥 王辉林 钟蔚 李孔斋 武夷山 梁洪泽 王修慧 彭真明 吴国清 张延伟 胡方云 徐明昆 王家冰 王启云 余文 邱青松 张云 黄永义 张科兴 梁红斌 王琛 杨顺楷 钟家伟 张利华 马红孺 徐绍辉 高孟绪 徐庆征 鲍海飞 张江敏 邢宇鹏 温振玲 谢强 印大中 逄焕东 曹雁冰 刘俊华 靳强 李学宽 白龙亮 张芳 戴德昌 陈松战 李红兵 张忆文 周洲 曹俊兴 刘世民 王林平 王淳 孟庆勋 余世锋 易小兵 张平 沈华勋 冯喆 吕喆 李红莉 王铁超 王恪铭 马忠军 叶春浓 程娟 戴志超 秦伟伟 左宋林 冯珞 李建雄 张佳锦 周普查 刘忠波 金拓 徐晓 戎可 李土荣 王德华 周华 李莉 邬鸿 刘学武 杨通 姚伟 梁世军 姜宏斌 赵锐 张大林 李宇斌 刘建兴 蔡小宁 翟自洋 张雪峰 晏成和 杨耀宗 董焱章 科张军强 宁磊 田兵伟 汤俊 郭晨燕 魏焱明 王成玉 翟远征 卢威 wwxxmm peosim dachong99 louiexp trtrtr3929 xchen zzxjw icgwang flighteer gaoshannankai xuexiyanjiu taoshl eyetoeye liuyanbin table zhongmiaozhimen iKingcn oqdd blackrain007 jiareng gangdese tianyuthu doctor5 bccdd brns ical wou loyalSciencefan maozigongguan liuerbai cxu88 Wanmingfu rfm2007 寒屋居士 husselfist jzpalsgg biofans bridgeneer xhz29 wxslcy bolifly a150638 Louiselizabet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